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肥料荒 便便出頭天

651
圖為俄烏開打前,基輔地區農民向小麥田施肥。(路透社/達志影像)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打亂了全球的原物料供給鏈,不但糧食危機迫在眉睫,就連各國仰賴的俄羅斯肥料,也因為莫斯科的戰爭暴行受到制裁而出口受阻,導致化肥價格屢創新高而且一貨難求。全球農民只好減少肥料用量,這使得原本已逐漸遭到淘汰的「老式肥料」─動物糞便意外的成為搶手貨。

戰爭造成化肥短缺

俄羅斯在2月24日入侵烏克蘭,讓全球供應鏈亂了套,飆出天價的化肥迫使世界各地的農民減少使用量,並降低種植數量以作回應。這是因為俄羅斯是鉀肥、氨、尿素和其他土壤養分的主要出口國,而肥料正是維持玉米、大豆、稻米和小麥高產量的關鍵養分,如今俄羅斯因為侵略烏克蘭遭受西方制裁,打亂了這些農產關鍵要素在全球的運輸。

事實上,全球化肥價格早在這場戰爭之前就已不斷攀高,這是因為創紀錄的天然氣和煤炭價格、以及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已迫使部份化肥製造業者削減產量。荷蘭合作銀行(Rabobank)3月間表示,俄羅斯和白俄羅斯去年合計佔全球鉀肥出口量超過40%,而俄羅斯佔全球氨出口的22%、尿素出口的14%、以及磷酸一銨(MAP)的14%,這些都是用於提高作物產量的關鍵營養素。

肥料問題衝擊食物供應

然而,對俄羅斯的制裁打亂了俄羅斯化肥和農作物的銷售。許多西方銀行和貿易商因擔心違反規則而規避俄羅斯的供應,而航運公司則出於安全考量避開黑海地區,這些都對全球糧食供應造成雙重打擊。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經濟學家托雷羅(Maximo Torero)表示,如果不解決化肥問題,化肥貿易無法持續進行的話,那麼明年將面臨非常嚴重的食物供應問題。

根據美國農業事務聯合會(American Farm Bureau Federation)和農業部(USDA)的數據,光是在美國,繼2021年的化肥費用增加17%之後,預料今年還要上漲12%。

加拿大的油菜種植業者已經在為2023年儲備化肥,因為預計未來價格還會再攀高。至於其他的因應之道還包括改種需要較少營養的作物、或是減少種植面積。另外也有人打算減少施肥,但作物專家預測這將會有損產量。

便便身價看漲今非昔比

美國主要的氮肥業者「CF Industries」執行長威爾(Tony Will)示警,在這波化肥短缺和價格暴漲的衝擊下,開發中國家的生產將面臨最大風險,因為這些國家的農民沒有多少財力來度過這個難關。像是祕魯就因為擔心糧食安全問題,在3月宣佈農業部門進入緊急狀態。

在這種情況下,辛巴威和肯亞的農民則以自己製造肥料的方式,來面對化肥短缺和昂貴的進口價格,他們恢復使用糞便來滋養農作物的傳統做法,把牛糞或雞糞與鋅混合使用。這種「糞便變黃金」的場景也發生在其他國家,比化肥便宜許多的有機肥原料開始成為搶手貨。

一時之間,這些畜牧場裡的動物糞待價而沽,身價已不可同日而語。這些過去還要花錢請人來清除動物糞便的業者─包括蓄牧業和酪農,如今已經從糞肥找到一個很有油水的副業,就連製造「糞車」的撒肥設備公司也能從中受益,出貨供不應求。

糞肥不是萬靈丹

來自美國內布拉斯加州肥料公司「營養顧問」(Nutrient Advisors)的坎普施尼德(Allen Kampschnieder)指出,糞肥絕對是火熱商品,現在他們的手頭上有大批的等候名單。在市場需求暢旺的情況下,糞肥價格自然居高不下,以內布拉斯加州的高品質固態糞肥來說,目前每噸要價已經漲至11-14美元,遠高於平時的5到8美元。

不過農業專家也警告說,雖然糞肥可以彌補部分的肥料短缺問題,但它畢竟不是靈丹妙藥,而且也沒有足夠的糞便供應,能夠替換美國所使用的所有商業化肥。加上運輸費用在能源價格上漲後變得非常昂貴,而動物糞便本身的價格也越來越不便宜。此外,使用糞肥也受到州與聯邦當局的嚴格監管,部份原因是擔心對水資源系統的影響。

美國愛荷華大學(University of Iowa)的水質專家瓊斯(Chris Jones)認為,如果糞便污染附近的溪流、湖泊和地下水,可能會導致嚴重問題。畜牧業者表示,要滿足所有政府規定、並追蹤業者如何使用施用肥料,這會是一項艱鉅任務。

不過,無論糞肥有什麼缺點,它的需求都在蓬勃發展中。總部位於北卡羅萊納州的糞便乾燥系統製造商「Phinite」表示,他們正在接受遠到明尼蘇達州、伊利諾伊州、愛荷華州和印地安納州種植業者的競標。全球最大的豬肉加工商─史密斯菲爾德食品公司(Smithfield Foods)發言人門羅(Jim Monroe)也表示,隨著化肥價格的上漲,肯定會看到農民轉向糞肥。#以上專題由吳寧康編撰,海青青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吳寧康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