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亭表態競選連任 俄羅斯未來經濟前景受關注

82
俄羅斯明年3月17日舉行總統大選,蒲亭表態競選連任,爭取他的第五屆任期。(路透社/達志影像)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已經表態將參與明年3月的總統大選以尋求連任,而正因烏克蘭戰爭受到西方制裁的俄羅斯,其經濟前景備受關注。

俄羅斯正式宣布將在明年3月17日舉行總統大選,總統蒲亭也已宣布將參選,爭取他的第五個任期,若蒲亭一如預期當選,他至少可以繼續執政到2030年。

在此同時,蒲亭對烏克蘭發動的侵略行動,使得俄國遭受西方的嚴厲制裁,雖然到目前為止,俄國顯然成功規避了部分制裁,減輕經濟遭到的衝擊,但俄國經濟前景仍存在諸多不確定性。

西方制裁下 俄經濟表現優於預期

自2022年2月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以來,歐盟已對俄羅斯實施了11輪制裁,其中包括打擊俄羅斯的石油和天然氣出口,歐盟目前也正在制定第12輪制裁措施。

但是隨著烏克蘭戰爭持續延燒沒有停止跡象,面對西方前所未有的制裁,俄羅斯的經濟表現仍比預期來得好。根據俄羅斯官方統計,今年第三季俄國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5.5%,明年經濟成長預計也將達2%。

觀察人士表示,有了過去面對經濟危機,以及2014年西方因俄國併吞克里米亞半島而實施制裁的經驗,蒲亭的經濟團隊已經學會如何管理這些風險。

俄羅斯規避油價上限制裁 

關鍵在於,西方一直無法有效遏制俄羅斯的石油收入。雖然西方國家祭出了石油價格上限,把海運的俄羅斯原油價格限制在最多每桶60美元。

但俄羅斯大多數的石油出口仍高於這個價錢,並利用所謂影子船隊等方式進行規避,把大部份的石油轉而銷往中國與印度。

軍事支出支撐俄經濟 數據存在偏差

卡內基俄羅斯歐亞中心(Carnegie Russia Eurasia Center)客座學者普羅科彭科(Alexandra Prokopenko)表示,雖然俄羅斯經濟表現良好,但其表現指標具有誤導性。

曾在俄羅斯央行任職的普羅科彭科表示:「它們都出現過熱象徵。有三分之一的增長是由軍事支出推動的,因此經濟對軍事針頭上癮了。」

俄羅斯國防預算占GDP的比重,已經從2021年的2.7%增加至今年的3.9%,明年可能增加超過70%,占GDP比重達到6%。而這些還是保守的數據,因為其他類型的支持,像是在占領領土的新建設,隱藏在其他預算之中。

此外,普羅科彭科也提到,俄羅斯經濟對石油的依賴也有所增加,而且比戰前更加嚴重。

烏戰導致勞力短缺 俄經濟隱憂

但俄羅斯的戰時經濟仍存在諸多隱憂,例如嚴重的人力短缺問題。因為有大批俄羅斯勞工,其中包含科技產業的高技術勞工,在烏克蘭戰爭爆發後離開了俄國。

根據獨立出版物「Re: Russia」的估計,自2022 年2 月以來,已有80萬至90萬俄羅斯人離開該國。其中包括許多科技業人才。

勞動力市場的緊張,再加上俄國當局將財政資源集中在國防產業上,都可能進一步影響俄國的生產力。

俄國通膨漸增 加重家庭負擔

國防軍事的投資讓俄羅斯帳面上的經濟數據表現出色,但隨之而來的經濟過熱和通貨膨脹,則可能成為俄羅斯經濟的一大考驗。

凱投宏觀公司(Capital Economics)經濟學家皮奇(Liam Peach)表示:「隨著俄羅斯經濟從2022年的2.1%的衰退中反彈,關鍵問題將是經濟如何應對經濟過熱,尤其在供給面的限制可能抑制成長下。」

俄羅斯今年11月的通膨率來到7.5%,皮奇預估明年通膨率可能高達10%,為俄羅斯家庭帶來壓力。

皮奇指出:「家庭收入出現顯著的增加,但我不認為它可以持續」,「在大選前,更高的通膨意味著會更大的擠壓到家庭收入。」

西方制裁長期成效仍有待觀察

一些西方國家仍然期待,他們對俄羅斯實施的制裁最終能發揮功效。

法國外交消息人士表示,他們希望經濟處罰效果能在2024年底或年初開始顯現,另一位歐洲外交消息人士也告訴法新社,制裁「就像在輪胎上刺了個小洞。它不會立即有效果,但它會發生作用」。

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分析師德瑪雷(Agathe Demarais)說:「這是一場馬拉松,而不是短跑」,她認為,處罰的目的不是要讓這個世界第九大經濟體的崩潰,這可能引發全球危機,也不是造成政權更迭,而是要限制俄羅斯戰爭機器的能力。

德馬雷承認,歐洲在對俄羅斯的政策制定上存在「不一致」,但他補充說,很難估計莫斯科的長期韌性,德馬雷說:「目前,他們處於戰爭狀態下,但它能持續多久?很難說。」

#以上專題由鄭景懋編輯,海青青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鄭景懋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