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瑪斯與以色列開戰 蒲亭坐收漁翁之利?

209
以巴衝突。示意圖。(路透社/達志影像)

巴勒斯坦伊斯蘭激進運動哈瑪斯集團(Hamas)10月7日突襲以色列,而這一天也是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的生日。隨著中東戰火吸引全球目光、美國軍援重點從烏克蘭轉向以色列,俄羅斯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正趁機擴大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

蒲亭收下大禮?

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在10月7日、也就是俄羅斯總統蒲亭71歲生日的這一天,對以色列發動突襲、引發這個猶太國家的激烈報復,加薩走廊(Gaza Strip)烽火連連,危機甚至可能漫延到更廣泛的中東地區。「政治」(POLITICO)雜誌指出,對蒲亭來說,中東發生如此災難性的衝擊,或許是個可喜的意外,因為他的戰略重點,就是要轉移西方對烏克蘭的支持和關注,如今以色列有爆發大規模衝突的風險,可說是正中下懷。

報導引述一位歐盟外交官說,「這可能是給蒲亭最好的生日禮物。這種煽動全球地緣政治的做法非常適合俄羅斯」。有鑑於美國會關注盟友以色列,這場針對以色列的攻擊,勢必將分散華府的注意力,「我們希望這不會對烏克蘭的支持產生巨大影響,但當然,很大程度上這將取決於中東衝突的持續時間」。

蒲亭可能在以巴衝突中坐收漁翁之利,甚至會樂於火上澆油,並利用危機來謀利,享受這種混亂,然而,這並不代表是蒲亭按下中東戰爭的按鈕。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以色列駐莫斯科大使本•茲維(Alexander Ben Zvi)告訴俄羅斯工商日報(Kommersant),以色列不認為俄羅斯以任何方式參與了這項衝突。

蒲亭鬆了口氣

詹姆士.馬丁禁止核武擴散研究中心(James Martin Center for Nonproliferation Studies)專家諾特(Hanna Notte)也認為,雖然俄羅斯與哈瑪斯的關係由來已久, 但她不會因此推斷俄國提供哈瑪斯廣泛的軍事支援─儘管知道俄羅斯製造的系統可能經由埃及西奈(Sinai)、在伊朗的協助下進入加薩走廊。諾特表示,「我沒有看到任何證據,表明俄羅斯直接向哈瑪斯供應武器,或俄軍訓練哈瑪斯特務」。

但這場戰火確實轉移了政策制定者對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注意力,並將美國海軍資產從黑海吸引到地中海東部。俄羅斯外交官蓋夫里洛夫(Konstantin Gavrilov)說,「我相信這場危機將直接影響對烏克蘭特別軍事行動的進程」,「烏克蘭的支持者會被以色列衝突分心。這並不代表西方會放棄烏克蘭人,但軍事援助的數量會減少、行動進程可能急轉直下,這對俄方有利」。

俄羅斯不只因為這場衝突鬆了一口氣,甚至還想把自己塑造成潛在的和平締造者,借此提升在中東的地位。克里姆林宮發言人培斯科夫(Dmitry Peskov)就直言,俄羅斯將在解決衝突中發揮作用,「我們正與衝突各方保持接觸」。

中東角色轉變

路透社報導,以巴衝突爆發後,莫斯科一直試圖表現中立,強調與雙方的關係。莫斯科據稱在烏克蘭戰場上使用伊朗製無人機,與哈瑪斯在內的巴勒斯坦人保持長期關係。在此同時,克里姆林宮也說,俄羅斯與以色列有「很多共通點」,例如許多以色列人曾是俄羅斯公民。

然而,並不是登高一呼要當調停人,衝突各方就會同意。華爾街日報(WSJ)報導,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和蒲亭保持友好關係,並拒絕向烏克蘭提供致命武器或防空系統。然而,在哈瑪斯突襲後,蒲亭卻是少數沒有致電尼坦雅胡、對以色列表達哀悼的國家領袖之一,顯示這兩國領袖的對話似乎已經停止。

耶路撒冷和克里姆林宮的微妙關係或許已經生變,意味著自從入侵烏克蘭以來,俄羅斯亟欲在中東扮演的角色,正在發生更大的結構性轉變。因為俄烏戰爭之後,蒲亭積極在中東尋求武器和盟友,不但改變了與以色列宿敵─伊朗的關係,也開始強化與阿拉伯國家的關係。

輸家是誰?

事實上,蒲亭直到哈瑪斯突襲後的第四天、才在10月10日首次對此發表公開聲明。他稱這是「美國政策失敗的鮮明例子」,表示華府在追求親以色列政策時,違背巴勒斯坦人的利益。而哈瑪斯則在14日作出回應,對蒲亭的立場、以及俄羅斯在這場衝突中所做的「不懈努力」表示歡迎。

雖然以巴衝突再起,一時間轉移了對烏克蘭戰事的注意力,但情勢瞬息萬變,贏家可能很快就會變成輸家。

根據歐洲卡內基(Carnegie Europe)報導,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布朗(Nathan Brown)認為,目前還不清楚誰會是最終的受益者,但是烽火再起已經有了明顯的輸家,這包括了遭到殺害的以色列平民、以及面臨更嚴峻圍困的加薩人。一旦戰爭進一步衝擊到經濟與油價,那麼輸家將會是全世界。

#以上專題由吳寧康編輯,海青青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吳寧康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