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防長訪伊朗 推升兩國軍事合作

196
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AFP)

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4月底訪問伊朗,中國和伊朗雙方都表達了加強軍事合作的意願。分析指出,中伊雙方去年簽署一項25年的合作協議,並進行了若干軍事合作。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中國可能在貿易等方面做出戰略轉向,改擁抱伊朗,加上美國意圖在中東地區孤立伊朗和中國,這些因素進一步推升了兩國的合作關係。

中伊雙方都希望加強軍事關係

中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4月27日到訪伊朗,會晤了伊朗總統萊希(Ebrahim Raisi)以及國防部長阿斯蒂亞尼(Muhammad Reza Ashtinai),雙方都同意,在包括軍事演習等領域升高軍事合作。

彭博新聞社(Bloomberg News)分析說,這象徵這兩國在持續與美國緊張之下,正邁向某種更密切的關係。

中國和伊朗之間早已進行一些合作,2021年3月簽署「25年全面合作計畫協議」,涵蓋能源、安全、基礎設施和通信等領域,並在今年1月宣布啟動這項協議。而在最近幾年,中國和伊朗之間也進行了海軍的港口互訪。今年1月間,中國、伊朗和俄羅斯還在印度洋展開聯合軍演。

抗美拉近兩國關係

伊朗和中國升高包括軍事在內的合作,受到許多因素的影響。其中首先受到注意的是,這兩國都受到美國經濟制裁,對抗美國成為他們的共同立場。

伊朗極端保守的「環球報」(Kayhan)引述萊希指出,「透過獨立與志同道合大國之間的合作,要對抗單邊主義並創造出穩定與秩序是可能的。」

官方伊朗通訊社IRNA引述阿斯蒂亞尼抨擊美國在中東的駐軍指出,「只要有美國駐軍的地方,就會不斷製造出不安全、不穩定、裂痕、悲觀、戰爭、破壞和流離失所。」

中國則向來強烈指責美國的單邊主義。

新加坡拉惹勒南國際關係學院(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高級研究員潘睿凡(Raffaello Pantucci)向彭博新聞表示:「中伊同意加強軍事關係,象徵中國和伊朗雙方在許多不同領域的關係可以更加密切」,「而且他們是當著美國制裁面前,在進行這件事。」

經濟因素

在經貿方面,中國和伊朗的關係也在不斷增強。法國國際新聞頻道法國24台(France 24)指出,在2018年華府片面退出伊朗核子協議,並恢復制裁後,伊朗與中國的貿易下滑;然而,在過去12個月,伊朗對中國的出口卻飆升了58%,從中國的進口也成長了29%。

另外,華爾街日報(WSJ)引述大宗商品資料分析公司Kpler指出,今年前3個月,伊朗石油的每日出口量,比去年同期成長了30%,主要流向中國。這對已準備增產石油,卻因核協議仍陷僵局的伊朗來說,意義重大。

資深中東事務分析師、美國智庫「中東論壇」(Middle East Forum)研究員法蘭茲曼(Seth J. Frantzman)在耶路撒冷郵報(Jerusalem Post)指出,在烏克蘭戰爭引發爭議之際,北京可能正做出戰略轉向,將中國與俄羅斯的一些貿易轉移到伊朗。

無人機可能成為中伊合作的一環

專家引述最近2則有關無人機的報導指出,中國最大的無人機製造商大疆(DJI),因為烏克蘭戰爭而暫停在俄羅斯的業務;而美國眾議院則在4月28日表決通過「停止伊朗無人機法案(Stop Iranian Drones Act)」,目的在防止伊朗以及和伊朗結盟的團體取得戰鬥無人機,以免這些無人機被用來攻擊美國及其夥伴。

中東論壇的法蘭茲曼分析指出,在中國可能從俄羅斯戰略轉向,改為擁抱伊朗的項目中,可能包括無人機。中國和伊朗的會談中都在譴責美國,且正在討論戰略關係;因此,依合理的推斷,德黑蘭可能會為他們的無人機計劃向北京尋求零件。

美國試圖孤立中伊 反讓兩國看到合作契機

此外,最近幾年來,華府促成若干中東國家和以色列關係正常化,目的在共同圍堵伊朗。而在烏克蘭戰爭爆發後,以色列的立場與西方越走越近。再則,美國也想對波斯灣各國及以色列施壓,要他們跟中國保持距離。

中東論壇的法蘭茲曼指出,華府並不希望他的夥伴和盟邦,跟北京維持以往曾有過的那種關係,這可能意味著,在美國敦促中東地區的友邦遠離中國之際,中國將開始看到,他們的利益與伊朗的關聯更加緊密,這也代表伊朗與中國之間的貿易將日益增加。

長期以來,北京一直尋求增進與德黑蘭的關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6年訪問伊朗時,就將伊朗描述為「中國在中東地區的主要合作夥伴」。儘管北京和德黑蘭可能不會在中東地區的所有方面都共享利益,但他們在某些領域上的利益,正日漸趨於一致。

#以上專題是由央廣編譯黃啟霖撰稿、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黃啟霖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