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的和戰兩手策略 其實是要掩蓋蒲亭想退場的窘境

304
蒲亭想要在烏克蘭戰事中順利下台階恐怕難以得償所願,涉入的國家愈多情勢就愈複雜,蒲亭被自己的決定所困。 (圖:AFP)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展開一連串的歐洲行,將參與北約(NATO)、七大工業國集團(G7)及歐洲理事會(The European Council)的峰會,「俄烏戰爭」一定是這次出訪的主旋律,歐美國家將藉此機會提出對俄羅斯的新制裁措施,並落實制裁的行動,除此之外,增加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甚至提升東歐地區的防禦準備,以及商議天然氣能源的新渠道,都會是這次拜登歐洲行的重點,外界都在關注拜登的多邊合作能否在俄烏情勢中擴大作用。

蒲亭誤判的情勢 要體面退場不易

對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來說,發動戰爭至今已滿一個月,但是整體戰況卻不如預期般速戰速決,戰事拉長完全出乎蒲亭的料想之外,國際輿論幾乎倒向烏克蘭這一邊,滿心期待堅強的夥伴中國仍是態度曖昧不明,俄軍前線不但陷入僵局,隨著國際制裁擴大,後方的軍援也是彈盡糧絕,烏克蘭在這場「不對稱」的戰爭猶如倒吃甘蔗般取得優勢,俄羅斯的侵略行為讓歐美國家更趨團結,逼得蒲亭不得不採取「和戰兩手策略」。

蒲亭以為俄軍可以順利攻佔基輔,以戰來逼和烏克蘭,並順勢成立親俄的政府,不過,一開始的「出師無名」已注定俄羅斯會陷入戰爭的泥淖,事實上,無論北約東擴與否,或是烏克蘭能否加入北約,國際社會並不認為這對俄羅斯帶來安全的威脅,反而凸顯歐洲國家對俄羅斯擴張勢力的擔憂,事實也證明是如此,蒲亭輕易撕毀「新明斯克協議」(Minsk II),揮軍入侵烏克蘭缺乏正當性,難取得國際社會的認同,所謂的安全保證根本是空話。

而最重要的是,蒲亭完全錯估了烏克蘭民眾的抵抗決心,低估了歐美國家團結的意志,以及高估了中俄夥伴關係對國際體系的影響力,先不論蒲亭獨斷剛愎自用的領導風格,俄軍以「維和」作為入侵的理由,已違反聯合國憲章對主權獨立與完整的原則,倘若國際社會無視俄羅斯的侵略行為,那麼歐亞國家恐怕都可能會是下一個烏克蘭,就連蒲亭的好朋友習近平都不敢大聲呼應,不想在此時此刻被冠上「修正主義國家」(Revisionist state)的帽子,意圖破壞全球秩序。

俄提六項停戰協議 烏可能不會埋單

值得留意的是,俄羅斯祭出的和戰兩手策略,一方面表示尚未達到軍事目標,不願明言是否對烏克蘭採取核攻擊,但如果遭來其他擁核國家的報復,走向「相互毀滅」(M.A.D.)也不符合俄羅斯的利益;另一方面,俄羅斯拋出六點停戰協議,要求烏克蘭必須接受這個「不平等條約」,問題是對烏克蘭來說,蒲亭的承諾猶如廢紙般無用,這六點協議僅是緩兵之計,空泛的內容都可能成了俄羅斯再度出兵的藉口,光是默認主權與領土的完整被侵害,如此喪權辱國,烏克蘭不可能會接受。

蒲亭想要以六點停戰協議來換得體面退場的機會,手上的籌碼恐怕已不多,除了烏克蘭不會埋單之外,歐美國家也不可能輕放對俄羅斯的制裁,而且整體情勢已對烏克蘭愈來愈有利,烏克蘭勢必會依循歐美國家的共識及行動,來增加自己在談判桌上的籌碼,那麼可想見的是,拜登這次的歐洲行就具舉足輕重的意義,蒲亭想要順利下台階恐怕難以得償所願,涉入的國家愈多情勢就愈複雜,那麼俄羅斯要付出的談判成本就會更多,蒲亭被自己的決定所困。

解鈴還需繫鈴人,蒲亭想要達到開戰的目標,就算換得表面的協議也可視為是一種自我解危的台階,不過,俄羅斯必須提供更具約束力的安全保證,取得烏克蘭及國際社會的信任,整體情勢要完全平息恐怕還需要相當冗長的過程,絕對不是一紙和解協議就能擺平。持平而論,這場戰爭已經對國際社會帶來警示效果,尤其是中國有意改變國際現況,必須深知透過武力手段將會遭來沉重的代價;此外,對台灣來說,小國並不是只能接受大國的擺弄,國際政治叢林法則的生存之道,是要善用自己的優勢及條件,而不是選擇向野蠻國家臣服。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台灣韜略策進學會副秘書長、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