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靈安息的漫長路:烏克蘭戰爭vs種族滅絕

157
烏克蘭首都基輔(Kyiv)附近小鎮布查(Bucha)發現的萬人塚。 (AFP)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並對平民發動慘無人道的攻擊,美國總統拜登已直指俄羅斯軍隊犯下「種族滅絕」罪行,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呼應拜登的說法,認為使用這個詞彙形容俄軍在烏克蘭的暴行完全正確。但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則保持謹慎立場並未使用種族滅絕一詞,他並警告升高口舌之爭無助於結束戰事,認為各國領袖應該謹慎言辭。究竟何謂種族滅絕?這項罪行又該如何證明呢?

何謂種族滅絕

自從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發動入侵烏克蘭戰爭以來,俄軍殘殺手無寸鐵平民的血淋淋畫面震驚世人,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控訴這是種族滅絕罪行。美國總統拜登在4月12日首次就此使用種族滅絕一詞,並獲得加拿大認同。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也說,俄軍據傳在烏克蘭布查鎮(Bucha)屠殺平民一事,「對我而言跟種族滅絕相差無幾」。但法國總統馬克宏並未跟進,表示尚未對事實進行調查確定,呼籲要用詞審慎。

究竟什麼是種族滅絕?英文的種族滅絶(genocide)一詞,是由古希臘文「人種、部落」(genos)和拉丁文「殺戮」(cide)組成。作為一個法律概念,這可追溯至針對納粹戰犯的紐倫堡(Nuremberg)審判,當時波蘭猶太律師蘭金(Raphael Lemkin)創造出種族滅絕這個詞彙,用來描述納粹對猶太人的大屠殺。「防止及懲治危害種族罪公約」(Genocide Convention)明定這種罪行,是「意圖全部或部分摧毀一個民族、族裔、種族或宗教團體的行為」。這是聯合國大會在1948年通過的第一個人權條約,表明國際社會致力於防止重演二戰暴行。

至於構成「種族滅絕」的罪行包括殺害這個族群成員、導致他們嚴重的身體或精神傷害、蓄意製造條件來摧毀他們、阻止生育或強行將兒童轉移到其他族群。然而,要判定一項暴行是否構成種族滅絕經常引發爭議,因為很難去證明消滅某一民族或種族的「意圖」。荷蘭萊登大學(Leiden University)教授羅斯(Cecily Rose)說,種族滅絕是一種非常具體的國際犯罪行為,但難以舉證,必須證明其背後的心理動機。

有別於戰爭罪和人道罪

相較於戰爭罪和違反人道罪,種族滅絕因為需要特定意圖的證據而更難以證明。檢察官要成立這項罪名,首先要表明受害者屬於不同的民族、種族、人種或宗教群體,這並不包括鎖定政治信仰的群體。根據「防止及懲治危害種族罪公約」,判定種族滅絶罪行是否成立的一個重要指標,是施暴方是否蓄意做出摧毀民族、種族、人種或宗教群體的行為,如果只是有破壞文化和分散群體的意圖則不足以定罪。

正因難以證明,因此歷史上存在著種族滅絕之爭,有專家認為史上只有過一次種族滅絕,那就是600多萬猶太人遇害的納粹大屠殺。根據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報導,目前被聯合國相關的國際法院界定為種族滅絕罪行的有4個,分別是奧斯曼帝國自1915年起對境內亞美尼亞人的種族屠殺;二戰期間德國納粹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1994年盧安達內戰期間胡圖族(Hutu)屠殺少數族裔圖西族(Tutsis);以及1995年波士尼亞戰爭塞爾維亞裔軍隊在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對波士尼亞穆斯林的大屠殺。

此外,柬埔寨法院特別法庭(ECCC)也針對1970年代柬埔寨赤棉(Khmer Rouge)屠殺穆斯林少數民族占族(Cham)和越南裔,在2018年判處赤棉頭目喬森潘(Khieu Samphan)和努謝(Nuon Chea)犯下「種族滅絕」罪行。

美國七度使用種族滅絕

自冷戰時期以來,美國國務院已經七度以種族滅絕一詞,用來描述包括波士尼亞、盧安達、蘇丹達福爾(Darfur)大屠殺、伊斯蘭國(IS)對伊拉克亞茲迪人(Yazidis)等少數族裔的攻擊、指控中國對新疆維吾爾人等少數民族實施種族滅絕、以及緬甸軍政府對洛興雅(Rohingya)穆斯林的暴行,還有目前的烏克蘭戰爭。

國際刑事法院(ICC)已在2月對烏克蘭戰爭涉嫌構成戰爭罪和違反人道罪展開調查,它同時也對種族滅絕具有管轄權。烏克蘭檢察官先前就已經在調查俄羅斯人自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Crimea)以來被控犯下的罪行,並表示他們已確認自從俄軍在2月24日入侵烏克蘭以來所犯下的數千起可能的戰爭罪行,並彙整了一份包含數百名嫌疑人的名單。在此同時,莫斯科當局則一再否認種族滅絕的指控,回擊這是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蓄意抹黑。

「國際種族滅絕學者協會」(IAGS)主席歐布萊恩(Melanie O'Brien)表示,種族滅絕是難以證實的罪行,各方必須把許多議題擺上枱面,這包括顯示罪行意圖、鎖定受保護族群、以及殺戮或強行帶走孩童等。這一切意謂著,這些違反法律的認定程序將是曠日費時的漫長路。#以上專題由吳寧康編撰,海青青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吳寧康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