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緊張升溫 波羅的海國家安全風險引人擔憂

267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圖:President of Russia/Twitter)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2月21日宣布承認烏克蘭東部2處分離地區為獨立實體,並派軍進入執行維持和平任務;然而,政界與分析指出,莫斯科在奪取烏克蘭後,下一個目標就是曾為前蘇聯勢力範圍的波蘭與波羅的海國家,其中地理位置相對脆弱的波羅的海3國可能遭到俄國封鎖,安全風險令人擔憂。

烏克蘭危機升溫 波羅的海國家安全風險攀升

俄羅斯總統蒲亭2月21日宣布承認鄰邦烏克蘭境內的盧甘斯克(Luhansk)與頓內次克(Donetsk)2個分離地區為獨立實體,並下令派兵進入這2個地區執行維和任務。歐美國家對莫斯科的行徑發出譴責,並決定祭出經濟制裁。

雪梨晨驅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2月22日刊登澳洲前總理艾波特(Tony Abbott)的談話指出,俄國在占領烏克蘭後,下一個目標就是波蘭與波羅的海國家。他並警告說,歐洲將掛起「新鐵幕」(new Iron Curtain)。

隨著俄、烏緊張情勢飆升,波羅的海3國:立陶宛、拉脫維亞與愛沙尼亞都在關注,莫斯科的行動可能對他們帶來安全威脅,其中以大約3萬名俄國士兵在白俄境內舉行聯合軍事演習,更令波羅的海國家憂心。原定2月20日就要落幕的「雙俄聯合軍演」,白俄突然宣布演習將無限期延長,如此將使俄軍無限期停留在波羅的海3國的家門口,安全風險攀升。

愛沙尼亞國防部常務秘書薩爾姆(Kusti Salm)指出,在白俄羅斯的軍事演習,意味著俄國在該地區的兵力是北約組織東翼,亦即波羅的海3國與波蘭等國兵力總合的10倍。他並且說,俄國展示的軍事實力與戰備狀態是「幾十年來從未出現過的巨大變化」。

愛沙尼亞外交情報首長馬蘭(Mikk Marran)說,俄軍繼續留在白俄,「將減少攻擊波羅的海國家的準備時間…如果俄國順利攻占烏克蘭,將激勵俄國在未來幾年擴大對波羅的海國家的壓力」。

北約組織安全軟肋:蘇瓦烏基走廊

儘管目前不存在俄國立即對波羅的海3國發動攻擊的高度安全風險,但是3國擔心俄國封鎖「蘇瓦烏基走廊」(Suwalki Gap),將波羅的海國家與歐洲其他地區隔離開來。

「蘇瓦烏基走廊」是位於波蘭與立陶宛邊界的一條65公里狹窄走道,被視為北約組織最脆弱的地區之一,在其西邊是擁有大量武器的俄國飛地加里寧格勒(Kaliningrad),東邊則是白俄羅斯。

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2月20日的文章引述波羅的海國家的一名高級安全官員指出,在去年俄國和白俄舉行代號為「西方」(Zapad)的軍事演習中,軍隊演習封鎖蘇瓦烏基走廊及模擬入侵立陶宛。這名官員接著說:「這絕對是一項警訊,並顯示俄國在該地區的超級軍事能力。」

美軍駐歐洲部隊前司令霍奇斯(Ben Hodges)也指出:「『蘇瓦烏基走廊』是北約戰略和軍隊部署中,許多弱點匯聚的地方。」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被俄國非法併吞的波羅的海3國是唯一加入歐盟和北約組織的前蘇聯國家,為了給烏克蘭等同樣是前蘇聯國家樹立榜樣,讓這些前蘇聯國家也加入西方陣營,波羅的海3國透過激烈捍衛自由,對俄國發出挑釁,但卻也因此讓莫斯科感到不悅。

立陶宛安全事務專家勞里納維丘斯(Marius Laurinavičius)說:「我們正變成西柏林(West Berlin),成為一個被擁有更多軍事力量的敵人包圍的小國。」西柏林是冷戰時期被共黨包圍的民主堡壘。

俄國飛地部署飛彈核武 波海國家首當其衝

俄國在烏克蘭邊境附近集結超過10萬軍隊,引起西方嚴重關切,蒲亭則是據此要脅西方給予俄國安全保證,包括北約永遠不接受烏克蘭加入該軍事聯盟,以及從波蘭與波羅的海國家撤軍,否則威脅以「軍事技術措施」(military-technical measures)回應北約,其中可能包括在俄國的加里寧格勒飛地部署中程飛彈,甚至是核子武器,首當其衝的就是波羅的海3國。

然而,北約組織的行動力與專制的俄國截然不同,歐洲政策分析中心研究員魯卡斯(Edward Lucas)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撰文分析,與北約內部需要通過層層關卡才能達成決策不同,「俄國軍隊發動的閃電襲擊,可能在一段激烈、人為製造的混亂之後,幾個小時內就抵達波羅的海或是封鎖蘇瓦烏基走廊」。

如今俄國對烏克蘭挑釁升級,承認烏東分離地區並下令派軍進駐;未來俄國對波羅的海3國的安全威脅是否會進一步升高,將是觀察俄國與北約在東歐爭奪勢力範圍的重要指標。#以上專題是由張子清撰稿、海青青播報,謝謝各位的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張子清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