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外交高層冗長會晤 中國要當俄烏和事佬的背後盤算

175
美國國安顧問蘇利文在國務院亞太助卿康達陪同下,14日和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羅馬進行對話。 (資料照片/AFP)

日前,美國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國務院亞太助卿康達(Daniel Kritenbrink)與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羅馬會晤,雙方外交高層展開七小時的對話,據悉涉及的議題包括美中關係、俄烏戰爭、台海局勢及北韓局勢等,各自坦率表述意見,雖然如外界所預料,沒有達成任何具體共識,但至少透過溝通渠道來傳遞各自的原則立場,美中互動依舊是維持在競爭但避免衝突的範疇,顯然在共同關注的議題,能合作的空間仍然有限,主要是囿於彼此對國際情勢的判斷基準不同。

中國要尋租外交利益 卻難擋歐洲向美傾斜

俄烏戰況不明,當事國雖然有展開談判,但還是處在僵局的狀態,而國際社會對俄羅斯的制裁持續擴大,蒲亭也沒有退讓的跡象,美中兩國都對整體形勢發展感動憂心,也表示對緩解衝突的期待;不過,大國對局勢的盤算卻各懷鬼胎,從美國的角度來看,對於中國是否援助俄羅斯感到質疑,而中國則擔憂美國藉機增加在印太地區的戰略佈局。換句話說,雖然美中兩國都不是歐洲國家,但一場動盪不明的戰爭,卻挑起兩大國的利益衝突,甚至是凸顯雙方互信不足的一面,現階段兩國要攜手解決烏克蘭危機根本不可能。

先不論中國與俄羅斯的夥伴關係,在地緣政治利益上,中國一直在俄烏情勢中找尋可以獲利的停損點,無論是在國際輿論上大打美烏合作生物實驗室,或是向歐洲領導人表示願意為談判和解提供幫忙,中國試圖在戰事中維持利己的平衡策略,一方面要確保中俄聯手抗衡美國的態勢,尤其是當國際社會孤立俄羅斯之後,促使俄羅斯在安全、經濟及地緣格局上更依賴中國;另一方面,中國又必須顧及自己在歐洲地區的政經利益,刻意保持模糊就是要避免中歐關係惡化,甚至阻止歐洲國家向美國傾斜。

從更深層的外交意涵來看,中國原本的如意算盤是,利用俄烏衝突來分散西方國家的力量,尤其是美國對印太地區的注意力,進而複製去年美軍退出阿富汗戰場的經驗,向國際社會渲染美國不出兵協防烏克蘭,是失信於世界,營造非西方國家對美國身為全球隊長的疑慮,短期內有地緣政治的考量,尤其是佈好西進歐洲的機會,中期目標是要形塑中國有維持全球穩定的能耐,採取「大外宣」來提升國家形象,長期來說有利於打造符合中國利益的新型國際關係,特別是重建全球新秩序,中國意圖從俄烏衝突中進行外交尋租(Diplomatic Rent-seeking)。

表面要幫忙調停衝突 能力有限口惠實不至

不過,當前的情勢恐怕很難照著中國的劇本走,美國除了不會轉移注意力,更持續在印太地區發揮影響力,尤其是不會放棄「圍堵中國」的策略,此外,這場俄烏戰爭中,多數歐洲國家確實已向美國傾斜,部分亞太國家也配合美國對俄羅斯採取制裁,就連一直在美中之間保持模糊平衡的南韓,剛結束不久的總統大選,新任總統尹錫悅早已表明親美的對外路線。而就美中對抗的格局來看,中國的模糊態度反而凸顯歐美國家清晰戰略,許多國家在俄烏議題中選了邊站,中國期待美國被牽制的夢恐怕會落空。

持平而論,外界仍然會放大檢視中俄之間的關係,倘若中國一再保持低調模糊的態度,西方國家更會將中國與俄羅斯綁在一起看,而中國對外表示將協助周旋俄烏衝突的承諾,具體的方案為何?難道是要迫使蒲亭認錯退兵?還是要收回開戰之初破壞烏克蘭主權領土完整的說法?而中國在經濟逐漸下滑的劣勢中,自救都有問題了,又怎麼有能耐去協助戰後的重建,尤其是滿足俄羅斯經濟迫切的需求,更不用說又該如何去說服西方國家終止制裁?

中國愈是刻意要打腫臉充胖子來顯露自己的外部制衡能力,反而會讓自己惹禍上身,畢竟不管要安撫俄羅斯,或是要聲援烏克蘭,中國的立場與角色都非常尷尬;而且,對中國當前的政治議程來看,北京當局更在意的是國內政局穩定,要克服疫情持續擴散的問題,以及要能安然順利成立中共二十大,就連習近平自己可能都沒有十足的把握,選在此時與美國在俄烏情勢爭鋒相對,就算扮演好協調人的角色,鋒芒畢露必定引來更多競爭,如果辦不成那就會得不償失,由此來看,中國真心要當和事佬嗎?看來是口惠而實不至吧!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台灣韜略策進學會副秘書長、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