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王毅的談話 看出中國對外戰略的左右為難

321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7日在北京舉行兩會視訊記者會,對於俄烏情勢表示看法。(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全國人大的記者會上,對於俄烏情勢表示看法,並提出對於當前國際形勢的中國立場,尤其是對美國表示「四不一無意」及「三原則」,讓外界揣測中國是不是有意向國際社會遞出橄欖枝,調整原本完全站在歐美國家對立面的策略;問題是,中國的戰狼氣焰變溫和了嗎?還是這只是一種緩兵之計?中國選在此時此刻對外拋出風向的用意為何?難道中國真的要戰略轉向?恐怕這是過度美化中國的意圖,要研判中國的真意,必須從整體內外情勢進行判斷,否則很容易造成誤判。

中國要調停、提供援助 恐怕口惠而實不至

王毅在記者會上,針對俄烏情勢的發展,除了還是認同俄羅斯對安全的訴求之外,他表示中國願意為兩國之間的衝突進行周旋,並且承諾對烏克蘭提供人道援助,眼看這是中國對國際社會拋出正面的回應;不過,王毅的字裡行間卻有留下伏筆,首先,中國要擔負協調的角色,卻沒有提出調停的計畫,甚至強調「需要的時候」進行周旋,何為「需要的時候」?難道目前的戰況不是嗎?那麼為何不在上月24日開打之初進行協調?如今俄烏雙方已進行三輪的談判,西方國家也持續制裁,中國是握有協調的籌碼?還是增加談判的成本?顯然,中國並非有意要協助緩解衝突,而是以拖待變找尋利己的停損點。

其次,中國表示將提供烏克蘭人道援助,又會如何兌現承諾?會不會是口說無憑呢?說白了,中國一直在外交辭令上保持模糊的態度,「提供援助」和「聲援」有何不同?以及為何要提出援助?難道不就是因為俄羅斯入侵了烏克蘭!這完全凸顯中國左右為難的處境,中國不明說對俄羅斯侵略行動的支持,又不認對烏克蘭主權、領土完整遭到破壞的事實,如今提出人道援助反而讓國際社會摸不著邊。事實上,中國對於俄羅斯的開戰決定完全是狀況外,換言之,當蒲亭宣布對烏克蘭採取「特殊性軍事行動」,已出乎中國的意料之外,這從慢半拍撤僑的情況便可窺知,中國沒有任何因應準備。

值得留意的是,中國在聯合國的決議表決中投下棄權票,不加入譴責俄羅斯的行列,也不跟進歐美國家採取制裁,就可以發現,中國立場上深陷尷尬的窘境,也因此,中國對俄烏情勢的研判與對策,就是要避免自己惹禍上身,自以為「不選邊站」就可以完全脫身,但就是這樣的顧慮讓國際社會更懷疑中國是否有擔當大國崛起的能耐。

中國維穩國內政局為先 避免捲入俄烏衝突

當然,以目前中國的盤算,維穩國內政局是首要之務,防範外部因素對內政的干擾,甚至預防內部政爭藉機生事,這制約了中國對國際情勢採取對策的空間,尤其是中國最憂心美國的角色,中國本來就無法撼動俄烏情勢的發展,又得顧慮美國可能會提高在台海地區的布局,原本要營造的「棄台疑美論」終究失敗,如今看到國際社會對俄羅斯的制裁動作之大,也對中國帶來警示的作用,所以,王毅特別提出美中兩國要以「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合作共贏」的「三原則」,來替代「競爭、合作、對抗」的「三分法」,有意緩解雙邊關係。

此外,值得留意的是,王毅在記者會中提到「四不一無意」,認為美國應該恪守「不尋求新冷戰、不尋求改變中國的體制、不尋求強化同盟關係反對中國、不支持台獨」,以及「無意同中國發生衝突對抗」,其實,中國最在意的是美國干預中國的政治體制,顯然「不尋求改變中國的體制」的背後意涵相當重要,這對正值政權變動之際的中共來說,能夠順利開啟二十大之政局,以及習近平得以延任大位,「政權穩定」才是中國面對內外情勢的重中之重。

從中國對於俄烏情勢的立場與態度來看,自始至終都沒有改變,就是要確保國內政局不受影響,整體的對外思維也依舊是承襲過去一貫的套路,中國的戰狼氣焰並不會熄滅,只是,短期內中國必須考量自己外部制衡能力不足的現實,倘若捲入國際衝突之中,所連帶波及的代價恐怕難以負荷,甚至會危及政權的穩定。而王毅特別提及「台烏本質不同」的論點,僅表示這是內政問題,但這也凸顯出中國對「俄烏情勢」掛勾「台海局勢」的謹慎態度,烏克蘭危機對中國來說猶如雙面刃,中國的停損點還在尋找當中。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台灣韜略策進學會副秘書長、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