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約視中國為挑戰 對亞太地區影響深遠

189
北約通過新戰略概念,將中國視為北約的系統性挑戰。(圖:NATO)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在6月底的馬德里(Madrid)高峰會上通過新戰略概念,首度提到中國,並將中國視為北約的「系統性挑戰(systemic challenge)」。此種重大轉變顯示,北約已將觸角擴大到印太地區。中國對此極感憤怒,並宣示中國將繼續擴大勢力範圍,加速拉攏夥伴,以應對情勢的變化。此種集團式的對抗已然成形,將對亞太地區帶來深遠的影響。

北約新戰略概念 視中國為挑戰

北約在6月29日的馬德里高峰會上,通過「北約2022戰略概念」(NATO 2022 Strategic Concept),這是北約2010年發表第七版「戰略概念」經過12年之後的首度修訂。

新戰略概念將俄羅斯列為「重大且直接的威脅」,等同將俄羅斯視為敵國,並首度提到中國,將中國視為北約的「系統性挑戰」,指中國的野心和脅迫政策、複合式作戰與假訊息操作等,損害北約成員的安全;同時中國政府正與俄羅斯聯手,要「顛覆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這些做法「與北約的價值和利益背道而馳」。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記者秦穎(Amy Qin)與王霜舟(Austin Ramzy)撰寫的專文指出,成立於冷戰時期,傳統上一直專注於北美和歐洲的北約,首次將中國納入戰略概念,這是個很大的轉變。

北約態度戰略轉變 有跡可循

北約的此種改變其實有跡可循。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分析指出,早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有關如何圍堵中國軍事野心的憂慮,已經促成亞洲出現一連串的集體安全安排,包括:美國、日本、澳洲以及印度組成「四方安全對話」(QUAD),以及美國、英國和澳洲的三方安全聯盟(AUKUS),以幫助澳洲取得核子動力潛艦。

這些多邊安全網以及現有的雙邊防禦公約,更在最近獲得美國號召10多個亞洲國家組成的「印太經濟架構」(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等區域經濟倡議的支撐。

而在北約召開峰會之前,七大工業國集團(G7)領導人還宣布了一項6,000億美元的「全球基礎建設與投資夥伴計畫」(PGII),目的在擴大投資全球開發中國家的基礎設施。這項計畫顯然針對北京的「一帶一路」倡議。

紐約時報的專文指出,這是在面對中國日益增長的經濟、政治和軍事實力之下,美國拜登政府持續加強全球聯盟努力的一部分。

專文中指出,包括法國和德國在內的一些北約成員國,原本因為考慮到與中國的經濟關係,不願跟隨華府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然而,近年來,隨著中國加強對新疆和香港的鎮壓,在南海和台灣問題上的日益強硬,迅速擴大核武彈藥庫的努力,以及不惜動用經濟手段達到政治目的的做法,也給歐洲國家敲響了警鐘。

俄侵烏推波助瀾 印太四國加入北約峰會  

北約今年還特別邀請亞洲地區的日本、南韓、澳洲以及紐西蘭等四國領袖出席今年的高峰會。金融時報分析,俄羅斯的入侵烏克蘭,以及擔心中國可能有樣學樣,對台灣展開類似行動,促使這四國認為,有必要採取多重選擇以強化威懾能力。

華府智庫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中國項目主任孫韻(Yun Sun)向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從名稱來說,北約在地理上覆蓋的範圍集中在北大西洋,但現在的跡象顯示,北約與亞太地區對中國有共同關切的國家,開始出現逐漸聯盟的跡象,包括南韓今年首次參與北約峰會就是一個例子。

新加坡「聯合早報」副總編輯韓詠紅指出,北約對抗中國的態勢,中國不可能看不見,相信也不會沒有預見,而日韓澳新領導人這次親赴西班牙與會,是對中國的清楚訊號。

中國憤怒回應 加緊爭取盟友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時殷弘向紐約時報指出,北約的這項舉動「非常嚴重」,「北約從全球的角度把中國界定為對手,不只是在太平洋和東亞地區,而是在一份正式文件中做出此種決定。」

中國官方已經做岀強烈反應,指控北約在鼓動對抗對立,充滿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偏見;並表明中國反對北約觸角伸向亞太,重申反對美國將集團對抗引入亞太地區。

面對集團對抗的進一步成形,北京宣示要繼續擴大自己的勢力範圍,並正在加緊腳步建立自己的夥伴關係。最近幾個月來,北京一直尋求擴大在南太平洋的軍事和經濟勢力。

俄羅斯更是中國極力拉攏的對象。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早在2月4日的北京聯合聲明中誓言,中俄友誼「沒有止境」;而在俄羅斯對烏克蘭開戰後,習近平不但拒絕譴責俄羅斯的入侵,反而指責北約在中歐和東歐的擴張,激怒了莫斯科。

此外,習近平6月間也在金磚五國經濟論壇上呼籲各國,加入中國提出的新「全球安全倡議」和「全球發展倡議」。

集團對抗成形 影響深遠

南京大學-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中美文化研究中心(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Nanjing University Center for Chinese and American Studies,SAIS)國際政治教授艾大偉(David Arase)表示,「中國正急著拉攏朋友以打破孤立,並瓦解美國和西方的聯盟。」

然而,此種集團式的對抗勢將推動亞太國家的合縱連橫,為亞太地區帶來深遠的影響。聯合早報的韓詠紅指出,如果中美陷入集團式的惡鬥,世界出現集團式的撕裂與失控,將不會只是中國的問題,所有國家都將受損。

#以上專題是由央廣編譯黃啟霖撰稿、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黃啟霖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