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J:戰爭的汙染物正影響烏克蘭土壤、空氣與水 人們陷癌症與發育遲緩隱憂

346
烏克蘭因戰爭破壞以及許多工廠設施遭到攻擊,導致汙染物隨之流入土壤與河流,恐將嚴重影響環境。圖為烏克蘭首都基輔東方的布查區(Bucha)遭飛彈襲擊,冒出陣陣濃煙。(UNIAN提供)

《華爾街日報》(WSJ)報導,俄羅斯發動對烏克蘭的戰爭正在毒害當地的空氣、水和土壤,甚至會波及其他邊界國家。環境健康專家表示,持續攻擊釋放的污染物可能需要數年時間才能清理乾淨,同時增加罹患癌症和呼吸系統疾病以及兒童發育遲緩的風險。

報導指出,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濫炸,除了造成數千人喪生之外,環境專家們正擔心接觸重金屬以及爆炸,還有火災和建築物倒塌產生的有毒氣體與微粒,正對人們的健康造成影響。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災害和衝突項目協調員史特凡‧史密斯(Stefan Smith)表示:「我們正面臨一個巨大的環境問題。」

而烏克蘭環境保護和自然資源部副部長斯塔夫丘克(Iryna Stavchuk)也說,政府已經派出100 名檢查員對受關注地點的土壤和水進行取樣。不過因檢查人員無法進入許多地區,因此難以評估對環境的全面損害。

NGO已記錄到上百個損害地點

另外,非政府組織也正在確定污染地點,像是曾記錄敘利亞和其他衝突地區汙染情況的荷蘭非營利組織PAX、英國慈善機構衝突與環境觀察站(CEOBS),以及烏克蘭環保組織Ecoaction等都在進行環境汙染的調查。

報導指出,這些非營利組織透過梳理社群媒體和Telegram等平台上目擊者貼出的訊息,對照衛星圖像和谷歌地圖等方式,已經記錄了100多個地點的損害情況,包括發電廠、軍事設施和水處理廠等。根據 Ecoaction氣候部門負責人札西雅達科(Evgenia Zasiadko)的說法指出,在基輔、盧甘斯克和哈爾科夫等城市附近發現了許多受污染的地點。

另外,專家們也擔心隨著東部地區的戰爭越演越烈,一條存在著化工廠、煤礦和煉油廠的高度工業化走廊可能會受到攻擊。由於這些地區的煤礦若遭到損害,可能會毒害該地區小村莊賴以飲用的地下水資源,這將對當地人民和環境造成長期重大風險。

美國塔夫茨大學 (Tufts University)醫學院公共衛生副教授、研究戰爭對公共衛生影響的專家巴里·利維( Barry Levy)表示,在烏克蘭其他地區,鉛和鎘等重金屬從工業區釋放到空氣和飲用水也令人擔憂,這將影響兒童發育。

境內河流已監測到有害物質含量嚴重超標

斯塔夫丘各表示,導彈碎片破壞了利沃夫(Lviv)東部的化肥廠後,下游河水樣本顯示氨的含量超出正常163倍,硝酸鹽含量高出50倍。另外,根據歐安組織報告,烏克蘭各地儲存了60億噸來自採礦和工業活動的液體廢棄物,若儲存設備受損,這些有害化學物質可能會汙染附近的土地和河流。

除此之外,戰爭造成的空氣汙染也是一大問題,這些飛機坦克和卡車的排放量可能是一個中小型國家一年的排放量,再加上燃料庫與煉油廠引發的大火釋放了煙灰、甲烷和二氧化碳等。

值得注意的還有建築中使用的石棉,由於礦物不會在雨中分解或被沖走,它會持續數年,而石棉與各種癌症有關,人們吸入肺中,然後就像一顆定時炸彈,必須幾十年後才感受到影響。

新聞引據:、華爾街日報
撰稿編輯:陳文蔚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