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友誼無上限 習近平有苦難言的鋼索獨舞

174
圖為俄羅斯總統蒲亭2月間出席北京冬奧開幕式前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圖:俄總統府)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至今,中國的動向一直備受矚目,北京採取「表面中立」的雙面外交手法,試圖在俄羅斯和西方之間左右逢源。但隨著戰況日益激烈、以及西方祭出的制裁衝擊全球,北京和莫斯科的「無極限」夥伴關係正面臨嚴峻考驗。美國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日前警告,中國應該協助終結這場戰爭,否則將失去在世界上的地位。

俄烏戰爭中國動向受關注

自從俄羅斯2月24日入侵烏克蘭以來,中國的立場備受關注。北京近年來強化和莫斯科在能源與安全領域的合作,特別是奉行親俄抗美路線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這場震驚世人的侵略暴行前數週,才剛宣佈和俄國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建立親密的夥伴關係、確立反西方的共同立場。然而,當初高調宣揚的中俄合作無上限,如今卻令中國芒刺在背、如鯁在喉。

北京一直拒絕將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行動稱為「入侵」,並聲稱西方對莫斯科實施的是「非法」制裁。但隨著美國警告北京別助紂為虐否則將遭受惡果、並暗示不排除對中國祭出二級制裁後,中國感受到的施壓力道已不可同日而語。這可以從中國在聯合國大會兩度要求俄國立即停火的表決中棄權看出端倪。

左右逢源玩兩面手法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湯瑪斯-葛林斐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認為,雖然華府希望北京能夠加入要求俄羅斯停火,但仍可將中國棄權視為一種勝利,因為棄權總比反對來得好。分析家表示,目前尚未看到任何重大證據顯示中國違反西方對俄國的嚴厲制裁,但有強烈跡象表明中國正在兩頭押寶,特別是在經濟戰線上。

美國官員也預期北京對莫斯科的支持,並不會跨越美國與歐盟設下的紅線,畢竟歐美佔中國全球貿易比重高達四分之一,相較之下俄羅斯僅佔微不足道的2.4%。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事務主任胡伯(Mira Rapp-Hooper)就認為,中國可能持續對俄羅斯經濟提供支援,並同時維持與歐盟和美國的經濟聯繫。

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專家甘迺迪(Scott Kennedy)表示,目前幾乎沒有跡象表明中資銀行支持被制裁的俄國金融機構,而且部份中國企業正在減少對俄銷售。這顯示,雖然中國表面上還在嘴硬,但其實美國總統拜登和西方強權的強硬警告並非沒有作用。

漁翁得利算盤不好打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首席經濟顧問烏斯騰科(Oleg Ustenko)曾公開宣稱,中國將是這場戰爭的唯一贏家,他認為中國將從俄羅斯和西方能源制裁的博弈中受益,並成為被世界孤立的俄羅斯對外溝通主力。不過,中國和俄羅斯的無上限友誼並非風平浪靜,北京漁翁得利的如意算盤也沒有設想中的容易。

隨著蒲亭對戰事錯估情勢、並在烏克蘭犯下戰爭罪行,中國不想得罪俄國或國際聯盟的努力,已經越來越難以為繼;北京高舉的中立大旗隨著戰爭血腥攤在世人面前,已經反噬到中國自身的國際形象。中國對俄軍入侵暴行的默許,可能會讓北京在全球的聲譽付出沉重代價。

美國財政部長葉倫就警告,中國應該協助終結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戰爭,否則將失去在世界上的地位,而且北京對俄羅斯發動戰爭的立場,也可能影響各國和中國合作與貿易的意願。換句話說,中國想玩的政治把戲最後可能讓自己惹的一身腥。

友誼無上限變有底線

此外,烏克蘭戰爭對中國一帶一路佈局的傷害,也讓習近平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因為具備地緣政治與地緣經濟重要地位的烏克蘭,是一帶一路深入歐洲的要塞,這場戰爭不但持續導致雙邊鐵路運輸量驟減,俄軍的狂轟猛炸更令這個中國通往歐洲的橋頭堡幾乎夷為平地。中國早在2019年就成為烏克蘭的最大單一貿易夥伴,中國對烏克蘭基礎設施的投資也難以在戰火中倖免。

這正是習近平在這盤「無上限友誼」棋局下芒刺在背、如鯁在喉的原因,因為一場打得遠比想像中更久、受到世界關注遠超過預期、侵略者要付出的代價超越沙盤推演的烏克蘭戰爭,已經讓中國陷入斷捨蒲亭、持續挺俄、或是繼續玩兩面手法的三難處境。

更何況中國目前可說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除了難逃烏克蘭戰爭導致的全球供應鏈中斷困境,在國內也因為堅持COVID-19疫情清零政策的嚴厲封城作法飽受民怨。

在這種情況下,雖然習近平應該不會在意「好友」蒲亭下台、換上一個對北京而言較為弱勢而好控制的領導人,但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報導,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所(SOAS China Institute)所長曾銳生(Steve Tsang)認為,對中國來說最壞的結果是,長期的戰爭和制裁最終導致俄羅斯政權垮台,讓親西方政權回歸莫斯科。

中國駐美大使秦剛日前為中國的立場做了某種程度的糾正,他說「中俄關係無上限,有底線,底線就是國際準則」,這等於是給北京和莫斯科的無上限夥伴關係加了但書,也是在給習近平失敗的政治決策「補破網」。#以上專題由吳寧康編撰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吳寧康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