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中俄不但把歷史當作權力工具 蒲、習更對「領土」存在一種癡迷執念

65
國際問題專家史塔拉德在最新出版的著作中指出,中國和俄羅斯對歷史的論述模式如出一徹,而俄羅斯總統蒲亭(左)以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更對領土有一種癡迷的執念。圖為蒲亭2022年2月出席北京冬奧開幕式前與習近平會面。 (圖:俄總統府)

俄羅斯與中國經常以歷史作為理由,聲稱對領土擁有「權力」,知名記者暨國際問題專家史塔拉德(Katie Stallard)在其最新出版的著作《在白骨堆上起舞》(Dancing on Bones)一書中,闡述了中、俄與北韓如何透過歪曲本國歷史來作為確保自己權力地位以及為政策辯護的模式,其中俄羅斯與中國對歷史話語的模式大同小異,且都對所謂的「領土」存在一種癡迷的執念。

《德國之聲》報導,史塔拉德近期出版著作中闡述了俄羅斯、中國和北韓的當權者如何出於各自目的而利用歷史。史塔拉德在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表示:「專制政權很了解歷史的力量,這是一個獲得民眾支持的關鍵工具。」她指出,歷史創造了合法性,與國民認同感息息相關,有利於專制者根據需要加以操弄,因為「經濟成就來來去去。歷史卻是人們可以依賴的東西」。

蒲亭蘇聯式世界觀認小國沒有自主話語權

史塔拉德指出,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事件上,歷史就是俄羅斯入侵的理由。在戰爭爆發之前,蒲亭就扮演了歷史學家的角色。2021年7月,他發表一篇文章,標題是《論俄羅斯人和烏克蘭人的歷史統一》,根據蒲亭的說法,真相是俄羅斯和烏克蘭從來就是一個統一的精神共同體,是西方一直在嘗試將烏克蘭打造成「反俄羅斯」,俄羅斯對此決不接受,並會在必要時用武力加以阻止。而在5月9日俄羅斯的蘇聯戰勝納粹德國紀念活動上,蒲亭又再次重申了自己的觀點,甚至更進一步聲稱西方已經計劃對俄羅斯發動攻擊。

報導指出,在蒲亭蘇聯式的世界觀中,只有俄羅斯、美國和中國這樣的強國才有資格在世界舞台上扮演角色,類似烏克蘭這樣的「小國」沒有自主話語權。

類似的種族民族主義歷史觀樣板在中國領導層中也有所體現。不過中國要比蘇聯做的更好,習近平一再將後者作為一種警示,習近平認為,蘇聯解體是因為其領導人沒能根除破壞共產主義信念的「歷史虛無主義」。因此,為了避免重蹈蘇聯覆轍,中共在2021年重新編寫官方黨史,而這個版本在很大程度是為習近平量身定做。

報導指出,中共聲稱自己的權力合法性來自歷史:在中共掌權之前,中國積貧積弱四分五裂,因此備受西方羞辱。言下之意便是,只有中國共產黨才能統一中國,並讓中國重新恢復往日強大地位。

中、俄對歷史論述模式大同小異

中共撰寫了大一統的歷史。而蒲亭為了讓俄羅斯人和烏克蘭人宣佈為統一民族,便否認和歪曲烏克蘭歷史。

此外,史塔拉德還指出,俄、中兩個體系中都存在一種對於「領土」問題的痴迷執念。蒲亭的歷史論述忽略史達林時代所犯下的罪行,但對於蘇聯的領土卻給予相當大的關注,其中包括烏克蘭、白俄羅斯、波羅的海國家和中亞國家等。而中國多年來在南海問題上,也用歷史作為論述,為了把面積相當於地中海海域視為中國主權領海,但卻無視引用歷史證據很有問題,更拒絕承認國際仲裁法院做出「針對南中國海的所有『歷史性權利』主張並無法律基礎」的裁決。

史塔拉德指出,儘管俄羅斯和中國的歷史話語論述上仍有區別,但基本模式還很清楚,兩個體系都宣稱其實從未存在的歷史大一統和延續性。誰要是在俄羅斯或中國對此提出質疑,便可能面臨嚴厲懲罰。其次是兩個體系都在與一個外在敵人進行鬥爭,那就是西方,只有蒲亭或習近平才能保衛國家。這兩個體系也都把歷史和領土訴求聯繫在一起。


知名記者暨國際問題專家史塔拉德(Katie Stallard)最新出版著作《在白骨堆上起舞》(Dancing on Bones),闡述中國、俄羅斯以及北韓如何利用歷史論述作為政治工具,維繫自己的權力。(翻攝Amazon.com)

新聞引據:、德國之聲
撰稿編輯:陳文蔚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