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認烏東獨立、派遣維和部隊 蒲亭真的要開戰了嗎?

453
俄羅斯總統蒲亭21日宣布承認烏克蘭東部自行宣布獨立的頓內茨克人民共和國(Donetsk People’s Republic),頓內茨克民眾揮舞俄羅斯國旗慶祝。(美聯社/達志影像)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宣布,將承認烏克蘭東部、頓內次克共和國和盧甘斯克共和國的獨立地位,甚至下令派遣維和部隊進入頓巴斯區,俄羅斯的部隊也開始逼近、駛入烏東地區。俄羅斯的決定引發歐美國家的不滿,國際社會認為俄羅斯違反2015年簽署的《新明斯克協議》(Minsk Ⅱ),許多國家表示將對俄羅斯採取制裁,蒲亭背後的考量為何?讓外界霧裡看花。

俄烏矛盾增加 烏東爆發軍事衝突可能性增

俄烏情勢詭譎多變,日前俄羅斯表示將撤離部分在烏克蘭邊境的部隊,但事實上卻沒有任何動靜,嗣後俄羅斯與白俄羅斯宣布延長軍事演練,這讓整體情勢更趨於不穩,雖然傳出美俄將可能舉辦元首峰會,但目前仍是只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當前,俄羅斯承認兩個分離共和國是獨立實體,這個決定勢必會讓爭議更難以收拾,甚至可能會爆發衝突。

頓巴斯區內的頓內次克共和國和盧甘斯克共和國,在2014年的《明斯克協議》(Minsk Ⅰ)中獲得自治的地位,而在2015年的《新明斯克協議》中,俄羅斯與烏克蘭取得共識,維持兩地的自治模式;外界擔憂蒲亭片面決定破壞之前的協議,俄羅斯是否會複製2014年的克里米亞危機,刺激烏克蘭東部親俄分離主義動亂,甚至再次點燃「頓巴斯戰爭」。

事實上,頓巴斯境內存在龐大的親俄勢力,早在1991年前蘇聯瓦解時,頓內次克共和國和盧甘斯克共和國就曾自行宣布獨立,甚至要加入俄羅斯聯邦。在烏克蘭脫離前蘇聯體制後,烏東地區的親俄分離勢力一再挑戰烏克蘭政府的統治地位,同時又和俄羅斯保持著緊密的往來。

從烏東地區的內部形勢來看,民族文化、地緣政治因素相當複雜,加上地處鄰近黑海,又與俄羅斯接壤,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半島,從整體情勢來看,這是俄羅斯掌握東歐、中東、西亞勢力範圍的重要拼圖,將關係俄羅斯的影響力能否西擴至地中海一帶。

可以說,俄羅斯要控制烏克蘭,對其採取軍事恫嚇的動作,就是要確保自己的後花園不受侵擾,尤其是對黑海一帶的影響力;然而,俄羅斯認為「北約」(NATO)逐漸往東擴張的跡象,歐美國家也持續增加在東歐地區的軍事部署,俄羅斯有意透過軍事壓力及外交措施,來進行勢力範圍的劃分,一方面要阻止歐美勢力達到圍堵俄羅斯的效應,另一方面則是要警告烏克蘭的親西方路線,而對烏克蘭進行軍事恫嚇,就是俄羅斯對外反制的祭旗。

俄製造烏內部混亂 取得軍事干預的正當性

回顧歷史的發展,烏克蘭與俄羅斯本來就有著綿密的政經連結,在1990年代後,俄羅斯雖然繼承了前蘇聯的政治地位,但是烏克蘭也掌握部分的軍事及產業資源,這對俄羅斯來說,必須確保烏克蘭親俄路線不變;然而,烏克蘭歷經顏色革命後,烏克蘭政府與西方國家的連結更深,在外交政策上也親近歐美國家,烏克蘭從親俄走向親歐美的過程,確實讓俄羅斯產生強烈的危機意識,蒲亭的做法就是持續對烏克蘭進行軍事施壓,以及協助烏克蘭境內的分離主義分子,來達到分化烏克蘭的效果。

有趣的是,蒲亭對外表示「烏克蘭是俄羅斯歷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樣的說法引起外界關注,認為俄羅斯對烏克蘭有領土上的野心;不過,聯合國及各國都承認烏克蘭主權獨立的地位,顯然這已經造成各國都整體局勢的擔憂。蒲亭為了維持俄羅斯在區域內的影響力,以及牽制烏克蘭境內的政治發展,勢必會凸顯烏東地區情勢的不穩定,必須留意蒲亭曾揚言烏東是俄羅斯古老的土地,顯然俄羅斯正在複製替哈薩克平亂的模式,來對烏克蘭產生震懾力。顯然,對俄羅斯來說,製造內部壓力及混亂,可以箝制烏克蘭政府的外交傾向。

值得留意的是,蒲亭派遣維和部隊進入頓巴斯區會引發戰爭嗎?如果以2014年的歷史經驗來看,這不是不可能,不過,從當前的情勢來看,蒲亭正藉由外交壓力來爭取更多談判的籌碼,以及製造烏東地區的政治混亂,以增加派駐軍隊的正當性,畢竟討若俄羅斯發動戰爭,恐怕連友好的中國都不會支持。當然,可以想像的是,歐美國家除了對俄羅斯採取制裁之外,俄羅斯的外交周旋也將更困難,而未來數周內,烏克蘭危機勢必難緩,可能比2014年的克里米亞危機更為複雜。

延伸閱讀

–英大臣:俄侵烏克蘭 嚴重如同古巴飛彈危機
–澤倫斯基:願與俄羅斯謀和 領土絕不讓步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台灣韜略策進學會副秘書長、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