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成眾矢之的 美國突然提安理會改革

256
美國近期開始提出改革安理會聲音。聯合國安理會開會情況。(圖:聯合國安理會官網)

在聯合國,對這個世界機構本身結構的不滿,長期以來一直存在。不論是美國的盟邦或敵人,都呼籲必須改革權力龐大的安全理事會。

世界各國領導人正聚集在紐約,參加一年一度的聯合國大會(General Assembly)。今年,改革的呼聲來自一個不太可能的來源-美國。在尋求追究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責任之際,美國對俄羅斯在安理會擁有否決權,感到憤怒。

西方國家正仔細研究程序規則,以確保俄羅斯不會阻止安理會會議,並轉而訴諸聯合國大會,譴責俄羅斯。193個成員國在聯合國大會都有投票權。

今年2月,世界再度看到安理會的無能為力。在外交官們傳閱已擬好的聲明時,俄羅斯開始入侵其較小的鄰國烏克蘭。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湯瑪斯-葛林斐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在最近的一次演講中表示,支持「明智和可信的提議」,以擴大由15國組成的安理會。

她說,「我們不應該捍衛無法永續而且過時的現狀。相反的,我們必須根據更大的可信度和合法性,展現出彈性以及妥協的意願」。

湯瑪斯-葛林斐德說,擁有否決權的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英國、中國、法國、俄羅斯和美國),對維護標準負有特殊責任。她承諾,美國只會在「罕見的、特殊的情況下」,才會行使否決權。

她指出,「行使否決權為自己侵略行為辯護的常任理事國,將失去道德權威,應該被追究責任」。

俄羅斯和中國對美國的這種論調嗤之以鼻。在小布希(George W. Bush)總統時,美國無視安理會,入侵伊拉克。

南非外交部長潘道爾(Naledi Pandor)表示,僅僅因為俄羅斯而批評否決權制度,是虛偽的。南非長期以來一直尋求非洲應在安理會有代表權。

潘道爾說,「我們一直呼籲聯合國大會應有更大發言權,但從未得到支持,但突然之間,在今天?…這就是國際法開始毫無意義的地方。對一些人來說,我們認為這是欺騙」。

湯瑪斯-葛林斐德承認,美國並非總是達到其標準,但自2009年以來,美國只動用了4次否決權,相較於俄羅斯的26次。除了其中1次之外,美國的否決權都是為了以色列而使用。

總部設在布魯塞爾的智庫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合國事務專家高恩(Richard Gowan)指出,美國對安理會「功能失調」,確實感到擔憂,「但這也是讓中國和俄羅斯尷尬的聰明方式。因為我們都知道,對安理會改革想法最敏感的國家是俄羅斯和中國」。

安理會五常(Permanent Five)反映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的權力狀態,這是俄羅斯身份的關鍵歷史時刻。烏克蘭最近提出了一個新的論點,即安全理事會席次屬於前蘇聯,而不是俄羅斯。

安理會改革的最大推動出現在二戰結束60週年時。當時巴西、德國、印度和日本聯合提出成為常任理事國的要求。

中國強烈反對東亞大國日本成為常任理事國。日本是聯合國經費的第二大貢獻者,僅次於美國。

美國領導人過去都只是口頭上支持改革,卻沒有實際行動。美國長期以來一直支持日本取得席次;而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也曾表達支持印度的立場。

高恩說,拜登政府的明確呼籲,可以立即恢復改革的努力,但他補充說,「我的感覺是,美國人對此並沒有明確的決心…他們是為了試水溫,挑戰中國和俄羅斯。而這可能會失敗」。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楊明娟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