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新香港

146
香港最高峰大帽山山頂的雷達站,近日被發現建築物外牆掛上「聽黨話 跟黨走」、「法紀嚴 風氣正」等標語,引起外界關注。(圖:立場新聞提供)

香港大帽山山頂雷達站於近日出現多段簡體標語,包括「聽黨話 跟黨走」、「法紀嚴 風氣正」、「能打仗 打勝仗」和「忠誠堅毅」等字樣,引起討論。「香港已經和中國沒有分別」等聲音更不脛而走,然而,香港的淪陷又豈是一日之寒?早於2014年,香港獨立樂團My Little Airport便已在作品中寫出:「這香港已不是我的地頭(地盤),就當我在外地旅遊。」歌曲名稱是——《美麗新香港》。

自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以來,香港變化實在太多,樓價飆升、財團壟斷、「雙非」湧入、水貨猖獗……難以一一表述。無可否認的是,「反送中」於2019年爆發後,香港以一種前所未見的速度迅速變化。應該說,變化一直在發生,「反送中」只是把香港多年來暗地的變化赤裸裸地揭露於人前。2021年,荒謬在香港已經成為了日常,但這恰巧是港府追求的「美麗」。

當荒謬成為日常

反送中至今,可以被稱之為「荒謬」的事情多不勝數。「721元朗恐襲」、「831太子站」、「周梓樂墜樓」、「中大二號橋」、「理大圍城」等不消說,我們都不會忘記。可除了上述這些所謂「具代表性」的事件外,香港還有更多需要被記住、卻被人們遺忘的荒謬。

人們大多記得「太古義士」,堅持每月悼念。那麼,在梁烈士之後自殺的烈士們呢?

人們都記得元朗恐襲,有多少人記得八五「大三罷」中、同被黑幫追斬,手腳筋都被挑斷的手足?

人們都記得「十一國殤」中被實彈擊中的曾手足,為了救曾手足而被制服的邱手足呢?

筆者指出這些並非想苛責誰,更不是認為任何手足不值得他們獲得的關注。只是,活在荒誕的世代,荒謬的事情發生得太多,香港人願意卻無法記住這一切。

曾有台灣朋友向筆者提問,筆者覺得2019年以來香港最荒謬的是什麼。筆者思索良久,只能回答,「最荒謬的是,荒謬本身成為了常態。」無論是隨機截查還是警魔以實彈射擊示威者,嚴重程度或者有輕重之分,但它們的共通點是——沒有任何一件應該被人們「習慣」,所以筆者實在挑不出來所謂的「最荒謬」。

觸手可及的「不可能」

大帽山事件要是放在十年前,不,兩年前的香港,早已成為城中熱話,甚至被轉貼在討論區時,標題前會被冠以「核彈!」之類的前綴(抗爭初期,「重磅消息」都會被冠上類似前綴,以示重要)。

但2021年的香港,雷達站成為解放軍防務之地的消息,卻不足以取得一個「1001」(連登討論區貼文的回覆上限為1001)。除了大帽山事件以外,雷射筆襲警、一句口號顛覆國家政權、「公僕」施暴無後果……我們眼中曾經的「不可能」,卻在兩年後的今天紛紛成為了事實,其他「不可能」還會遠嗎?例如——「美麗島」香港?

不讓歷史任由當權者書寫

暴政之下,確實暫時無力平反荒謬。但筆者懇請諸位把歷史保存下來,至少不要任由當權者篡改歷史。不然,總有一天史書上的「721」會變成白衣人守衛家園,新屋嶺會變成合法的牢獄,香港警察會搖身一變成為保家衛國的正義之師,香港也會在林鄭月娥的領導之下蛻變成歌舞昇平的「美麗新香港」。

「香港都正在死去 我都經已不再唏噓」——My Little Airport《五點鐘去天光墟》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請珍惜生命

作者》西北望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延伸閱讀 

【首度援引港區國安法 香港寬頻封鎖香港編年史網站】
【陸委會:六成港人不快樂 相關方面應包容面對人民訴求】
【反制香港大抓捕 美宣布制裁6名中港官員 】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