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侵烏克蘭 日學者:讓中國知武力犯台代價非常大

305
日本東京外國語大學教授小笠原欣幸26日在東京演講時指出,俄羅斯侵略烏克蘭,讓中國知道武力犯台代價非常大,國際社會反對以武力片面改變現狀幾已成共識。 (圖:中央社)

日本東京外國語大學教授小笠原欣幸26日在東京舉行一場演講時指出,俄羅斯侵略烏克蘭一事讓中國知道武力犯台的代價非常大,國際社會反對以武力片面改變現狀幾已成共識。

小笠原接受由日本早稻田校友組成的「日台稻門會」之邀,在東京銀座舉行以「台灣有事與日台關係」為題的演講,分析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這場戰爭對兩岸所帶來的教訓、「台灣有事」(有緊急狀況)的風險評估以及日本所扮演的角色等。

對於網路上流傳「今天的烏克蘭,明天的台灣」這句話,小笠原認為這是沒看國際政治實際情況者的主張,而且是試圖拉低美國的影響力、美國與台灣的關係,以及美國與烏克蘭的關係基本上是不同的,即使要混為一談,也不具意義。

小笠原說,烏克蘭未加盟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及歐盟(EU),與美國的關係弱,並非戰略焦點;台灣雖非美國正式盟邦,但與美國關係強,50年來是美中關係的焦點。

他從軍事、情報、經濟及政治層面分析烏克蘭戰爭帶給兩岸的教訓。

在軍事上,1.即使擁有充分的戰力,但短期決戰計畫不見得成功、2.即使實施導彈攻擊及空戰,擁有制空權也難以完全制伏敵軍、3.步兵及民兵所發揮的反戰車飛彈、對空飛彈具效果、3.侵略國即使達到目的卻損失慘重、4.軍事較弱一方的非對稱戰有效。

在經濟上,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西方國家不僅是政府,就連民間企業也參與,範圍之廣超乎想像,制裁力道強。但如果要對中國發動制裁,可能步調不一,中國經濟規模大,企業無法輕易停止營運或撤退,歐美日等制裁方的負擔也會很大。

不過,西方各國的消費者行動很可能對中國經濟造成打擊,中國不得不將此計入成本。

在政治上可知,1.威權主義國家的領導人一旦決定開戰,戰爭很難停止、2.勿以為敵人不會武力來犯、3.若知美軍不會介入,對方就可能武力來犯、4.須做好防衛努力,做好軍事準備,進行外交努力、5.人民的國防意識很重要,展現強大戰鬥意志在政治上很重要。

小笠原分析說,這次俄羅斯總統蒲亭所付出的代價難以計算。包括軍事、經濟制裁、信用破產等損失。

「台灣有事」的風險評估是否因烏克蘭戰爭有所改變?小笠原指出,如果俄羅斯占領烏克蘭首都基輔,讓總統澤倫斯基政權解體的話,中國將受到鼓舞,而且「抵抗軍事大國徒勞無功」說法可能在台、美、日廣為流傳,但烏克蘭誓死抗戰讓俄羅斯計畫無法得逞,「中國可輕取台灣」的劇本被推翻。

他說,原本中國「武力犯台」說法很抽象,但現在突然變成很具體,國際輿論對中國吹起的逆風變強。

烏克蘭人對俄羅斯的敵意、憎恨可能及於好幾個世代,國際社會對俄羅斯的印象難以恢復,如果中國武力犯台的話,也將如此。

在烏克蘭出現危機前,「台灣有事」在美日就已廣受討論,也有很多種有關「台灣有事」的劇本出籠。

小笠原指出,中國可能對台灣發動混合戰,包括1.以精密導彈摧毀台灣的軍事設施、2.以網路駭客攻擊癱瘓台灣的電力、通訊和交通等生活基礎設施、3.安排間諜策動台灣的國軍叛亂、4.以空降部隊降落台北,占領總統府等政治據點、5.由親中勢力組臨時人民政府。

他指出,第1、2點須做最大的警戒和對策,但即使台灣遭到先制攻擊,只要能保住3成戰力,仍可帶給登陸的共軍最大損害。3、4、5點雖也須警戒,但較不切實際,因為台灣未滿50歲的軍人都頗有台灣意識,很難出現軍事政變或培養如親俄派的武裝集團。

他還說,在烏克蘭遭俄羅斯侵略後,「台灣有事」風險的基本結構仍未改變,有改變的是讓中國知曉武力犯台的代價非常大。而事實上,中國也沒趁烏克蘭戰爭之際武力犯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以自己的節奏在推動統一。

小笠原還針對軍事、外交、經濟上分析日本應該做的事,並且指出日本所扮演的角色有助於台灣長期的穩定。

演講後,他受訪時說:「這次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日本政府嚴厲譴責俄羅斯,而且陸續公布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當然遏止烏克蘭戰爭是很重要的,但日本政府認為若此狀態長此下去,有一天中國若武力犯台的話,將難以遏止。日本政府對台灣有事懷抱戒心,因此對烏克蘭問題積極在運作,這是非常重要的。」

新聞引據:中央社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