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2週年/ 和談前景渺茫

50
分析家和外交官員都認為,俄烏戰爭在2024年仍會持續。圖為民眾經過伊爾平河一處被破壞的水壩。( 路透社/達志影像)

烏克蘭戰爭即將滿2年的時間,目前仍然看不到雙方透過談判找出突破的前景,而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在西方對基輔的支持日益弱化下已變得更為大膽,並在為長期衝突做好準備。

法新社報導,分析家和外交官員都認為,這場戰爭在2024年仍會持續,因為烏克蘭堅持要持續戰鬥以收復失土,而蒲亭則只有在基輔完全投降下才會滿意。

蒲亭這個月在接受右翼的前美國福斯新聞(Fox)主持人卡爾森(Tucker Carlson)訪問時曾經暗示,俄羅斯有興趣進行協商,但這大體上要在莫斯科自已設定的條件下,而基輔不會接受這樣的談判。

莫斯科智庫「外交與國防政策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and Defence Policy)主席盧奇亞諾夫(Fyodor Lukyanov)說,「我沒有看到有任何協商談判會在任何很快的時間內發生。」

他告訴法新社,「沒有任何他們可以協商的事情。」

2022年的冬天雖然對蒲亭來說是一項恥辱,因他未能在幾天之內拿下基輔,但是他現在已經重整旗鼓,並且因為烏克蘭未能成功反攻、川普(Donald Trump)可能在11月總統大選中重返白宮,以及歐洲右翼的崛起,而再受激勵。

蒲亭告訴卡爾森,「和俄羅斯協商不是更好嗎?」,並敦促美國討論一項協議,讓莫斯科控制20%烏克蘭領土。

他說,「我們遲早會有一項協議出來。」

在一項對俄羅斯的象徵性收獲中,烏克蘭東部的城鎮阿夫迪夫卡(Avdiivka)上個星期在歷經數個月的戰鬥下,已經被俄羅斯部隊攻下。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的顧問波多利雅科(Mykhailo Podolyak)重申基輔長期以來的立場,除非俄羅斯從所佔領的土地上撤離,否則不可能進行協商。

波多利雅科告訴法新社,「在任何其它狀況下,都不可能有協商。」

一名匿名發表談話的歐洲外交官也排除在目前狀況下會進行任何的談判。

這名外交官說,「談判只可能在烏克蘭立於一種強勢力量下才會發生。」

然而,在對抗這個強大甚多的鄰居侵略2年後,烏克蘭的軍隊已經筋疲力盡。

美國共和黨對美國軍援的拖延,以及歐洲未能儘快加速武器供應下,導致基輔出現了不確定性和悲觀的未來。

裂痕也正開始浮上檯面,澤倫斯基最近決定與受人歡迎的武裝部隊總司令扎盧茲尼(Valery Zaluzhny)分道揚鑣,被視為是領導階層內出現嚴重歧異的跡象。

相對來說,俄羅斯撐過了西方前所未有制裁的最初衝擊, 將其經濟立於作戰準備下,加速生產與招募,並將批評者關押入獄。

曾經敦促俄羅斯人民抗議這場戰爭的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上星期在他被關押的北極監獄中突然死亡。他的律師說他是被謀殺的。

卡內基莫斯科中心(Carnegie Russia Eurasia Center)主任陳寒士(Alexander Gabuev)警告,烏克蘭必須緊急地翻轉戰局,要動員更多的軍隊、取得更多的西方援助,並且克服在基輔的政治緊張。

他告訴法新社,「主要的問題是烏克蘭與其盟友能否在未來6個月內採取行動,改變目前的軌跡。」

如果目前的問題持續,「烏克蘭可能在2024年開始失去這場戰爭。」

在川普推動具孤立主義的「美國優先」政策下,美國的選舉活動已經影響對烏克蘭提供的更多援助。

美國官員私下表示,在美國11月選出新總統以前,會做出決定的事情可能不多。

時間已晚

蒲亭顯然也正在等待美國大選的結果。

一名資深美國官員說,「我們的預期是蒲亭在看到我們的選舉結果前,他不會實現和平或有意義的和平。」

川普已經宣稱,如果他當選,可以在「24小時內」結束在烏克蘭的這場戰爭。

澤倫斯基稱這樣的評論「非常危險」。

前法國外交官杜穆林(Marie Dumoulin)說,「沒有人知道川普的外交政策會是什麼,從他自已開始。」

歐洲領袖們日益瞭解到,如果蒲亭被容許贏得烏克蘭戰爭,那麼他可能接著會想測試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防衛。

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波瑞爾(Josep Borrell)說,「我們有一個『俄羅斯問題』在前面,而對我們來說,這是個巨大的挑戰。」

分析家表示,歐洲大陸的國防產業需要時間來加速彈藥生產,但是西方仍然可以扭轉局面。

歐洲外交關係協會(ECFR)的軍事專家格賽爾(Gustav Gressel)說,「特別是對歐洲人來說,這代表他們要說到做到。」

他說,「彈藥、飛彈、戰車和零件採購正嚴重落後計劃。」

「雖然已經晚了,但歐洲人仍然可以修正方向。」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海青青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