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蒲亭不收手?專家指已陷「沉沒成本」迷思 害人害己卻停不了

137
專家指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正陷入「沉沒成本」的迷思而無法抽身。 (AFP)

侵烏戰爭已20天,俄方不僅遭逢烏克蘭堅忍抵抗,在國際上也受到高強度孤立,但蒲亭為何不快找台階下?專家分析他陷入「沉沒成本」等迷思,害人害己卻停不下來;也有評論指他只剩兩張牌可打。

在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領導下,俄軍在戰場推進緩慢,俄國卻快速成為國際社會公敵、全球經濟邊緣人。即便一個月前宣稱與俄友誼「無上限」的中國政府,也在這場戰事極力限縮對俄支持度。

一切都不如蒲亭的預期,但他卻遲遲不作「停損」決定。先不論他是否如外媒引述匿名情報所說的「心智惡化」,畢竟暴怒、反覆、遲頓等精神官能現象也在許多國家領導人身上看得到,可是原本有著擅長謀略形象的蒲亭,這次卻落得進退失據,專家指出,他可能犯了幾個決策者常見的思考謬誤。

捨不得已投入的成本放水流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經濟專欄作家柯益(Peter Coy)引用管理學上的「沉沒成本(sunk cost)」迷思來解釋蒲亭繼續推進戰爭的動機,因為他很難接受已經投入的軍隊將是徒勞無功,也就是捨不得已經「沉沒」、花掉的成本,於是持續投入兵員武器,想扳回局面,結果卻可能損失更多成本。

柯益表示,陷入戰爭中的領導人常有這種想法,就像美國先前在阿富汗戰爭的長期消耗。他引述經濟學者布蘭可(Abigail Hall Blanco)的話來凸顯這個迷思的荒謬,也就是蒲亭怎能告訴人民:「我把你的孩子送到戰場上去犧牲,是因為不捨別人先前已犧牲的孩子?」

蒲亭不想停戰的另個原因,可能是他無法面對後果。柯益分析,就算再打下去能贏的機會愈來愈渺茫,對蒲亭而言,現在就吃敗仗的代價更高,因此他繼續放手一搏,也就是國際關係中的「賭復活(gambling for resurrection)」理論。

蒲亭的賭注,是俄國的經濟、軍隊、平民百姓,輸贏的代價,卻只是他的政權。

目前國際政壇和俄烏雙方仍有許多人在奔走,希望促成停戰協議。柯益指出談判協調者的挑戰,在於評估蒲亭這場血腥侵略打到現在,他是如何被前述思考點所驅動。因為,達成協議最難的一點,在於怎麼讓蒲亭「有面子的認輸」。

怎麼讓蒲亭「有面子的認輸」才是困難點

紐時另一篇報導提出停戰的幾種可能,一是外交調停,歐美官員最希望經濟制裁的後果,尤其是倒債危機,能讓蒲亭縮減他原先的戰爭目標。但正如柯益前述,談判難在捉摸蒲亭的底線。

第2種可能,是蒲亭不想耗費太多時間派兵地毯式收服烏克蘭各城市、遭遇烏克蘭人可能長達數月的游擊巷戰抵抗,因此改以強力轟炸毀掉烏克蘭,繼續犯下一長串戰爭罪行。

第3個劇本是類似1990年代巴爾幹半島戰爭,結果南斯拉夫(Yugoslavia)分裂成數個國家。如今,烏克蘭政府若撐不下去,也可能被迫讓烏東親俄地區分裂出去,成為俄國附屬,以換得烏克蘭其他國土仍能保持獨立。

紐時分析最後一種可能性,是俄軍愈往烏克蘭西部,也就是波蘭等北約國家的邊境推進,就愈可能發生飛彈誤射到北約(NATO)國或打到北約國的飛機,又或者蒲亭決定使用化學武器,使戰況惡化、擴大。

不過,蒲亭已經輸掉了俄國經濟和國際地位,再打下去他也永難回到戰前的權力巔峰。華府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的歐亞中心副主任克蘭(Doug Klain)認為,蒲亭眼前只剩兩張牌可以打,一是打到全部都賠光了為止,包括為他自己舖上末路;二是停止戰爭,包括在談判中取得烏克蘭的讓步,讓他對內有好看一點的下台階。

新聞引據:中央社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