擴大封殺LGBT宣傳 蒲亭轉移對烏戰不利焦點

243
擴大封殺LGBT宣傳 蒲亭轉移對烏戰不利焦點(Unsplash)

俄羅斯國會在11月把原先禁止向未成年孩童宣傳同性戀的法案,改為禁止對所有年齡層的民眾宣傳同性戀,被認為是對LGBTQ(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及酷兒)族群的進一步打壓,並試圖在對烏克蘭戰爭失利之際,高舉「捍衛傳統價值」大旗,來轉移俄羅斯人民的焦點。

俄羅斯擴大對同性戀法律管控

俄羅斯國會11月通過修正案,把2013年禁止對未成年進行當局認定的「同性戀宣傳」,擴及至俄羅斯所有的年齡層。凡是在公共場合、網路、電影、出版刊物或廣告上,出現任何試圖推動所謂「非傳統性關係」的行為,都將遭到重罰。其中,針對個人的罰款最高可達到40萬盧布(6,600美元),法人實體則可高達500萬盧布,就連外國人士也難逃被管控的命運,可能會面臨15天的拘禁並且遭到驅逐出境。

另外,這項修正案也將「否認家庭價值」入罪,其中一條文禁止可能「導致未成年人想要改變性別」的宣傳。

人權活動人士指出,俄羅斯此舉基本上是將任何同性戀伴侶的行動、或公開提及同性戀伴侶者入罪。

將烏克蘭戰爭與傳統價值掛勾

自從俄羅斯在2月24日對烏克蘭發動「特別軍事行動」以來,克里姆林宮就開始大打「傳統價值」保衛戰,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也以捍衛者的身份自居,而擴大封殺LGBTQ宣傳,則被認為是莫斯科加強推動國內保守勢力的手法。這項法案的推手、辛斯坦議員(Alexander Khinstein)就表示,特別軍事行動不只發生在戰場上,也發生在人們的思想和靈魂中。

根據蒲亭11月發佈的維護俄羅斯傳統精神國家政策,「非傳統性關係的宣傳」是破壞俄羅斯家庭與道德的威脅。蒲亭並在發表演說時,以歐洲促進同性戀和跨性別者權利為例,指控西方「走向撒旦」。

蒲亭表示,「我們是否想在這裡,在我們國家,在俄羅斯,成為所謂的『雙親1號、雙親2號,雙親3號』(指LGBT) 而不是父母?」、「我們是否希望我們的學校,從孩童在學校的早期教育中,就強加導致退化和滅絕的變態行為?」

俄羅斯指控西方走向邪惡撒旦

蒲亭的親密盟友、俄羅斯東正教牧首基里爾(Patriarch Kirill),甚至還在佈道中,令人震驚地把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歸咎於烏克蘭的同性戀驕傲(gay pride)遊行。

至於為虎作倀、投入烏戰的車臣部隊指揮官阿洛迪諾夫(Apti Alaudinov),則讚揚蒲亭的入侵行為,聲稱這是對抗LGBT族群「撒旦」價值觀的「聖戰」。他表示,蒲亭是在挺身而出,對抗「邪惡」的西方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阻止LGBT權利在他們的國家發展,而烏克蘭戰爭則是針對「邊緣化社群」發動的戰事。

英國衛報(Guardian)報導,俄羅斯的同志權領袖柯契可夫(Igor Kochetkov)認為,俄羅斯長久以來聲稱他們是在捍衛傳統價值觀,去對抗西方的價值觀,並以此作為美化烏克蘭戰爭的藉口。他表示,如今莫斯科修法封殺同性戀宣傳,正是克里姆林宮在試圖尋找內部敵人、並轉移人民對戰場損失的關注。

俄羅斯是世界上對LGBTQ族群極不友善的國家之一。在俄國,直到1993年為止同性戀都被視為刑事犯罪、在1999年之前則被列為精神疾病。莫斯科當局並在2013年通過法令,威脅任何人如果向未成年人談論宣傳同性戀關係,將遭到罰款並被判處徒刑,也就是這次俄羅斯國會擴大封殺行動的前身。此外,俄羅斯憲法自2020年以來,就明定婚姻是男女結合,實際上禁止了同性婚姻。

找內部敵人轉移戰爭不利焦點

根據獨立民調機構「列瓦達中心」(Levada Center)去年10月的調查,和近10年前相比,有更多的俄羅斯人反對同性關係。調查指出,高達69%的受訪者不認同「成年人有權在雙方同意下建立同性關係」的說法,高於2013年反宣傳同性戀法案出爐時的60%。

此外,俄羅斯社會對同性關係的看法分歧擴大,18-24歲的年輕人是最支持同性伴侶的族群,贊同比率達到53%。

對於克里姆林宮及其同夥極力抹黑LGBTQ族群,並將他們歸咎為戰事不利的代罪羔羊、甚至被蓄意轉移為仇恨宣洩的目標,37歲的俄羅斯同志部落客布蘭迪尼(Bledniy)感同身受。他在接受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訪問時,談到俄羅斯國會擴大禁止宣傳LGBTQ的時機。

布蘭迪尼認為,這是為了分散俄羅斯人民的注意力,「他們現在積極推動這項法律,好讓我們討論這種『白噪音(white noise)』,而不是我們的國家此刻正在蒙受的道德與物資損失的痛苦」。

#以上專題由吳寧康編輯,海青青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吳寧康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