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停止國際太空合作 太空競賽或將白熱化

251
俄羅斯宣布將在「2024年之後」退出國際太空站。(AFP)

在俄羅斯與西方的關係日益緊張之際,莫斯科於7月26日宣布將在「2024年之後」退出國際太空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但是俄國的這項決定可能會損人又不利己,不僅造成國際太空合作告終,也將傷害俄國的太空發展前景;然而遭到美國排斥於國際太空站計劃的中國,近年來在太空方面的發展突飛猛進,象徵著未來國際太空競賽可能日益白熱化。

俄宣布退出 國際太空站可能提早終結

因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使得克里姆林宮與西方的關係日益緊張之際,俄國聯邦太空總署新任署長波瑞索夫(Yuri Borisov)於7月26日宣布,俄國將在「2024年之後」退出國際太空站。

國際太空站是由美國、俄國、日本、加拿大和歐洲太空總署(European Space Agency,ESA)進行合作的計劃,於2000年發射升空,20多年一直在地球上空227海哩的軌道上運行,來自19個不同國家的200多名太空人曾在太空站工作過;這座太空站不僅代表人類能夠在太空中持續生活的證明,同時也是美俄在冷戰後的合作中,取得明顯成功的一個例證。

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目前的計劃是在2030年放棄國際太空站,使其老舊的結構脫離軌道,再讓太空殘骸掉入南太平洋偏遠地區;然而若是俄國真的實現上述退出國際太空站的目標,分析人士警告,將是宣告國際太空站提前終結。

歐洲太空總署前署長沃納(Jan Wörner)表示,他的「個人信念和希望」是俄羅斯在2024年之後繼續存在國際太空合作。他指出:「沒有俄羅斯人的太空站毫無意義…如果波瑞索夫的宣布最終成為現實,那就是國際太空站的終結。」

俄退出國際太空合作 損人又不利己

不過,莫斯科退出國際太空站的決定,卻是「傷人損己」的不利行為。對俄羅斯來說,若是退出國際太空站,未來與西方進行太空合作的前景黯淡,並可能會衝擊其太空探索抱負。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7月27日引述俄羅斯軍事及太空研究專家魯金(Pavel Luzin)說:「若是退出,俄國將失去與西方的太空合作,俄國不可能實現其太空計劃,俄國將失去其載人太空飛行計劃,以及其太空探索計劃,格洛納斯衛星系統(Global Navigation Satellite System, GLONASS),甚至是俄國太空活動的軍事部分;因為所有這些領域都依賴美國、歐洲和日本的組件、工業設備和技術。」

因此,俄國揚言退出國際太空站,專家認為非常有可能只是虛張聲勢,企圖在與歐美關係惡化之際,向西方爭回一些顏面。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7月26日引述曾在國際太空站服勤的美國太空人凱利(Scott Kelly)指出,俄羅斯的宣布可能只是裝腔作勢,他表示: 「我認為俄國會在他們負擔得起的情況下留下來,因為沒有國際太空站,他們就沒有載人太空飛行計劃。」

此外,俄國宣布退出國際太空站的時間說法模糊,並未有明確時間意涵,正如俄國軍事及太空研究專家魯金博士分析,波瑞索夫說俄國將在「2024年之後」,而不是「在2024年底」退出國際太空站,是為更長時間的參與敞開大門。

中國太空發展崛起 太空競賽趨向白熱化

另一方面,因為美國的政治反對與立法限制,中國太空人長期被國際太空站排除在外,未能參與國際太空計畫,不過,中國已於7月24日發射其建設太空站的第二個組成部份─「問天」實驗艙,並預定今年10月完成其天宮太空站在軌建造,到了今年年底全面投入使用。

中國致力太空發展也象徵著國際太空競賽未來將趨向白熱化,無論國際太空站是在2024年或是2030年結束運行,人類太空探索的下一步可能演變為兩大聯盟之間的競賽。俄羅斯可能將與中國共同建設計劃中的國際月球研究站;至於美國、歐洲、加拿大和日本都有登月計劃,也包括建設月球太空站。

前美國空軍中校、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史考克羅戰略與安全中心(Scowcroft Center for Strategy and Security)研究員穆德(Christopher Mulder)在7月27日的一場訪談中指出:「俄國決定與中國在太空進行合作,也是其與西方背道而馳的一個清楚訊號。隨著俄國和中國在太空逐步建立夥伴關係,美國也需要在與廣大合作盟友的基礎上,建立豐富策略、具競爭力和創新精神的太空聯盟,以推進本身的利益。」

#以上專題是由張子清撰稿、海青青播報,謝謝各位的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張子清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