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觀看東京奧運有感─從大中華到港獨

420
圖為前年9月香港反送中示威者手持「香港獨立」標語,並踩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肖像上。(AFP資料照片)

東京奧運剛剛完結。在暑假加上因疫情警戒的日子,少數可做的事情就是宅在家看奧運直播。

今次的奧運也免不了政治風波──雖然國際奧委會一直說不可以將政治帶進運動,不過任何家園一個被『政治風波』干預的人都知道是屁話。畢竟,出場的隊伍包括「中國」、「中國香港」、「中華台北」等,這件事本來就帶着強烈的政治訊息。這當然也不是唯一的例子,「以色列」國家隊也引起了一堆事件:幾個來自伊斯蘭國家的選手在賽場上遇到以色列國家選手時因拒絕承認以色列為國家所以退賽。奧運賽場上,本身就是政治的角力。

說回香港。在香港,不少市民除了支持香港隊伍,另一個樂趣就是看中國落敗的時候。單從體育角度看,恥笑落敗的國家確實不是甚麼值得挺起胸膛鼓勵的行為。不過,在這些香港人的眼中,其實大部份也不是真的討厭在賽場上的運動員(本身品格極差的另計),而是只是把對背後那個打壓自己的國家投射到賽場上。這不期然讓我想到2008年的北京奧運。

在13年前的2008年,基本上並沒有呼喊香港獨立的人,即使有親中的建制派和泛民主派兩邊陣營,卻沒有人會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包括我自己在內,很多人當年都在電視機前,為中國的勝利而歡呼,為中國落敗而惋惜。在今天,仍然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要推動中國民主的被稱為「大中華膠」;當年,大家都是大中華膠。

我聽過來台的香港人分享。那位香港人已年過半百,算是典型的「和理非」。他憶述,在香港最後僅有的和理非大遊行中,他身旁的遊行市民都不乏退休人士,半頭白髮。在這樣的人群中,最多人響應的口號,不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也不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竟然是「香港獨立,唯一出路」。而他也憶述十多年的他,也和我(跟很多香港人)一樣,是個「大中華膠」。

很多人說香港人頑強,堅持原則而不向政權屈服,老實說我不盡認同。香港人其實很容易管理,給一些甜頭、自由的假像,沒人會有興趣用身體擋子彈,更不用說是一堆本來也抱着盲目的國家情懷的人了。就這意義上,也可以看出香港經歷的轉變:從擁抱國家,變成香港獨立。真的要說的話,可以把一個城市推向這樣的極端,也算是相當的不簡單。有基本理性思維的人,自然會看出這是統治者造下的孽。不過,中共和港共當然不會承認這件事,比起千百萬個可以檢討自己的管理多麼無能腐敗的機會,不如將責任全部推給別人:「外國勢力」、「迷途青年」、「本土恐怖主義」。

雖然明明要管理一班順民很簡單,但中共還是漂亮的把這班順民都推到了起義、逃亡、流血的極端。在耍小手段、設陰謀、分化技藝上登峰造極的中共,為甚麼要那麼愚蠢,花那麼大的代價,不惜令香港四分五裂也要將香港變成中國的二線城市?這點有很多國際關係學者作過詳盡分析,我就不詳述了。但是,有一個在網上看過的比喻卻令我難以忘懷。

有個很有名的寓言故事,大概是毒蠍請烏龜背牠過河,而且保證不會在中途咬死烏龜,因為烏龜死了毒蠍也會一同淹死。結果毒蠍還是咬死了烏龜,牠說雖然知道自己會死,但這就是牠的本性。中共也是同一個本質。也許用理性去分析中共的政策,從根本的地方就搞錯了。正如你可以從不同角度入手分析北韓跟國際社會的關係,從而分析北韓政府每個政策,賦予邏輯理性的解釋──也許不少確實有點道理,但卻根本否定不了也許只是肥仔金在發瘋的可能性。同理,你也可以從社會穩定、吹捧民族主義、各種管理策略等去分析中共,卻不能否定也許只是單純管理香港的是堆白癡,或者邪惡的人,or both。

 

作者》迷走在34E之間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新聞引據: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