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戰爭提前引爆蒲亭接班人競爭

171
俄羅斯總統蒲亭發動對烏克蘭的戰爭已持續近6個月,仍無停戰跡象。(翻攝自俄羅斯總統府官網)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在今年2月底發動對烏克蘭的戰爭,至今已持續近6個月,仍無停戰跡象。這場戰爭不但攸關烏克蘭,也將改變歐洲的格局,對俄羅斯未來的接班態勢,也產生一定的影響。

接班人之戰提前開打

俄羅斯與烏克蘭戰火持續,這場被形容是「無理由又沒有正當性」的戰爭會打到什麼時候,難以預料。

西方情報界指出,由於戰事不如原本預期的順利,俄羅斯總統蒲亭正逐漸失去權力,可能在2023年提前下台,影響俄羅斯政權可能在未來1年到1年半之間分崩離析。俄羅斯政權接班人之爭也提前浮上檯面。

蒲亭的潛在接班人,目前採用兩種截然相反的策略,一種是高調的姿態,另一種則是鴨子滑水式的沉默。

如果蒲亭在所發動的烏克蘭「特別行動」獲得他指望的迅速勝利,就可以鞏固其統治者的地位,但隨著衝突持續,俄羅斯精英們被迫考慮他們的未來,並嘗試在其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蒲亭本人完全沒有下台的意願,但精英和潛在接班人都在關注他的一舉一動。而他們看到的是,蒲亭在戰後未來願景中沒有一席之地,唯一剩下的職能是提名繼任者,並離開政治舞台。

鷹派依循蒲亭路線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指出,烏克蘭戰爭已提前引爆繼任者的公開競爭。過去,俄羅斯的政治操作一直是隱蔽的,但現在,高調宣示和政治姿態成為常態,就好像一場積極的競選活動已經展開。

曾擔任總統和總理的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副主席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最近就忙於發表聲明。他對外交政策問題太過頭且強硬的評論,以及對西方領導人的侮辱,雖然看起來滑稽,但他試圖扮演的角色是很明確的,就是把強硬的孤立主義與民粹主義結合在一起,把內部困境的責任推給外部敵人。

另一位最近擺出高度姿態的政治人物是克里姆林宮政治集團的第一副幕僚長基里延科(Sergei Kiriyenko)。他被賦予監督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分離共和國的責任,已成為新時代最受人注目的政治人物之一。

基里延科開始大聲談論法西斯、納粹和俄羅斯人民的獨特使命。他也特別強調自己作為烏東頓內茨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DNR and LNR)監督者的角色。儘管基里延科沒有直接參與軍事行動,但他顯然已設法在蒲亭的軍事議程中,為自己開闢一席之地。

國會下議院國家院(State Duma)議長沃洛金(Vyacheslav Volodin)是鷹派鬥爭中的另一位領先者。從克里姆林宮第一副參謀長轉任至國家院後,沃洛金提高了公眾形象,發表了許多挑釁性的言論。他也致力於推動禁止商店使用外國文字,並呼籲在頓內茨克和盧甘斯克保留死刑。

遠離爭議 對戰爭沈默

其他一些可能接班人則採取了截然不同的策略,儘可能遠離「特別行動」的議題。這種沉默本身就是一種政治姿態。

在烏克蘭戰爭爆發前,總理米舒斯京(Mikhail Mishustin)和莫斯科市長索比亞寧(Sergei Sobyanin)都被視為是蒲亭的可能繼任者,但他們對烏克蘭「特別行動」保持沈默,迴避戰爭的話題。

他們保持沉默的合理解釋是,戰爭是暫時的,與西方甚至與烏克蘭的關係將在某個時候以某種方式恢復。屆時,那些沒有侮辱「敵對國家」或沒有直接參加過軍事行動的人,將會更有條件去做這件事。

然而,保持沉默也有其風險。如果蒲亭最終要求所有官僚在烏東和軍事問題上做出承諾,那麼保持沉默可能對他們不利。

俄菁英開始尋找繼任者

在蒲亭於2018年連任後,繼任問題再次出現,但他藉由修改憲法重新設定總統任期,使自己能在2024年再次競選兩個6年任期。不過儘管如此,俄羅斯精英已開始環顧四周尋找接班人。

潛在接班人的兩種策略,大聲表態或保持沉默,反映出不同的想法和假設。鷹派運作的假設前提是,蒲亭將親自欽點繼任者,因此他們模仿蒲亭的行為,試圖贏得青睞,宣示將忠實的保留蒲亭的遺產。就如沃洛金曾說的,「在蒲亭之後仍會有蒲亭」。

但保持沉默者則寄望另一種繼任方案,即新領導人是由精英選出。通常在這種情況下,能夠兼顧各群體利益的技術官僚將成為領先候選人。

當然,2022年版本的繼任者競賽只是一場虛擬賽事。蒲亭尚未宣布開始選角,顯然也不打算辭職。蒲亭政府正在為2024年的選舉做準備,誰是核心角色不言可喻。

然而,資深精英對繼任者競賽表現出的興趣,顯示他們想要討論、並已看到後蒲亭時代的未來。但無論俄羅斯的未來是什麼樣子,蒲亭的空間似乎越來越小。

#以上專題由楊明娟編輯,海青青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楊明娟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