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城》到《那城》 政治漫畫家黃照達換另一種距離看香港

161
香港政治漫畫家接受央廣線上專訪,談《那城》在台灣出版的意義以及他創作這些漫畫作品時的心情。(大塊文化提供)

黃照達是香港藝術家、政治漫畫家,2007年起在香港明報發表政治漫畫專欄,2020年香港國安法通過後,2021年底匆忙離開香港、前往英國,之後在香港作家鄧小樺的牽線下,台灣大塊文化將他在2020年到2021年期間發表的《這城》漫畫專欄集結成書,在台灣出版,書名改為《那城》。從《這城》到《那城》,黃照達透過冷靜、帶有詩意、哀傷的目光,再次直視香港人經歷的一切,同時換一種距離回眸最愛的香港,他相信與香港有相似處境的台灣讀者應該也能有所體悟。

《那城》在台出版 獻給回不去的香港

過去10幾年時間,黃照達在香港明報開闢政治漫畫專欄,2020年起,在副刊連載《這城》,描繪從反送中運動到香港國安法通過後香港人生活的變化,透過簡單、有時帶點抽象的圖像筆觸,加上如詩般的文字,表達香港人的無奈、惆悵或憤怒。

2021年底,因為感受到人身自由安全受到威脅,黃照達決定離開香港。從決定離開到真正離開,前後不到4天,因為走得太匆忙,當時甚至連辦公室的東西都沒收拾,就「逃離」到英國。

之後,香港作家鄧小樺將黃照達的創作引介給大塊文化創辦人郝明義,大塊文化決定集結他在明報《這城》的專欄內容,在台出版成書,所有設計與編輯幾乎都是出自黃照達之手,書名則改成了《那城》。

黃照達:『《這城》我畫了大概3、4個月,然後香港的國安法通過之後,我知道香港已經不一樣了,我自己也有很大的距離感,我覺得是這個城市已經離開我們,我們沒有走,我們還在這裡,就是這個地方離開了,所以我的idea(改名《那城》)就是這樣。』

詩意、簡單圖文  描繪港人說不出的惆悵

不同於一般政治漫畫家經常用醜化、誇張方式犀利表達對時事政治的看法,黃照達所畫的政治漫畫卻是冷靜、理性。黃照達説,畫政治漫畫的人內心一定都會有憤怒,但是表達方式不一定要憤怒,他不想要只是純粹情緒性發洩,他希望自己的政治漫畫能提供機會讓讀者理解政治事件;但以《那城》而言,創作時他覺得更多像是跟自己對話。

不過,由於原本在香港的專欄登出時,文字主要以廣東話呈現,為了要變成台灣人讀得懂的中文版,黃照達在文字上做了一些調整;也因為重新編輯整理,再度看到這些內容時,黃照達坦言自己的情緒還是會有很激動的時候。黃照達:『(原音)當我重看這本書的時候,感覺就像重溫那些經歷,書的內文有很多令人流淚的地方,所以心情十分沈重,感覺好像不想再看。我相信有很多香港人這個時間,你提到2019年運動的時候, 我們也不想再看、不想再想 ,但這是很重要的紀錄,我相信印這本書,所以每次我翻看的時候,我要小心,又害怕又會⋯⋯我現在又回想那些經歷了。』

閱讀《那城》時,像讀詩,卻有著濃濃的悲傷,稱得上是一本充滿眼淚的作品。像是在〈如果有一天你要和這個城市道別,你會⋯⋯〉這篇作品中,黃照達提到:「做一個針孔相機,把天上的雲攝下,再放上雲端。⋯⋯用力吸一口氣,把數十年的記憶填滿。在FB大聲公告:我會繼續登入。在公園裡種一棵植物,讓泥土記得自己。」

在〈如何表達對一個地方的死心〉這篇漫畫中,黃照達想像「走到山上,把自己的名字埋在土裡。致電熱線,舉報自己是這個地方的背叛者。換一個新眼鏡,把鏡片變成哈哈鏡。⋯⋯找城裡最好的石匠,造一個墓碑給所有人。把〈這城〉喚作〈那城〉,然後註冊成商標。」

其中一篇名為〈回來再算〉的篇章,原本是描寫一位香港政治人物因為離開香港時走得匆忙,什麼都沒整理,只能等待以後回來再處理,當初發表的時間是2020年12月6日,沒想到1年後,同樣12月6日,變成是黃照達自己離開香港,如此「巧合」彷彿預言般,讓黃照達也有說不出來的奇特感受。

以藝術抵抗恐懼忿怒  換種方式為香港人療傷

黃照達也提到先前他還在香港時,確實會覺得恐懼,到了英國之後,恐懼感少了,可是心理上難免仍感受到壓力,但作為一個創作者,他覺得自己有一份責任,所以還是會持續透過創作表達自己對香港狀態的關心與支持。黃照達:『(原音)在香港的時候,因為我每天要發表作品,所以每天面對困難,就是我紅線在哪裡?有時候告訴自己不要恐懼,這樣下去的話,我不能生活、我不能創作,所以這個恐懼感確實出現,就是每天突然間恐懼就出來。現在過來之後,恐懼沒有了,但是也有一些⋯因為你知道中國中共他們很多勢力在不同的地方,所以自己在英國也在想我是否應該低調一點,還是再站出來, 自己也想了很多,後來決定我不應該被這個恐懼感控制,應該站出來,所以我確定現在繼續做我應該要做的工作。』

離開香港到英國這1年多來,黃照達不諱言自己也像很多離開香港、到其他地方的香港人一樣,會思考自己究竟該好好待在新的城市,重新發展自己的事業,還是持續花一些時間關注香港議題。對黃照達來說,目前他就是持續在明報專欄發表作品,只是內容不再是政治漫畫,一來是安全考量,一方面他也希望用不同內容為香港人療傷。黃照達:『(原音)這幾年香港,很多香港人都很多眼淚跟離別,我自己也覺得,現在香港未必最需要政治漫畫,香港人看政治漫畫的狀態跟過去已經不一樣,我看政治漫畫的時候,就有點說我們會憤怒,但是現在我們不單只是憤怒,就是很多的傷感、很多的傷心,所以我說我希望用我的作品幫香港人療傷。』

對於自己的作品有機會在台灣出版,黃照達很開心,他說自己過去也很常到台灣、很喜歡台灣,並認為台灣與香港有很微妙的關係、處境相似,只是大家的經歷不一樣、性格也不一樣,《那城》能在台灣出版,相信在台灣的讀者身上應該會產生連他都想像不到的效果。他也樂見這1、2年有不少香港人到台灣出書,有助於彼此了解,並相信會對創作帶來很不一樣的火花。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江昭倫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