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科大生墜樓亡 悲情瀰漫全城 「香港人,報仇」成新口號

10
香港墜樓科大學生周梓樂,今晨不治身亡。圖為香港民眾在遮打花園悼念周梓樂。(立場新聞提供)

香港人不會忘記這個時刻。2019年11月8日星期五上午八時,因躲避警方催淚彈而墜樓的香港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最終不治,成為反修例運動以來首位因官方鎮壓行動而失去生命的市民。為此,香港各大專院校群情洶湧、師生悲憤莫名。在處於風口浪尖的香港科技大學,校長史維於畢業典禮上宣佈了周梓樂離世的消息,全體人士肅立默哀。在中環街頭,「香港人,報仇」的口號響徹入雲,絕望的悲情瀰漫整個香港社會,未來的抗爭與示威勢必更加猛烈,參加者亦必定以不畏死的意志抗衡官方,直至成功或攬炒(粵語,意為同歸於盡)。香港已處於更大風暴的前夜。

然而在另一平行時空,11月8日香港各大平面傳媒刊登了親政府人士的廣告,廣告以「暴亂未止」為由,要求暫停定於11月24日舉行的區議會選舉。香港目前有兩級代議機關,分別是立法會和基層性質的區議會。立法會有一半是非民選的功能組別議員。區議會議員則大體由民選產生,成為最具有民意成分的機關。此外,區議會界別在香港特首選舉委員會的全部1200個席位中,佔有117席。因此,區議會選舉成敗對香港政局發展影響極大。在今年反送中運動的氛圍下,民主派極有機會擊敗建制派取得區議會主導權,進而影響特首選舉大局。此刻若取消或延後區議會選舉,形同讓選民喪失選舉權,勢必引起民主派各政黨及香港民意的強烈反彈,導致全社會更大規模的不滿和抗爭,甚至造成法律上的憲制危機。

香港已處於社會崩潰邊緣,此刻惟有民主才能救港。中共曾在1940年代反對國民黨獨裁統治的文宣中稱:「沒有民主,一切只是粉飾」。此確為至理名言。自1997年以來,香港普選特首和立法會議員的進程一再延宕,民眾對公共政策的影響力日漸減弱,導致政府政策忽視民眾需要、偏向工商階層。香港人為「民主停滯」付出了沉重代價:百萬基數的貧窮人口;大批市民居住在兩三坪甚至更小的籠屋中;在公營醫院就醫要等候一年甚至數年;基層市民獲得公共房屋的租賃要排隊五年甚至更久;退休人士沒有固定退休金不得不加入高齡打工行列。香港所謂的「繁榮」,在不少民眾眼中只是特權既得利益階層的紙醉金迷而已。在周梓樂離世的當下停止選舉,港府只會讓自己成為港人口中的復仇對象。

反送中運動剛開始時,「香港人,加油」響徹全城。《禁蒙面法》通過後,「香港人,反抗」不止於日夜。今天,大家聽到的是「香港人,報仇」。口號在變,但不變的,是民眾對「香港人」這一名詞的價值追求。香港的確需要安定。但真正的「安定」源自民主、自由、正義與尊嚴。沒有民主的「安定」,只是高壓下的粉飾,絕不會持久。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劉哲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