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放緩 香港力圖重建國際形象

100
加拿大智庫發表最新報告,香港在全球最自由經濟體排名失去榜首地位,並預期在北京收緊香港自由下,未來的評分將持續下跌。圖為2019年香港爆發反送中抗議活動。(資料照/Rti)

加拿大智庫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9月發表最新報告,香港在全球最自由經濟體排名,歷史性的失去榜首地位,跌至第二。報告並預期,在北京收緊香港自由下,香港未來的評分將持續下跌。辯稱仍擁有高度自治的香港政府,正致力於恢復其國際聲譽和地位。

香港國際金融地位正削弱 

2019年香港爆發反送中抗議活動,隨後北京在2020年迅速實施全面國家安全法,再加上3年嚴厲的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封鎖,導致數萬人逃離香港,對香港聲譽和經濟造成了損害。

上個月,數百位香港政府官員、外交官和外國商會領袖聚集在香港地標性的M+藝術博物館。他們的目標很明確…重振香港金融中心的吸引力。

外交官和企業主管表示,美國和中國關係緊張,以及中國經濟放緩,給香港帶來了更多挑戰,損害其作為西方和中國大陸之間門戶的傳統角色。

這次會議的主辦人之一、香港歐洲商會主席阿馬特(Inaki Amate)表示,過去幾年香港有非常負面的形象。

阿馬特說,這次活動是許多試圖重建西方與香港之間關係的活動之一。

與會的高級主管指出,香港的結構正在發生變化,在政府人才計畫下獲准工作的所有人員中,中國大陸人佔90%以上。

阿馬特說,「如果認為香港能夠透過繼續這種趨勢,來恢復其最國際化亞洲城市的地位,那將是大錯特錯」。他說,「香港需要多元化」。

香港致力行銷 卻負面消息不斷

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9月訪問歐洲城市行銷香港;金融管理局也將於11月舉行高調的銀行會議,希望讓世人看到香港的「活力」和「最好的一面」。

然而,許多人對香港的看法仍然非常負面。

香港的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前主席早泰娜(Tara Joseph)指出,「對於沒有在香港生活過的人來說,他們看到的是自2019年抗議活動以來一直存在,受到打擊和負面的形象」。

早泰娜說,「香港經歷了國安法和COVID-19疫情的衝擊,現在又有中國經濟放緩的大問題。香港形象受到非常嚴重的損害,要讓人們改觀,這不是僅僅在四季酒店(Four Seasons)舉行銀行會議就可以做到的」。

香港一位外交官表示,香港吸引高素質人才的努力,受到對北京實施國安法擔憂的阻礙。此外,對異議人士的懸賞通緝,也助長了負面宣傳。

這位外交官指出,「這裡的生活很棒,特別是如果你是外籍人士。香港是安全的、體質良好,多采多姿。但形象卻仍然非常負面」。

許多法律界人士表示,國安法引發對香港司法獨立的擔憂;隨著一些企業遷往新加坡和杜拜,香港正在失去重要性。

全球商業不動產服務機構高力(Colliers)指出,超過五分之一的香港辦公室租戶,可能會在未來兩年內減少辦公空間,其中超過一半的租戶表示,業務需求萎縮。

舊香港恐回不來了

國際專業人才招募顧問公司華德士(Robert Walters)在9月進行一項調查顯示,超過一半的香港專業人士,正考慮或計劃搬離香港。

例如,澳洲國家銀行(National Bank Australia)已離開香港,數十名銀行家和公司律師因此被解雇。

中國-東盟資本顧問公司(China-Asean Capital Advisors)董事總經理葉家強(Patrick Ip)表示,「香港是中國經濟活動的晴雨表…由於近期中國經濟不景氣,以及在一些關鍵產業的監管政策改變,資本市場正因投資情緒疲軟而受到影響」。

香港的IPO市場也已失去動力,今年到目前為止,僅籌集了約27億美元,去年同期為40億美元;在疫情期間市場高峰期至少籌集了350億美元。

一位資深銀行家表示,由於對中國政治和經濟前景的擔憂,涵蓋中國的亞太基金(Asia Pacific funds),現在更難安排。

在香港的投資專家,同時也是「中國與歐洲:轉折點」(China & Europe: The Turning Point,暫譯)這本書的作者巴維瑞茲(David Baverez)表示,隨著來自中東和中國大陸的資金流入,取代西方的資金,香港這座城市將會適應,並蓬勃發展。

巴維瑞茲指出,「舊香港不會回來了…一個新的香港將會出現,只有成功重新塑造自己,香港才能繼續蓬勃發展」。

#以上專題由楊明娟編輯,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楊明娟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