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了依賴中印!德國防疫物資和各類藥品現短缺 恐打擊應對秋冬疫情能力

15
德國為因應秋冬疫情,正準備重啟口罩令,但卻發現德國原本可以自產的口罩,現在又悄悄變成中國製。圖為德國耶拿市民在疫情高峰時佩戴口罩。(美聯社/達志影像)

德國的每日COVID-19感染人數自六月以來持續呈現上升趨勢,政府正計劃在秋季推出新版防疫政策。不過,德國的防疫物資和藥品卻傳出短缺的問題,專家認為背後原因除了烏俄戰爭影響,也與過度依賴中國等亞洲國家有關。 

德國政府準備在秋季重啟強制佩戴口罩的規定,目前德國衛生部正與司法部討論《感染保護法》修正案。聯邦司法部長佈施曼(Marco Buschmann)表示:「我們必須非常認真地看待今年秋冬等著我們的事情。」他說,預計將在8月與各州討論此法案,9月將修正案提交議會。

現在除了在火車或地鐵上仍需全程佩戴口罩,德國街上和商店裡已鮮少有人還戴著口罩了。《每日新聞》報導,在前兩年的新冠疫情的高峰期,德國大約有150家公司在生產口罩和其他防護用品。防護口罩在當時供不應求,許多德國公司投入生產,政府也給予數百萬歐元的補貼,目的是減少對中國進口的依賴。

德重金補助生產口罩 現又變成中國貨

但目前商店販賣的口罩大多寫著中國製造,口罩製造產業協會預計,德國的口罩生產最遲在2025年就會結束。協會發言人伯格曼(Stefan Bergmann)向《明鏡雜誌》表示,「屆時許多廠商可能會拆除他們的機器並出售。儘管有聯邦政府的支持,但幾乎沒有人可能回收他們的投資。」他批評道:「以後一切都會像疫情之前那樣,我們將會赤裸裸面對疫情,如果再發生大流行病,中國將再次取得勝利。」

《每日新聞》指出,德國製的口罩難以在市場存活的原因在於:與中國製的口罩相比,自產的口罩成本更高。目前,一個德國生產的FFP2口罩的購買成本約為0.35歐元,而中國產品的購買成本為0.12歐元,外加運費。而像是醫院和政府這種要經過招標過程的大宗訂單,價格往往是決定性因素。

和口罩一樣仰賴中國供應商的還有醫院裡的手術用具,德國醫院手術用的材料,包括縫合線和插管,以及兒科醫學的特殊產品都供不應求。在柏林,一些手術已經被延後了。德國在野黨要求聯邦政府加強本地生產。《每日鏡報》的報導指出,儘管醫院仍有少量庫存,但這些材料往往來自中國,疫情以來,中國的貨物運往歐洲需要經歷長時間的等待。

德國內藥品供應有六成來自亞州

柏林眾議院衛生委員會主席格拉夫(Christian Gräff)說:「即使是著名的大醫院也出現醫療耗材短缺的現象了。在疫情嚴峻期間,人們爭論的是如何加強國內藥品和醫療器械的生產–這也是為了多少降低對中國的依賴。目前在這方面的進展太少了。」

此外,就連藥品也出現了供不應求的現象,西德意志廣播電台報導,其中包含像是兒童用的止痛劑、哮喘噴霧劑、降壓藥、麻醉劑、抗抑鬱藥和碘片等等。除了新冠和烏俄戰爭的影響,國際供應鏈的波動也是原因之一。

由於成本考量,許多藥物原料在中國和印度生產。2000年有59%的比例仍然在歐洲生產,31%在亞洲生產,而現在的比例已經逆轉:2020年已經有63%的比例來自亞洲。

前德國衛生部長施潘(Jens Spahn)在疫情初期曾說過要讓藥品和藥劑原料的產線留在歐洲,但兩年後的今天並無太大進展。現任聯邦政府的政策計畫也還非常不明確,面對媒體詢問,衛生部僅表示,這不僅要考慮到醫療政策,也需要考慮到經濟政策。

專家討論生產線移回歐洲或分散生產據點

德國電視二台最近一則報導就指出,如同德國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中國為德國提供抗生素的原料,對於加護病房最重要的一類抗生素,全世界只有三家原料生產商,而它們都在中國。」巴伐利亞州藥劑師協會的梅茨(Thomas Metz)對巴伐利亞廣播電台說,把藥品生產遷回歐洲,我們就會受到較少影響,也能注意工廠是否符合歐洲的環境保護和職業安全方面的標準。不過,專家指出,要想在歐洲大量生產醫療用品和藥品,還需要花費多年的時間。梅茲認為,這同時也必須考慮成本。

德國仿製藥(學名藥)和生物仿製藥產業協會Pro Generika的首席執行官布瑞特豪爾(Bork Bretthauer)在接受《醫藥報》採訪時指出,將藥品生產完全遷回歐洲既不現實也沒有必要。他表示:「幾乎所有專家都同意這一點。大多數原料或藥品在歐洲以外的地方生產,這不一定有問題。核心問題是,生產集中在極少數製造商和地區,特別是在中國和印度,這就造成了集群風險和高度的依賴性。」

布瑞特豪爾認為,解決之道在於:「激勵藥廠以區域多樣化的方式生產仿製藥。這對於供應重要的原料,如抗生素或重症醫學所需的藥物,尤其關鍵。」

新聞引據:德國之聲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