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爭奪能源 以亞洲為代價

171
歐洲禁止進口俄國石油等能源後,與亞洲國家爭取能源供應。(RT/達志影像)

西方國家因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對莫斯科實施包括禁止俄國石油進口與逐步擺脫天然氣的制裁措施,然而歐洲為彌補能源進口而尋求其他生產國供應之際,卻與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費地區─亞洲國家爭奪能源供應,不僅推升國際能源價格,也可能傷害國際經濟的復甦。

歐洲擺脫俄國能源 與亞洲爭奪非俄能源供應

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西方國家對莫斯科實施嚴厲制裁,升高地緣政治風險,並導致全球動盪日益加劇,其中美國與歐洲禁止俄國石油進口與擺脫對俄國天然氣的依賴,推升全球化石燃料價格,也使得全球能源供應陷於不安全。

隨後歐洲在尋找俄國替代能源的過程中,卻造成亞洲國家的能源困境,除了雙方爭奪非俄國生產的能源供應來源外,爭奪能源造成價格進一步上漲,也無形中升高亞洲國家的能源成本。

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的戰略研究教授齊蘭尼(Brahma Chellaney)在「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撰文指出:「從根本上來說,鑑於其計劃中的轉換能源供應來源規模,歐洲的能源轉變將引發與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費地區─亞洲蓬勃發展的經濟體,出現高昂的能源成本競爭。」

歐洲禁俄能源 亞洲難以吸收

此外,分析指出,歐洲已開發國家佔俄國天然氣出口的近三分之二與石油銷售總額的一半,若是歐盟確實全面禁止所有俄國的化石燃料進口,亞洲市場將因為基礎設施限制,阻礙其吸收俄國的能源供應。

首先,雖然俄國已興建「東西伯利亞-太平洋石油管道」(the Eastern Siberia–Pacific Ocean oil pipeline)與「西伯利亞力量管道」(Power of Siberia),但主要是供應中國和日本市場;然而,其中只有中國是俄國能源的主要客戶,例如在2020年購買俄羅斯石油總量的三分之一;至於其餘國家進口的俄國能源比例甚微。日本僅依賴俄羅斯進口4%的原油和9%的天然氣,印度在2020年來自俄國的原油僅佔該國石油進口的1.4%。

大多數俄國能源管道在地理上都是為了迎合歐洲市場而興建,難以供應大多數亞洲市場。

能源基礎設施 亞洲發展不如歐洲

其次,亞洲國家進口的石油主要來自中東、美國和拉丁美洲,與俄國生產的原油密度不同。以印度為例,總部位於新德里的智庫「觀察研究基金會」(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高級研究員鮑威爾(Lydia Powell)指出,印度設備較舊的公共部門煉油廠要改為提煉俄國石油並不容易。她並且說,印度一些私人煉油廠也可能不願使用俄國原油而疏遠一直朝著合作關係的西方客戶。

歐洲外交關係協會分析人士梅杜尼克(Filip Medunic)告訴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說:「能源基礎設施發揮著重要作用,亞洲市場的發展程度不如歐洲市場。」

美國智庫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的全球研究員塞沙賽耶(Hari Seshasayee)也告訴半島電視台說:「若是歐盟真的實施全面禁令,我不知道亞洲市場將如何吃下俄國的能源供應份額。」

歐洲爭奪替代能源致油價飆升 亞洲國家受害

再者,歐洲國家禁俄國能源,導致國際能源價格飆升。自4月以來,歐洲從非洲、中東和北美的能源進口創下歷史新高,並以溢價(premium prices)購入,進而推升油價。

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秘書長巴爾金都(Mohammad Barkindo)表示,全球石油產能不足以彌補俄羅斯供應的損失,無怪乎5月稍早歐盟提議分階段禁止進口俄羅斯石油時,油價應聲上漲4%。

然而,歐洲爭奪替代來源的努力,導致油價飆升,使得亞洲國家深受其害。例如支付能力較低的能源進口國、資金短缺的斯里蘭卡,因為能源價格飆升,導致財政危機加劇。又或是全球最大能源消費國之一的印度,因其嚴重依賴外國供應,在能源進口費用持續升高的情況下,每週能源進口費用增加數十億美元。

在歐洲因烏克蘭戰爭而制裁俄國能源商品,並尋求其他能源生產國供應之際,不僅將與亞洲爭奪非俄國能源商品,推升國際能源價格,也可能傷害國際經濟的復甦。

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的戰略研究教授齊蘭尼指出:「在這種地緣政治驅動的市場混亂時期,歐洲與亞洲爭奪更多能源供應不僅會繼續推高價格,並且可能會破壞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大流行之後的全球經濟復甦。」#以上專題是由張子清撰稿、海青青播報,謝謝各位的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張子清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