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風暴 她們為什麼變成「勇武派」?

110
反送中示威者11月12日集結於香港歌和老街近城市大學學生宿舍一段,警方到場驅散時,在橋上的示威者以大型彈弓向警員發射石塊並丟擲汽油彈。(資料照片/ 中通社提供)(圖:中央社)

6月份爆發至今的香港「反送中」運動,許多人可能從社交網絡廣為流傳的照片、視頻,看到眾多帶着口罩,穿着黑衣,衝在前線與警方對抗的女子,在香港理工大學與警方最激烈的對峙中,也有她們的身影。她們是誰?她們怎麼成了勇武派?

法新社報導,克莉絲.王(Chris Wong)就是其中一位。她毫不猶豫地與爭取民主的示威者們一道與警察面對面對抗,「這是所有港人的鬥爭,與性別無關」。她說。

克莉絲.王今年19歲,出身工人家庭,六月份以來,毫無畏懼地走在示威最前線。

克莉絲─這位年輕的女大學生6個月走過的道路,凸顯了香港女性在這場幾乎天天發生的抗議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記者採訪時,她使用的是化名。

從6月份以來,被港警拘押的人數約5,900人,其中女性占了25%;因反抗受傷被送醫院治療的女性比例也大致相當,占了28%。

在與警方激烈的對峙中,她們很多人是屬於「勇武派」的一員。勇武派意味着站在最前線與警方打鬥的示威者。

身着黑衣,同男性一樣,向警察投擲汽油彈,投擲磚塊,反擊使用催淚彈、橡皮子彈鎮壓示威者的警察。

反送中運動爆發前,克莉絲被形容為一位內向的人,在班上,從來不敢主動發言。

她很早就加入到泛民隊伍,但很長時間一直與最前線的示威者保持距離,她主要是從事文宣工作。

8月份,她變得激進起來,當北京和港府當局拒絕向示威者作任何讓步,與此同時,警方強化了對示威者的鎮壓。有一天,在催淚彈的煙霧中,她無奈地注意到警方的一次非常暴力的干預。

「我忽然覺得自己如此無用,不管誰我都不能去救,從那時起,我開始訓練自己。」

11月中旬,在理大抗爭中,她屬於最後留在校園裡頑抗的100多人,與警方瘋狂的鎮壓展開長時間對抗。

讓她如此頑強對抗的唯一動機,是她相信北京正在蠶食港人享受的自由。「香港的狀況這麼糟糕,如果我們這一代人不站起來鬥爭,我們就不會有任何前途和行動的空間。」

認為女子為「弱小」的偏見,有時反而會是一張王牌,克莉絲說:「我有更靈活地改變角色的機會,比如從最前線的示威者變成一個普通的過路人,其實我在摸清警察設置的障礙。」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教授蔡玉萍對香港女性參加示威活動作了研究,她表示,「反送中運動具有的不存在領袖、非中心化的性質,使得女性,也使得所有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和能力發揮作用。」但她並不認為反送中示威使得女權主義在保守的香港社會一下子蓬勃壯大。

克莉絲如同眾多參與示威的女子一樣,也擔心遭到性侵。香港網路瘋傳一名少女在一處警察局遭到警察輪暴後,被迫墮胎的消息,對此,香港警方表示正在調查。

新聞引據:法廣RFI
撰稿編輯:鍾錦隆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