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想戒除俄能源進口 因應之道面臨重重挑戰

201
歐洲極度依賴從俄羅斯進口能源,恐成反制俄羅斯的最大安全風險。(圖:foter)

歐洲聯盟在俄羅斯武力進犯烏克蘭後,對莫斯科施加嚴厲制裁;不過,歐洲極度依賴從俄羅斯進口能源,恐成反制俄羅斯的最大安全風險,目前歐洲各國正努力想辦法降低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但面臨多重挑戰。

烏克蘭危機 暴露德義孤注一擲的風險

烏克蘭遭俄羅斯入侵後,歐洲儘管對俄國祭出前所未見的嚴厲制裁,卻無法立即切斷俄國的石化燃料供應,而成為歐洲的一大痛點,外媒與智庫關注,在歐洲各國內部抵制俄國能源進口的呼聲升高之際,歐洲政府未來是否真的有辦法戒掉俄羅斯的能源進口?他們目前的因應之道又遭逢哪些棘手問題?

歐洲多達40%的天然氣和煤礦仰賴俄羅斯進口,四分之一的原油供應也來自俄國。金融時報(FT)報導,從去年底烏克蘭危機逐漸升溫以來,德國和義大利等歐洲國家過去「孤注一擲」,極度仰賴俄國油氣供應的政策,已被證明是一項嚴重的策略錯誤。

金融時報報導,俄國國有的「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Gazprom)控制著德國、奧地利和荷蘭天然氣儲存總量的三分之一,該公司並在德國境內擁有一個佔全德國五分之一天然氣儲存量的地下儲存場;在去年烏克蘭危機升高之際,該公司就把這處以及其它歐盟國家境內的天然氣儲存場維持在異常低的水平,顯然早在入侵烏克蘭前,已在擠壓歐洲的能源供應。

波蘭籲歐盟 全面禁止俄國能源進口

近年來對俄國武力威脅升高警戒的北約(NATO)東翼國家波蘭已經呼籲歐盟,全面禁止俄羅斯能源進口,而該國也將展開經濟「去俄羅斯化」。

奧地利的因斯布魯克醫學大學(Medical University of Innsbruck)國際關係教授曼戈特(Gerhard Mangott)則認為,儘管歐洲確實可能切斷俄羅斯的石油進口,轉向其它供應來源,但他懷疑歐洲真的能夠戒除俄國天然氣。

他表示,「莫斯科可能會通過切斷(給歐洲的)天然氣來進行報復。」

戒俄國天然氣 德國難度高

對於歐洲最大經濟體德國來說,短期內完全擺脫俄國能源將相當困難。德國全國六成的能源仰賴進口,半數的天然氣和燃煤,以及三分之一的原油都來自俄羅斯。

德國要戒掉俄國天然氣的難度更高。美國線上政治媒體Politoco引述德國經濟暨能源部長哈柏克(Robert Habeck)報導,儘管德國幾乎可以立即停止煤炭進口,並在年底前轉向其它國際石油市場,但「迅速終結俄國天然氣進口,將非常困難。」

哈柏克警告,如果德國立即停止俄國天然氣進口,不只會造成大規模失業、衝擊今年冬天的供暖,並會造成全球供應鏈進一步動盪。綜合金融時報與Politoco報導,天然氣發電佔德國整體供電的四分之一,不僅提供電動車、暖氣供應等民生用途使用,為其它工業供應給料的化工業,也仰賴天然氣供電。

LNG是替代方案 基礎設施卻不足

不過,俄國入侵烏克蘭後,歐洲國內對於抵制俄國能源的民意升高。英國民調機構「輿觀」(YouGov)3月的一項民調結果發現,54%的德國人支持抵制俄羅斯能源。

歐洲各國政府在對於抵制俄國能源供應的民意升高之下,也已經開始積極尋找替代來源,目標是要讓歐洲在明年前能削減三分之二的俄國天然氣進口。

然而,這又遭逢另一項問題—歐洲處理液態天然氣的基礎設施不足,德國甚至沒有接收站。

要降低對俄國天然氣的依賴,進口液態天然氣(LNG)是其中一個解方。但以德國來說,因為未設有接收站,進口需要仰賴其它歐洲國家先進行處理,因此成本將更為高昂。

此外,歐洲整體目前從俄國進口的天然氣總發電量為1,768百萬兆瓦時(TwH),但德國國家科學院(Leopoldina)估計,以歐洲現有的基礎設施來說,只能接收相當於1,100TwH發電量的液態天然氣。

儘管柏林短期內無法完全擺脫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但德國首席經濟顧問庫斯基(Jörg Kukies)說,柏林計畫加緊腳步建造3座液化天然氣接收站,並已和卡達簽訂一項長期合約,確保液態天然氣的供應。

長期之道 增加再生能源投資

此外,增加風力、太陽能等再生能源投資則是德國長期計畫的一部分;目前這些綠能發電可滿足德國超過19%的電力需求。

不過,德國將在今年底全面廢核,剩下的3座核電廠會如期退役,對於因應供電缺口,柏林當局已計畫使用該國生產的褐煤(lignite),來提高燃煤電廠的發電量。

德國「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副總裁舒特(Ferdi Schüth)說,燃煤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可在歐盟碳排放交易系統中被抵銷,而這比起繼續打開核電這個潘朵拉盒子要好。

切斷俄國能源進口 一夕難以解決

另一個同樣仰賴能源進口,並早已實現非核家園的義大利,面臨到與德國類似的問題。該國電力需求高達四成仰賴天然氣發電滿足,而義大利天然氣進口有四成來自俄羅斯。

金融時報報導,義大利近來也在尋求其他天然氣進口來源,不過同樣面臨進口成本比俄羅斯天然氣高的問題,因為它需要每年花費上千萬歐元租用設備,將液化天然氣轉換回常溫下的天然氣使用。

義大利生態轉型部長辛格拉尼(Roberto Cingolani)不諱言指出,義大利目前的困境是長期政策造成,他表示,「這個國家數十年來的錯誤無法在1年內獲得解決。」這也為歐洲目前無法在短期內切斷俄羅斯能源的困境,下了最佳註腳。

#以上專題由央廣編譯張雅涵撰稿、海青青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張雅涵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