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聯總統訪俄 波灣親西方政策轉折點

1039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總統穆罕默德(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 al-Nahyan)11日與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會談。(圖:推特@MohamedBinZayed)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總統穆罕默德(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 al-Nahyan)10月上旬訪問莫斯科,與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舉行元首會談。儘管阿聯總統此行是先前早已排定的行程,但是在沙烏地與美國因石油減產引發爭議後,他的出訪也成為美國關注的焦點。分析指出,穆罕默德的訪問被視為波斯灣國家擺脫親西方政策的轉折點。

阿聯總統訪俄 華府側目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總統穆罕默德10月11日前往莫斯科訪問,與俄羅斯總統蒲亭舉行元首會談。儘管這次是事先已安排好的訪問行程,但是阿聯總統在沙烏地阿拉伯領導的石油輸出國家組織和結盟油國(OPEC+)不顧美國勸告,仍宣布11月開始減產石油後的1週出訪,因此他與蒲亭的會面格外引起華府關注。

儘管圍繞穆罕默德與蒲亭會面的官方聲明,提及兩人「討論雙邊關係與烏克蘭情勢等共同關心問題」,但是西方分析師將其形容為波斯灣地區在減產石油後,遠離美國、靠近俄羅斯的另一個例子。

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副院長韋斯(Andrew S. Weiss)在卡內基基金會網站上發表文章分析,阿聯總統訪問俄羅斯,以及在沙烏地影響下,產油國進行減產,代表波斯灣地區對西方政策的明顯轉變。

韋斯認為,俄羅斯與波斯灣合作理事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GCC)國家的關係增強,通常出現在該地區與美國的安全關係減弱之際。

在卡內基華盛頓總部和莫斯科中心主管俄羅斯與歐亞事務研究的韋斯指出:「由於美國政策轉向亞洲,以及美國縮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軍事存在,加上美國國內石油和天然氣以及頁岩氣的生產增加,使得中東逐漸脫離美國國家安全利益的核心範圍」。

阿聯總統訪俄 波灣擺脫親西方政策

此外,阿聯對於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不願站在美國和西方這邊,一起懲罰俄羅斯,加上美國指責沙烏地主導減產石油,似乎是在幫助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戰爭提供財力支持,觀察家因此認為,阿聯總統這次對莫斯科的訪問,被視為波斯灣地區擺脫親西方政策的一個明顯轉折點,不再以西方為其外交政策主軸。

英文「金字塔週報」(al-Ahram Weekly)引述一名杜拜分析師指出,波斯灣國家「只遵循親西方政策的日子已經過去」,「阿聯、沙烏地阿拉伯和其他波斯灣國家如今已將本國利益放在優先位置,並與西方、東方和世界各地的其他大國保持良好關係—然而如果損害其國家利益,就不需要選邊站」。

不過,對於美國和西方一些立場較為激進的人士,指稱沙烏地、阿聯和波斯灣國家,如今已在安全方面完全靠攏莫斯科的說法,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副院長韋斯則是淡化這樣的論調,他指出,如果從油國組織及其夥伴國減產石油,以及阿聯總統訪問莫斯科,就「斷定俄羅斯和波斯灣國家實際上正在為克里姆林宮定位,使其成為波斯灣地區的安全提供者,甚至說是取代美國,這些都是誇大其詞」。

波灣國家與俄關係 美與西方應審慎以待

另一方面,美國和西方對於波斯灣地區可能正在擺脫親西方政策的發展,必須抱持持謹慎態度,分析指出,儘管華府與沙烏地為首的波斯灣國家存在摩擦,但是如果西方制裁俄羅斯的措施要取得成功,仍然需要與波斯灣國家的鼎力合作。

其中一項措施就是華府希望對俄羅斯石油出口實施價格上限,藉此削減莫斯科挹注侵略烏克蘭戰爭的經費,同時在全球市場上保持足夠的俄羅斯石油供應以避免油價飆升。

曾在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擔任戰略主任的瓦庫倫科(Sergey Vakulenko)指出,克里姆林宮和波斯灣阿拉伯國家可能有足夠的動機,破壞西方設下的石油價格上限努力。

瓦庫倫科指出,「如果以美國為首的石油買家集團有可能操縱整個石油市場及其價格,又如果西方國家成功地迫使俄羅斯遵守其規則,那麼阿拉伯國家可能會是下一個。此外,若是俄國通過減產來應對價格上限措施,無論沙烏地是否有足夠的可用產能,都可能不會願意增加石油出口來彌補這方面的減少。」

因此,除非波斯灣石油生產商加入西方陣營,否則美國和西方對俄國能源實施的價格上限措施,可能很難達到其預想的目標。

況且,若是波斯灣國家持續與莫斯科維持友好關係,也可能破壞西方對俄羅斯實施制裁的效果,至少到目前為止,美國和西方的指責和威脅,似乎並未讓波斯灣國家放棄俄羅斯。

#以上專題是由張子清撰稿、海青青播報,謝謝各位的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張子清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