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危機讓中俄靠攏 東協不干預政策面臨考驗

456
烏克蘭危機讓中俄靠攏 東協不干預政策面臨考驗。(AP/達志影像)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引發不少國家對俄羅斯祭出嚴厲制裁,但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至今沒有明確提出譴責,反映出許多東南亞國家試圖在美國、中國與俄羅斯等強權中求取平衡的立場,並擔憂未來中國在區域內可能帶來的威脅。

隨著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戰爭持續延燒,世界多國紛紛在譴責俄羅斯的入侵行動上做出表態。不少東南亞國家雖然支持聯合國大會譴責俄羅斯的決議案,但大多數並沒有對俄羅斯採取實質上的強硬立場。

東南亞11個國家3月2日對聯合國大會的一項決議案投下贊成票,譴責莫斯科入侵烏克蘭,並呼籲恢復和平。當中只有越南與寮國兩個俄羅斯的長期盟友選擇棄權。緊接在著3月6日,東協各國的外交部長發表了一份聲明,表示他們深刻關切烏克蘭的情勢和武裝衝突,呼籲「所有各方採取最大程度的節制」。然而,這份聲明並沒有明確譴責俄羅斯。

包含泰國、馬來西亞等主要的東南亞國家,至今沒有對烏克蘭危機做出明確表態,只有包括印尼在內幾個國家對俄羅斯的入侵予以譴責,當中新加坡採取了實際行動,對多家俄羅斯銀行實施金融制裁,並且限制部分商品出口。

東協不表態 避免加速中俄結盟

專家指出,烏克蘭危機與俄羅斯的入侵,不純粹是一項西方危機,很大程度上也是一場亞洲危機。「NBC新聞台」引述智庫美國外交關係協會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印度、巴基斯坦與南亞資深研究員米勒(Manjari Chatterjee Miller)指出:「小型亞洲國家非常擔憂中國的侵犯。」她說,「這些國家擔憂的是,根本上會將俄羅斯更推往中國靠攏。」

近幾年隨著亞洲地緣政治的轉變,許多國家政府採取了所謂的「避險」政策,仰賴美國、俄國與中國彼此之間的權力制衡。而烏克蘭危機威脅到這種平衡。

米勒說:「小型亞洲國家不想要出現兩個集團:美國和西方國家與日本和南韓在一個集團,而俄羅斯,甚至中國,在另一個集團。這將真的是冷戰的重演。」

烏克蘭危機 考驗東協不干預立場

儘管部份東南亞國家在烏克蘭危機上的不表態,被認為主要是顧慮中國在亞洲的影響力,但位於布魯塞爾的亞洲關係評論家伊絲藍(Shada Islam)則認為,東南亞國家的做法更多是反映了「該地區對干涉他國事務的傳統謹慎態度」,特別這是場在遙遠的東歐發生的危機。

不過,「不干預」原則最近也開始受到挑戰。去年緬甸爆發軍事政變,由於軍政府未能遵守與東協達成的和平共識,使得東協採取強硬立場,拒絕緬甸軍事領導人出席東協峰會,這也是東協打破數十年來不干預政策的罕見案例。烏克蘭危機可能將再一次測試東協的立場。

俄國入侵威脅主權領土 應提防中國仿效

唯一對俄羅斯採取制裁行動的新加坡,則擔憂入侵行動對東南亞國家帶來的潛在衝擊。新加坡外交部長維文(Vivian Balakrishnan)說:「除非我們,作為一個國家,為小國的獨立與主權的最根本基礎原則挺身而出,否則我們作為國家的存在和繁榮權利,可能同樣的會受到質疑。」

或許對一些東南亞國家來說,烏克蘭危機太過遙遠,而覺得任何干預可能會為他們帶來一些麻煩。「德國之聲」引述美國國家戰爭學院(National War College)教授阿布札(Zachary Abuza)表示,讓人驚訝的是,新加坡除外,東南亞大多數國家不認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理由和行為,破壞了國際法的核心原則,並創造了非常危險的先例。

阿布札說:「如果俄羅斯可以根據文化親近性和歷史淵源,就對一個主權國家的領土做出全面性的單方面主張,那麼有什麼可以阻止中國做出同樣的事情?」

烏克蘭危機已讓新加坡感受到做為小國的深切擔憂,而未來中國在南海的主權聲索可能對亞洲地緣政治帶來的威脅,也將進一步測試東協所堅守的不干預立場。

#以上專題由鄭景懋編輯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鄭景懋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