她的坎坷!笑罵由他 萬華流鶯小姐休業忙避疫

19
疫情升溫,本土案例持續增加,台北市萬華區茶街持續暫停營業,街道空蕩蕩。 (資料照片/中央社)

Covid-19風暴侵襲台北,萬華的流鶯小姐們紛紛休業,躲避疫情,對於有人稱她們是「防疫的破口」,她們本人無力回擊,但有誰願意了解這些小人物的困境?

性交易地下化  工作權沒保障  

在關注性產業議題的日日春關懷協會臉書上,一位網友留言,表示支持強烈掃蕩萬華流鶯與茶室,「因為她們永遠無法自律,將會一再成為病毒的破口,造成更多人命的犧牲!」

萬華的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主任蕭怡婷不滿的回說:「不追究清楚病毒感染源頭,就斷定流鶯與茶室小姐是病毒的破口?」

日日春認為,今年是《社會秩序維護法》修法滿10年,但無一地方政府落實性交易合法化,致使性交易非法化、地下化,不但無法化暗為明、去除汙名,更增加疫調與追蹤的困難。

台北大學犯罪研究所學生張榮哲在2019年發表的碩士論文「大台北地區旅遊樓鳳新興性產業分析」指出,台灣在2011年時修正《社會秩序維護法》第 80 條、第 81 條,並增訂第 91-1 條後,在專區內開設性產業或進行性交易者娼嫖皆不罰、專區外則娼嫖皆罰。但目前尚未有地方縣市政府願意設立性專區,所以在實務上仍是娼嫖皆罰。在相關法令制定牛步中,憲法應保障的工作權,沒有得到應有的保障。

警方取締  成效有限

在疫情前,即使白天走在萬華龍山寺一帶,還是輕易可見皮條客在攬客,根據警察大學學生呂金上在2006年發表的碩士論文「台北市萬華區私娼防制策略之研究」的調查, 流鶯在萬華區活動,每一年均為300人左右,雖經警察一再取締,但成效有限。

流鶯年紀偏高  無力轉行

而根據警方統計,流鶯年齡偏高,以40歲以上占多數,50歲以上者逐年增加。拉客時間雖全天候24小時都有,但以下午時段最為頻繁,而深夜時段流鶯聚集站立騎樓,這是萬華區民眾最為詬病的地方。

流鶯拉客地點以龍山寺為中心向外延伸,以康定路(桂林路至和平西路之間)與西昌街(桂林路至廣州街之間)最為嚴重。

在警方查緝方面,萬華分局2003年到2005年每月平均查獲流鶯拉客賣淫案件達44件之多,並將流鶯活動範圍逐漸限縮在少部分路段,防止四處流竄。

在流鶯的工作型態上,呂金上論文指出,年齡較小的流鶯較常在旅館進行交易,年齡較大者較常以出租公寓為交易場所;有皮條客的流鶯是年齡較輕,且教育程度較高的一群。

但對於這種賣笑生涯,流鶯小姐們可有轉行念頭?根據呂金上針對流鶯的問卷調查,年齡越小者越傾向放棄從事娼妓工作;因為「生活不得已自願」而工作者不傾向放棄娼妓工作;因為賺錢容易者則傾向放棄。傾向放棄從娼的受訪者屬於還有其他謀生能力的一群。

危機四伏  黑街的工作風險   

流鶯工作也是一項高風險的工作,除了有感染性病風險外,還有人身安全風險,政治大學學生侯冠宇2009年發表的碩士論文「流鶯安全風險之研究以台北市萬華區為例」就指出,流鶯可能遭到的攻擊可區分為來自同業及非同業,而生意的好壞就是流鶯間產生衝突最大的原因。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鍾錦隆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