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亭打擊核武限制努力 專家:核戰風險仍遠

795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21日發表國情咨文演說。 (圖:克宮)

法新社報導,專家們21日表示,俄羅斯暫停參與一項關鍵的武器控制條約,對限制核武庫存的努力是一大打擊,但不會立即升高核戰風險。

專家們補充說,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宣布要暫停在「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New START Treaty)上的合作,應該被理解為另一項嘗試,要向供應烏克蘭武器和資金的西方國家施壓。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在2010年與俄羅斯時任總統麥維德夫(Dmitry Medvedev)簽署了這項條約,美國將它視為重啟與克里姆林宮維持較友好關係的一部分。

在2021年續簽之後,這份條約將在2026年到期。

這項條約限制了這兩個前冷戰對手,各自部署攻擊性戰略核彈頭的數量,最多為1,550顆,比2002年的上限減少了大約30%,並將發射器和轟炸機的數量限制在800套,但這仍然足以轟炸全世界好幾次。

蒲亭在他的國情咨文演說中表示,雖然俄羅斯不參與這項條約,但沒有實際撕毀這項條約。

裁武條約陷入昏迷

法國智庫「戰略研究基金會」(Foundation for Strategic Research)專家梅特爾(Emmanuelle Maitre)說:「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沒有死,但它處於被引入的昏迷狀態」,「這類協議的運作是基於政治意願,而顯然這已經蕩然無存。」

雖然蒲亭是最新一位破壞武器控制條約和核子不擴散努力的領袖,但他不是第一位。

2002年,美國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退出維持了30年的「反彈道飛彈條約」(Anti-Ballistic Missile Treaty)。

在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任內,美國退出了一項伊朗核子協議、有關空中偵察的「開放天空條約」(Open Skies Treaty),以及「中程核飛彈條約」(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

但即便蒲亭顯然對全球安全協議的未來再次帶來致命打擊,推動核子裁軍的法國機構IDN副主席費瑙(Marc Finaud)說:「我們不應該過度戲劇化。」

費瑙認為:「這是一個施壓美國和北約的方式,並且是製造更多侵略威脅的不變戰略一部分。」

費瑙說:「但這不是個戰略上的巨變。俄羅斯的政策主軸仍然是一樣的。」

維持低度懼怕

自從烏克蘭戰爭之初,蒲亭就已暗示可能使用核武,引發西方國家的激烈抗議。

梅特爾說,「你會感覺他需要不時的提出這事來維持他的正當性,並保持在西方國家中的低度懼怕」。

但他說,「這不代表俄羅斯有意增加儲備庫」。

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已經陷入麻煩一段時間,大部份是因在COVID-19疫情期間被暫停的棘手檢查問題。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曾經試圖要恢復控制檢查,但並無所獲。

美國國際安全議題方面的智庫蘇凡中心(Soufan Center)研究主任克拉克(Colin Clarke)說,超越這項條約範疇的是,俄羅斯暫停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證明莫斯科和華盛頓之間的關係已經惡化到多糟」。

他表示,俄羅斯21日的舉動只是最新表明,美俄關係「在基本維生狀態下」。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鄭景懋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