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核危機升溫 中國能否緩和緊張?

454
國際社會關注與俄國一向友好的中國,是否會出面緩和俄烏間的危機。(圖:俄總統府)

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的侵略戰爭延燒至今將近8個月,隨著俄軍在戰場節節敗退與丟失不少之前侵占的烏克蘭領土後,莫斯科頻繁發出核攻擊威脅,升高與西方的緊張衝突;在此之際,國際社會關注與俄國一向友好的中國,是否會出面緩和俄烏間的危機。

俄烏核衝突升溫 中國可能無意插手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在2月底發動對鄰國烏克蘭的所謂「特別軍事行動」(special military operations),原本預計只會持續幾天,如今卻延燒將近8個月,並且似乎看不到盡頭。隨著俄軍最近在烏克蘭戰場逐漸陷入頹勢,以及丟失前不久才侵占的烏克蘭領土,俄國更加頻繁地揚言動用核武保衛其併吞的土地,進而升高與美國和歐盟等西方盟國的緊張關係。

隨著人們越來越擔心俄羅斯與西方可能就烏克蘭發生核衝突,國際間寄望中國出面緩和危機。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中國研究所所長曾銳生(Steve Tsang)指出:「如果有任何力量可以對蒲亭產生影響,那就是中國。」然而曾銳生認為,問題在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領導下的外交政策是以中國優先(China-first)—而不是以世界和平為其考量」。

此外,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指出,俄軍在戰場上的挫敗和核衝突升溫,也可能是讓中國更加無意插手這場衝突,並為中國提供一個遠離俄國的機會。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時殷弘認為:「因為蒲亭將戰爭升級,擴大侵略和併吞,以及核戰爭的新威脅,中國別無選擇,只能遠離他。」時殷弘也指出,「俄國在戰場上的命運,根本就不是中國可以控制的事情」。

蒲亭威脅核攻擊 北京認為無燃眉之急

另外,「美國之音」(VOA)的文章指出,即使中國有意願,也可能缺乏說服蒲亭結束戰爭的能力。

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執行院長朱峰說:「中國在烏克蘭戰爭中的影響力非常有限。」

朱峰認為,鑑於戰爭對蒲亭的打擊很大,敦促他現在結束戰爭就等於要求他認輸。他表示:「中國能說服他嗎?說服他承認失敗,等於宣告他政治死亡?他不會聽的。」

至於蒲亭和習近平9月中旬於烏茲別克首都撒馬罕(Samarkand)的上海合作組織(SCO)高峰會場邊的會晤,對於蒲亭透露中國對俄國發動烏克蘭戰爭有疑問和擔憂,分析人士指出,蒲亭的說法透露習近平可能在兩人的私下談話中,提出緩和局勢的建議,並指北京並不認為蒲亭發出的核危機迫在眉睫。

南京大學教授朱峰說,中國「可能不認為蒲亭會使用核武器,因為他不會尋求自我毀滅」, 若使用核武,「蒲亭的個人政治生涯將遭受巨大影響,俄羅斯將被降級至某種『失敗國家』(failed state)」。

北京對烏承諾如兒戲 偏袒俄國恐陷孤立

事實上,北京曾於2013年與烏克蘭簽署一份核協議,承諾在核攻擊中保護烏克蘭,然而在俄國升高核攻擊的緊張情勢下,中國似乎陷入更為尷尬的境地。

對此,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的文章指出,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的高級中國政策顧問、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余茂春(Miles Yu)多年來一直試圖引起人們對2013年這份中烏協議的關注。

余茂春認為,這份協議表明北京和莫斯科之間的緊張關係,並反映烏克蘭對俄羅斯和歐盟兩大強鄰之外,出現第三種選擇的渴望。

但是在俄國發動對烏克蘭的侵略戰爭之後,北京似乎老早就把對基輔的核保護承諾拋諸腦後,並從這場不義的戰火延燒至今,我們可以看到的是中國更多的袒護俄羅斯。

美國「憂思科學家聯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的中國專家顧克岡(Gregory Kulacki)指出,北京領導人似乎認為,「保護蒲亭領導下的俄羅斯與中國的關係,比履行對烏克蘭和聯合國的義務更為重要。儘管長期後果難以預測,但是習近平對烏克蘭戰爭的反應,幾乎肯定會加速美國孤立和遏制中國的努力」。

#以上專題是由張子清撰稿、播報,謝謝各位的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張子清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