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侵烏成催化劑 歐洲俄僑更願意表達親歐立場

384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UNIAN提供)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歐洲境內的俄羅斯僑民受到關注,說俄語就等於挺俄國嗎?外媒從接壤俄國、境內有許多俄裔人士的波羅的海國家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來一窺這個族群與俄國和歐洲的錯綜複雜歷史。

蒲亭動武 歐洲俄裔族群感受複雜

蘇聯解體後,上百萬名俄裔人散居在東歐國家,在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入侵烏克蘭後,這群歐洲的「俄僑」對於蒲亭動武的看法受到關注。

外媒從境內有許多俄裔人士的波羅的海國家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來看烏戰危機。專家分析,俄裔族群內部的立場有明顯的世代差異,不過,這場戰爭已然成為催化劑,俄僑中現在有更多人願意公開表達親西方和挺烏立場。

事實上,1991年蘇聯解體後,歐洲各個前蘇聯加盟國對於俄裔人士的身分認定並不一致,這也因而造成當地俄裔人士長期以來的複雜情感。

白俄羅斯是少數向所有俄裔提供公民身份的國家,其他像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等國並沒有給予這些俄裔人士和他們的後代完整的公民身分,儘管他們擁有大部分的國民權利,但並沒有投票權。但近年來,拉脫維亞政府通過歸化方式,向俄裔提供公民身份。

鄰近俄國 拉脫維亞處風尖浪口

加拿大環球電視(Globalnews)報導,烏戰爆發後,波羅的海小國拉脫維亞無法免於這場戰事的影響,目前該國境內有上千名北約士兵,並由加拿大派出的軍隊領導,以防俄羅斯可能進一步入侵北約。拉脫維亞和其他兩個波羅的海國家也都向烏克蘭運送武器,支援這個非北約國家抵抗入侵的俄軍。

在拉脫維亞最東邊、和俄羅斯只有幾公里之遙的邊境城鎮陶格夫匹爾斯(Daugavpils),則更處於這場煙硝的風口浪尖。陶格夫匹爾斯總人口約8萬人,其中34%為俄裔人士,高出全國整體佔比許多。

拉脫維亞老一輩俄裔懷念蘇聯

在陶格夫匹爾斯,當地俄裔族群對蒲亭動武是否有理的看法,有著明顯的世代差異。

只透露名字的當地居民蘭納(Lana)用俄語向環球電視說,「老一輩肯定對此(俄國侵烏)有不同感受。」她認為,這場衝突最主要是烏克蘭的錯,不過她也表示,戰爭傷及烏克蘭平民「很遺憾」。她並坦白,她選擇不和現在居住在英國的女兒討論這項問題,來「維持她們的關係。」

對於像蘭納的許多年長俄裔拉脫維亞人來說,他們記憶中的蘇聯時期,是東歐的黃金時代。

多倫多大學(University of Toronto)國際關係教授布勞恩(Aurel Braun)說,在蘇聯時期,「他們是特權菁英,(他們)有更好的食物供應和更多的消費品。」他補充說,事實上當地的俄裔人現在的生活條件更好,但因為許多人長期不具公民身分,而更讓他們保持著對蘇聯的美好想像。

愛沙尼亞邊境城鎮看烏戰

在另一個波羅的海國家愛沙尼亞,烏戰同樣讓國內俄裔人士受到矚目,並掀起關於當地俄裔人民身分的討論。

愛沙尼亞的俄裔人數占該國133萬總人口的約四分之一。

德國之聲(DW)報導,在烏克蘭遭入侵後,愛沙尼亞國防部長拉凱勒(Kalle Laanet)來到東北邊境城鎮納瓦(Narva),親自出席一項與當地民眾溝通的會議,目的是解答當地人民的擔憂,萬一戰火擴及當地,哪裡有避難場所?以及如何防止湧入的烏克蘭難民和當地俄裔人之間可能出現的摩擦。

這也顯現這個靠近俄羅斯的城鎮,當地俄裔人和愛沙尼亞及俄國的複雜關係。

無國籍的俄裔居民

蘇聯佔領結束後,愛沙尼亞政府對被視為從蘇聯進口到該國工廠工作的俄裔居民採取強硬立場,要求他們必須會說愛沙尼亞語才能獲得該國公民身份。德國之聲報導,許多人出於各種因素沒有設法或未成功取得公民身分,有些人則更願意保持「無國籍」的狀態,以自由來往俄、愛。多年來,他們的身分一直是敏感問題。

在烏戰爆發後,愛沙尼亞政府也面臨壓力,如何讓這群僑民更有歸屬感。

納瓦鎮居民卡洛(Margarita Kallo)認為,愛沙尼亞有眾多說俄語的人處於「無國籍」狀態,這些人更可能被推向「親俄立場和來自俄國的宣傳」,因為無國籍狀態讓他們覺得自己在愛沙尼亞並不受歡迎。卡洛指出,「我認為,這就是為何在納瓦有許多矛盾的情感。」

烏戰成催化劑 更多俄裔公開挺烏

在對烏戰的立場上,愛沙尼亞「國際國防與安全中心」(ICDS)主任特佩里克(Dmitri Teperik)觀察,愛沙尼亞有「一小群持有毒觀點、挺蒲亭」的人,和一大群事實上對目前事件不太關心的人共存。

不過,特佩里克也觀察到,一項轉變正在發生,烏戰已經成為一項催化劑,讓部份俄裔人比起過往更願意公開表達他們的親西歐和支持烏克蘭的立場。

在納瓦鎮工作的霍博托夫(Aleksandr Hobotov)說,烏戰已打破這個國家說愛沙尼亞語和說俄語人士之間的無形隔閡。

他表示,在幾年前,愛沙尼亞社會涇渭分明,社會普遍認為說俄語的人和說愛沙尼亞語的愛沙尼亞人持相反觀點,而如今,「大家都明白,這不是俄羅斯的戰爭,而是蒲亭的戰爭。」

#以上專題由央廣編譯張雅涵撰稿、海青青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張雅涵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