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入侵烏克蘭 波斯灣國家陷外交兩難

540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圖為烏克蘭首都基輔東方的布查區(Bucha)遭飛彈襲擊,冒出陣陣濃煙。(UNIAN提供)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引發西方國家的嚴厲制裁,但波斯灣地區的富有國家,卻對這場危機相對沉默,反映出這些中東國家試圖在美國和俄國之間取得平衡。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各主要西方國家不僅群起譴責,更祭出罕見的嚴厲經濟制裁。然而中東地區的波斯灣合作理事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6個國家,包含美國的重要盟友沙烏地阿拉伯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卻大多對這場危機抱持著謹慎保留的態度。

西方制裁俄羅斯 阿聯堅持不選邊站

在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攻擊後,美國和阿爾巴尼亞向聯合國安理會(U.N. Security Council)提出一份決議草案,譴責俄羅斯的侵略行動,但這個決議案最終因為俄羅斯動用否決權而被封殺。值得注意的是,15個理事國中,阿聯與中國、印度等3個國家都投下了棄權票。

在阿聯投下棄權票之後,阿聯總統顧問加爾加希(Anwar Gargash)在2月27日表示,波斯灣國家「認為選邊站只會引發更多暴力」,並堅稱阿布達比的優先事項是「鼓勵所有各方訴諸外交行動,並協商找出政治解決方案。」

有專家認為,阿聯投下棄權票的決定,凸顯出這些波斯灣國家在深化與俄羅斯和中國關係的情況下,企圖追求更加獨立的外交政策。

金融時報引述阿聯政治分析師阿布杜拉(Abdulkhaleq Abdulla)指出:「我們不再需要美國或任何其他西方國家的綠燈,來決定我們的國家利益。」,阿布杜拉也說:「我們不支持也不反對,這是我們的立場,如果美國不高興,他們不得不接受這件事。」

美國轉移戰略重心 波灣國家尋求多元化聯盟

過去超過70年來,美國一直在衝突不斷的中東地區扮演重要角色,特別是為幾個波斯灣石油王國的安全提供擔保,抵禦來自伊朗等國家的威脅。

雖然美國目前依然是阿聯和沙國等國家的主要外交夥伴,但美國已經開始將戰略重心轉移至亞洲。即便阿聯和沙國持續受到伊朗支持的葉門叛軍「青年運動」(Huthi)襲擊,美國依舊逐漸減少在中東地區的軍事參與,也讓這些國家的安全戰略受到考驗。

法新社引述法國智庫蒙田研究所(Institut Montaigne)的波斯灣專家加德爾(Anne Gadel)指出,波斯灣國家理解到他們必須多元化他們的聯盟,來彌補美國從中東撤出。

與美國存在爭端 俄羅斯成意識形態盟友

不僅如此,美國和阿聯與沙國之間,近期也一直存在著爭端。美國日前和阿聯在F-35戰機軍購案上發生爭端,美方因為擔憂中國間諜的活動,而制定嚴格的安全標準,導致阿聯威脅將中止這項軍購案。

至於另一個主要盟友沙國,也因為2018年因為異議記者哈邵吉(Jamal Khashoggi)的暗殺事件,而多次被美國政府批評其人權紀錄,沙國王儲薩爾曼親王(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In)也被指控是幕後黑手。但俄羅斯總統蒲亭則是在事件發生後,少數力挺王儲薩爾曼的的國際領袖之一。

法新社引述倫敦國王學院的助理教授瑞格(Andreas Krieg)的說法指出,美國把人權當成給予支持的附加條件,俄羅斯就成為了意識形態上的盟友。瑞格也認為,就這個區域而言,俄羅斯與阿聯存在著大戰略的整合,他們都是反革命勢力,也希望遏制「政治伊斯蘭」。

維繫產油國共同利益 沙國優先考量 

在貿易方面,俄羅斯與波斯灣合作理事會國家的貿易金額,從2016年的30億美元提升至2021年的50億美元,而多數貿易往來都集中在阿聯與沙國。特別是阿聯的經濟重鎮杜拜,已經成為吸引俄羅斯投資與俄羅斯富豪度假觀光的熱門據點。

此外,俄羅斯與沙國共同領導的「石油輸出國組織與夥伴國」(OPEC+),近幾年也在控制石油產量上存在著共同利益。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沙國王儲薩爾曼親王在與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通話時,強調仍維持與俄國原有的OPEC+協議,即便美國等主要石油消費國不斷施壓產油國,希望增加石油產量。

華府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資深研究員華爾德(Ellen R. Wald)表示,OPEC的阿拉伯成員國在外交上身處困境,而「維持控制產量的OPEC+協議」,顯然是他們考量的首要問題。

華爾德認為:「波斯灣國家害怕傷害這段關係,並尋求和俄羅斯在OPEC+繼續保持合作…如果俄羅斯離開這個集團,整個協議可能會崩潰。」

對於波斯灣國家來說,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保持沉默,似乎是當前的最佳做法,然而,只要西方領袖持續升高對俄羅斯施壓,並要求中東國家表態,波斯灣國家的曖昧立場勢必將受到考驗。#以上專題由鄭景懋編輯,海青青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鄭景懋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