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戰俄人攜錢湧入 意外造就喬治亞經濟榮景

313
受惠俄羅斯人攜帶資金湧入,喬治亞共和國經濟意外獲得提升。圖為喬治亞首都提比里斯。(pixabay圖庫)

俄羅斯在2月底入侵烏克蘭,這場戰爭對全球經濟造成重大打擊,特別是歐洲,但位於俄羅斯南方的小國喬治亞,卻正在享受意想不到的經濟繁榮。

喬治亞逆勢 經濟可望成長10%

俄羅斯2月24日對烏克蘭發動侵略以來,已造成數萬人喪生、數百萬人逃離家園,並且衝擊全球經濟。

但鄰近俄羅斯的高加索國家喬治亞卻逆向發展,可望成為今年世界上成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原因是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發動戰爭後,已導致超過10萬名拒絕戰爭的俄羅斯人大量湧入喬治亞。

喬治亞經濟規模大約為190億美元,以其山岳、森林與葡萄酒鄉而聞名。

根據國際機構的估計,在全球大部分地區走向衰退之際,與黑海接壤、擁有370萬人口的喬治亞,在消費驅動下,2022年經濟成長率將達到10%。這將使喬治亞超越越南等新興市場,以及科威特等因高油價而提振的石油出口國。

喬治亞最大銀行TBC執行長巴奇赫里基澤(Vakhtang Butskhrikidze)表示,「在經濟方面,喬治亞表現得很好…有某種繁榮,所有行業都表現的很好。我想不出今年有什麼行業有問題」。

預期負面衝擊並未發生

過境統計數據顯示,今年至少有11萬2,000名俄羅斯人移民到喬治亞。喬治亞政府表示,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蒲亭鎮壓國內反戰聲音後,第一波有4萬3,000人抵達;第二波則是在蒲亭9月下旬宣布全國動員令後。

喬治亞的經濟榮景,無論是否為短暫,都讓許多專家感到困惑。他們看到了戰爭對前蘇聯共和國的可怕後果。因為出口和遊客,這些國家的經濟命運都與俄羅斯密切相關。

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在3月時預測,烏克蘭衝突將對喬治亞經濟造成重大打擊。世界銀行(World Bank)在4月時預測,喬治亞2022年的成長率,將從最初預估的5.5%,降至2.5%。

但歐洲復興開發銀行東歐和高加索地區首席經濟學家博戈夫(Dimitar Bogov)說,「儘管我們有這種預期…這場戰爭會對喬治亞經濟產生重大的負面影響,但到目前為止,這些風險都沒有成真」,「相反的,我們看到喬治亞今年經濟成長非常好,有兩位數」。

喬治亞的經濟正從他的超級鄰國以及自由移民政策中獲益。這項政策允許俄羅斯人和許多其他國家的人在喬治亞生活、工作和創業,而且不需要簽證。

反戰俄人逃離 多為科技專業人士

逃離俄羅斯戰爭的人帶入了一波波的金錢。根據喬治亞中央銀行的數據,在4月至9月期間,俄羅斯人透過銀行或匯款服務,轉入喬治亞的金錢超過10億美元,是2021年同期的5倍。這也幫助喬治亞貨幣拉里(Lari)推升到3年來最強勁的水準。

根據巴奇赫里基澤和當地媒體的說法,大約一半的俄羅斯移民來自科技業,這與俄羅斯行業人士的調查和估計吻合,烏克蘭戰爭爆發後,有數萬名高度機動的資訊科技(IT)工作者外流。

特比利西大學國際經濟學院(Tbilisi State University, ISET)資深研究員凱榭拉瓦(Davit Keshelava)表示,這些都是「高端、富有的人⋯帶著商業點子來到喬治亞,大幅增加消費」。

凱榭拉瓦說,「我們預期戰爭會產生很多負面影響…但結果完全不同。結果證明是正面的」。

推升房價和物價 波及尋常百姓

然而,隨著成千上萬的俄羅斯人湧入,以及許多擁有大量現金的科技專業人士到來,這種驚人的成長並沒有使每個人都受益,物價被推高,使得一些喬治亞人被排擠在住房租賃市場和教育等經濟領域之外。

新移民的影響在首都住房租賃市場最為明顯,需求增加使情況更吃緊。

根據TBC銀行的分析,特比利西的租金今年上漲了75%。一些低收入者和學生發現,自己已處於活動人士所說的日益嚴重的住房危機中。

凱榭拉瓦指出,大學的數據顯示,在特比利西有大批學生延遲就學,因為他們負擔不起該市的住宿。

巴奇赫里基澤認為,俄羅斯湧入的人可以填補喬治亞經濟的人才缺口,「他們非常年輕,受過科技教育,知識豐富,對我們和其他喬治亞企業來說,都是可利用的機會」。

他說,「我們面臨的一個關鍵挑戰是技術。不幸的是,在這方面,我們必須與美國和歐洲的高科技公司競爭…為了快速獲勝,這些移民非常有幫助」。

不過,經濟學家與商界仍擔憂戰爭帶來的長期影響。如果戰爭結束,俄羅斯人返回家園,喬治亞可能面臨硬著陸。

不確定性仍在 危機恐延後到來

喬治亞最大地產開發商之一Archi執行長科茨里亞尼(Shio Khetsuriani)說:「我們不能依據這些新來人口制定未來的計畫」。

他表示,即使租金價格飆升,開發公司也不會過度熱衷於投資房地產市場,特別是在材料和設備價格都上漲的情況下。他說,雖然房東可能從飆升的租金中獲利,但公寓銷售的獲利率幾乎沒有變化。

經濟學家警告,繁榮可能不會一直持續下去,敦促喬治亞政府利用健全的稅收來償還債務,並在有能力時盡可能建立外匯儲備。

博戈夫說,「我們必須意識到,今年推動成長的所有因素,都是暫時的,並不能保證未來幾年的可持續成長,因此需要謹慎…不確定性仍然存在,危機可能只是延遲到來」。

#以上專題由楊明娟編輯,海青青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楊明娟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