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前線的無主腳踏車 烏國政府保管等待車主歸來

77
這些腳踏車很多自3月初就被放在這裡,當時俄羅斯軍隊逐漸控制鄰近的赫爾松(Kherson)地區;赫爾松最近已遭俄羅斯併吞。(AFP)

法新社今天(3日)報導,在烏克蘭南部前線附近的一個小鎮,數百輛被廢棄的自行車正訴說著它們的車主被迫逃離入侵俄軍的許多故事。

這些腳踏車五顏六色,現在都停放在澤列諾多爾斯克(Zelenodolsk)鎮的一個小倉庫內外。

市政工作人員雷赫利茨基(Vitaliy Rekhlitsky)說,「我們為它們的主人保留它們。」他並補充說,「這樣他們就可以在戰爭結束時,來取回它們。」

其中一輛腳踏車的坐墊用針織套包了起來,另一輛在車架上掛著一個小袋子,還有許多其它腳踏車因時間和運送,都已生鏽或嚴重受損。

有些後座放有嬰兒座椅。

存放在這裡的600多輛自行車中,還有嬰兒車、輪椅、特殊需求的三輪車和一輛咖啡色的兒童自行車。

這些腳踏車很多自3月初就被放在這裡,當時俄羅斯軍隊逐漸控制鄰近的赫爾松(Kherson)地區;赫爾松最近已遭俄羅斯併吞。

雷赫利茨基回憶說,俄軍在進攻周圍村莊時偷走了大部分的汽車,只剩腳踏車被留下。

他告訴法新社,「人們逃離,有時什麼都沒有帶,有時只帶著一個包包。」

有些人則奮力騎著看起來像是來自蘇聯時代的老舊自行車逃離戰火,奔向自由。 

烏軍反攻告捷 車主歸來認領

許多逃離戰火的人都是財力有限的人。

看守這些無主腳踏車的科斯坦科(Dmytro Kostenko)說,對於老年人來說,丟掉一輛腳踏車都是「巨大的損失」。

隨著烏克蘭軍隊在最近的反攻中取得進展,重新收復附近的村莊,士兵們帶回了更多的腳踏車。

但有跡象顯示,情況可能正在好轉,約50名車主已經返回,來認領他們的腳踏車。

科斯坦科告訴法新社,每次有人來認領車輛的時候,「我的眼裡都含著淚水。」在科斯坦科接受訪問時,還可聽得到遠方的隆隆砲聲。

60多歲的科斯坦科拄著拐杖說,自從烏克蘭展開反攻以來,「轟炸加劇了」。

澤列諾多爾斯克鎮距離南部前線僅15公里,是一個擁有約1萬3,000名居民的小鎮,該鎮建於1960年代,當時烏克蘭還是蘇聯的一部分。

澤列諾多爾斯克在烏克蘭語和俄語中意思為「綠色山谷」,這個命名是向這裡肥沃農田的致敬。

俄軍持續轟炸 居民承受慢性壓力 

從該城鎮的一些地方可以望見澤列諾多爾斯克發電廠(Zelenodolsk thermal power )的數座高大煙囪,以及提供給工廠工人居住的數十座統一樣式的低層建築。

9月29日早晨,在俄羅斯軍隊襲擊這座發電廠後,附近的醫院湧入大量傷者。

據地區州長雷茲尼琴科(Valentin Reznichenko)稱,約有19人受傷。

他說,「當俄羅斯人向他們發射飛彈時,人們正要去工作。」

在醫院治療傷者的克拉舒科醫生(Svetlana Kravchuk)說,有些人被飛彈碎片擊中,所幸無人重傷。

她補充說,但有許多鎮民因持續的轟炸而遭受「慢性壓力」,也有一名9歲男孩在9月間的一次轟炸中喪生。

她說,當地鎮民在走廊或地下室度過許多夜晚,很多人「已經忘記了睡在床上是什麼感覺」。

醫院院長雅羅申科(Olena Yaroshenko)說,自從反攻開始以來,她感到更加「放心」,因為「聽到更多我們的人開槍」。

但在澤列諾多爾斯克郊區的一處花園裡,瓦西里耶娃(Yevgenia Vasilyeva)為失去的平靜而哀悼。

高齡84歲的瓦西里耶娃是在1964年抵達澤列諾多爾斯克,當時距該鎮成立才經過幾年,她可說是見證了這個城鎮的發展歷史。

她嫁給了一個俄羅斯人,經常去俄羅斯旅行,她說,「各種各樣的好人生活在那裡。」

然而,信仰虔誠,戴著彩色圍巾、遮住灰白頭髮的瓦西里耶娃在描述發動戰爭的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時毫不掩飾,稱他為「反基督者」(antichrist)和「末日劫難」的傳遞者。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張雅涵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