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盼北京伸援挺過制裁 學者:中國幫不上忙

552
俄羅斯希望中國協助度過遭制裁難關,但學者認為,中國幫不上忙。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左)和俄羅斯總統蒲亭(右)。(AFP)

西方國家對俄羅斯實施金融制裁,俄國財長希魯阿諾夫盼中國伸援,不過學者分析,因中國的經濟與外貿結算也相當仰賴美元,因此中國也救不了俄羅斯。

反制西方國家金融制裁,俄羅斯國家院(Duma)共產黨籍議員、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席阿雷菲耶夫(Nikolai Arefiev)揚言,若是俄羅斯所有海外資產,包括黃金和超過6400億美元*約17兆新台幣)的外匯存底因制裁被凍結,屆時只好沒收全國人民總價值60萬兆盧布(約12.6兆新台幣_的存款以因應局勢。

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副主席麥維德夫Dmitry Medvedev甚至揚言,當局將扣押在俄羅斯境內的外國人與外國公司資金。

面對西方國家祭出金融制裁,俄羅斯雖然展現不低頭周旋到底的強勢態度,但是希魯阿諾夫(Anton Siluanov)公開表明盼中國伸援以度過制裁難關,凸顯發動入侵戰爭的俄羅斯正陷入困境。

中國只能助放慢崩潰速度

他說:「我們有一部分黃金和外匯存底是以人民幣計價的…我們和中國之間的夥伴關係仍然可以允許我們維持現有的合作,不僅僅是保持,甚至還可以增加,尤其在西方市場關閉的環境之下」。

德國之聲(DW)報導指出,這是希魯阿諾夫向中國的「明確求助」。不過中國的幫助能否幫助俄羅斯緩衝制裁帶來的壓力?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報導,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教授普拉薩(Eswar Prasad)表示,「中國也許可以幫助俄羅斯經濟苟延殘喘,讓崩潰的速度慢一點,拯救不了正在崩潰的俄羅斯經濟」。

報導指出,畢竟中國的經濟也相當依賴美元,在全球各地經商的中國企業,也使用美國的金融系統投資並購買原物料,雖然中國是世界上最大出口國,但出口商品主要仍以美元結算。

若是北京牴觸對俄羅斯的制裁,中國必定將面臨金融風險,偏偏恆大集團爆發財務危機後,當前中國領導人又相當重視金融穩定,因此對中國來說,幫助俄羅斯避免經濟崩潰是弊大於利。

另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頻道(CNN)報導,固然另有評論分析認為,部分俄羅斯銀行被逐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支付系統,可改採用中國在2015年建立的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_。

不過CIPS規模較小,只有75家銀行直接參與其中,SWIFT會員則超過1萬1000家,大約300家俄羅斯金融機構是SWIFT會員;僅24家俄羅斯銀行與CIPS有往來。

中無法承受不使用美元與美科技後果

何況人民幣並非是自由兌換的貨幣,更不是國際貿易經常使用的主要貨幣。根據SWIFT,今年1月全球僅3%支付以人民幣計算,美元則占了40%,甚至中俄兩國之間的貿易主要也以歐元及美元結算。

政治風險顧問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分析師湯瑪斯(Neil Thomas)指出:「大多數中國金融機構與企業,都沒法承受不能使用美元和美國科技的後果。目前還沒有任何跡象顯示,中國認為值得為援助俄羅斯而違背西方國家的制裁」。

紐約時報的報導表示,當中國政府還在考慮維持與俄羅斯「無限制」的友誼能走多遠,眼前的嚴峻現實是:人民幣拯救不了俄羅斯貨幣盧布。盧布正在暴跌,已導致俄羅斯的大部分財富蒸發,支撐盧布的唯一方法是購買美元。

由於中國的伸援不見得可幫助俄羅斯抵禦金融制裁,猶如中美印象網站轉載北京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翟東升分析俄烏戰爭的文章所言,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原先設想的是速戰速決閃電戰,而非曠日持久的巨大政治賭注,戰爭拖延愈久,制裁造成經濟和社會的痛苦持續累積,這對於蒲亭政府的穩定性和他本人安全可能出問題。

中國體制內學者、中國國務院參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理事長胡偉更建議北京當局,「中國不能與蒲亭綁在一起」,需要儘快「切割」;避免兩頭不討好,放棄保持中立,選擇世界主流立場;盡可能實現戰略突圍,不能被西方進一步孤立。

新聞引據:中央社
撰稿編輯:陳文蔚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