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西方制裁孤立 俄加強與非洲軍事連結

183
由於在國際上日益受到孤立,促使俄國總統蒲亭積極把觸角轉向非洲等地區。(圖:克宮)

俄羅斯近年來加深與非洲國家的連結,尤其在其入侵烏克蘭遭到西方嚴厲制裁後,更積極拉攏非洲地區國家,展現自己沒有被國際孤立。專家關注,俄羅斯對非洲影響力的擴張,尤其是軍事連結,傷害該地區民主。

外交戰延伸到非洲 美俄外長先後拜訪

俄羅斯在入侵烏克蘭後受到西方強力制裁,讓莫斯科在國際上日益受到孤立,促使俄國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積極把觸角轉向非洲等地區;而被認為已經很長一段時間忽視非洲的華府,自總統拜登(Joe Biden)去年上台來也更加緊努力「重返」非洲,以抗衡俄國和其盟友中國對該地區的影響力。

美俄積極拉攏非洲夥伴,互別苗頭的意味濃厚。外媒關注,近年來積極拉攏非洲國家的莫斯科,利用前蘇聯與非洲國家的歷史關係,企圖加強和非洲的軍事連結,與此同時,被犧牲的是非洲人民的福祉。

布林肯再訪非洲 首訪南非爭取支持

俄國外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7月底到8月上旬之間先後踏上非洲大陸訪問,讓這兩大強權在非洲的競逐受到關注。

此行是布林肯上任以來的第二次非洲訪問,他接連拜訪南非、剛果民主共和國和盧安達,目的就是要力抗俄羅斯對非洲的影響力。

這也是布林肯首次拜訪南非,觀察人士指出,民主國家南非尤其是華府要在非洲爭取到的關鍵支持。

德國之聲(DW)報導,在4月聯合國大會針對要將俄羅斯在人權理事會的資格停權的投票,南非選擇棄權,讓美國感到挫折。南非國內也有批評聲音,反對黨批評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ANC),在俄烏戰爭中,不願與和南非有長遠歷史淵源的莫斯科劃清界線。該黨和俄國的關係要追溯到,南非當年與種族隔離制度奮戰時,蘇聯曾對其提供支持,包括訓練其武裝部隊。

事實上,在這項決議的投票,54個非洲國家只有10個國家投下贊成票,9個反對,35個棄權或缺席。這遠遠少於聯合國3月通過、譴責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另一項決議;在該決議中,還有28個非洲國家投下贊成票。

俄利用前蘇聯連結 加深與非洲軍事連結

而就在布林肯的非洲行前,俄國外長拉夫羅夫7月下旬才結束對埃及、剛果、烏干達和衣索比亞的訪問。值得注意的是,剛果、烏干達和衣索比亞在聯合國譴責俄羅斯侵略的決議中,不是投下棄權票就是缺席不投票。

回溯歷史,不只南非,許多非洲國家都與俄羅斯有過一段「歷史友誼」,在過去非洲國家爭取從歐洲殖民母國獨立的抗爭中,蘇聯對他們提供了政治與軍事支持。

德國之聲報導指出,在這層關係之下,許多非洲國家不願譴責俄羅斯侵略就不意外,而這也讓莫斯科更容易對這些國家進行政治宣傳,以及擴大政治、經濟,尤其是軍事關係。

2019年,蒲亭主持的俄非峰會共有43位非洲領導人出席,而在僅僅1年後,俄羅斯就成為非洲最大的武器供應國。

根據瑞典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2020年的研究,2016年至2020年間,所有出口到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國家的武器中,約有30%來自俄羅斯,其次是佔比20%的中國,俄中兩國的佔比總和已遠遠超過佔9.5%的法國和5.4%的美國。

俄支持極權者 傷害非洲民主

不僅如此,俄羅斯積極支持非洲極權者,將對該地區的民主造成打擊。

非洲戰略研究中心(ACSS)主任西格爾(Joseph Siegle)在澳洲網路媒體「對話」(The Conversation)撰文分析,人們普遍認為,莫斯科入侵烏克蘭,最大的目標是要建立一個基輔魁儡政權;而事實上,蒲亭也將這套劇本套用在非洲大陸。

該文指出,俄羅斯在非洲支持極權者,目標是在削弱非洲民主的同時,取代西方在這些國家的影響力。然而,在這個過程中,非洲公民和主權利益就讓位給俄羅斯的外交戰略優先事項。

以衝突不斷的馬利來說,據獨立觀察員和英國衛報(The Guardian)的調查,聽命於蒲亭的俄國傭兵組織瓦格納集團(Wagner Group)現身馬利,協助軍政府打擊叛亂勢力。據報導,瓦格納集團的士兵與馬利一系列造成上百名平民被殺的事件有關。人權組織並擔憂,瓦格納集團的活動也和馬利以外非洲其他地方的暴行有關。

此外,非洲位置極具戰略價值,這也是俄羅斯積極前進非洲的主因之一。非洲北部與歐洲大陸只隔著地中海,若莫斯科在該地區站穩腳跟,將取得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南翼抗衡的絕佳位置。

面對俄國和其親密盟友中國近年來對非洲的經濟與軍事影響力擴大,拜登已經宣布,要在12月中旬召開美非高峰會,而美國要如何說服非洲夥伴,華府能提供一個提供更好的模式,備受關注。

#以上專題由央廣編譯張雅涵撰稿、海青青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張雅涵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