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之後是更黑暗

61
香港政府人事變動,原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左二)升任香港政府第二把手—政務司司長,原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右一)升任保安局局長。(美聯社/達志影像)

2021年6月25日,中國國務院宣佈香港政府人事變動,原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升任香港政府第二把手—政務司司長,原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升任保安局局長。

李家超警隊出身,曾官至警務處副處長,2012年加入保安局為副局長,2017年升任局長,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中強力打壓抗爭者,在立法會中否認721事件是警黑勾結,多次為警暴辯護開脫,指「爆眼少女」在尖沙咀警署外被射破右眼球是在承受沒有聽從警方指示的風險,更揚言不排除提升恐怖威脅級別,以賦予警方更大權力,終於在2020年8月被美國財政部宣佈制裁。

鄧炳強曾到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浦東幹部學院、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等中國黨政學院受訓,深獲中共器重,在反送中運動期間包庇犯事警員,建議引入木彈電槍等武器提升武力鎮壓,曾在發生721白衣人恐怖襲擊的元朗任警區指揮官,與當地黑幫人士關係密切,離任時獲當地黑幫設宴歡送,在2020年8月與李家超同時被美國財政部列入制裁名單。

香港政務司司長一職,向由政務主任出身者擔任,中共收回香港政權後,除李家超外,只有唐英年例外,然唐英年曾長期任職行政立法兩會,亦曾擔任工商及科技局局長及財政司司長,與李家超單純出身警政系統,從無其他範疇經驗大不相同。

香港政務官系統為香港培訓高官的搖籃,由進入政務官開始就非精英不收,擔任職務後更會在不同範疇位置歷練,最後歷練出有多方面行政經驗的通才,再在當中優中選優,擔任司局長。政務司司長更統領九個政策局,包括教育、社會福利、食物環境衛生、房屋運輸等,是臨時代理行政長官職務的第一順位,職責包括協助行政長官,督導各決策局工作,發揮協調角色,李家超除警政範疇外,有能力處理房屋事務?對教育方面有經驗?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政務司司長完全無商務、財經經驗,合適嗎?再看民調,李家超民望數字是-24%,在眾局長當中排名倒數第二,被評為表現失敗,卻在今次脫穎而出,是因為北京認為,香港是否經濟繁榮,能否保持金融中心地位都不會比較國安問題重要,行政長官不必優秀,只需要服從,政務司長不必長於政務,只需要忠誠就可以了。

此外,今次提拔兩位警察出身的官員,也是對香港警察釋放出訊號,只要忠誠執行中共旨意,中共不吝嗇賞賜,同時擴大警政部門勢力與影響力,制衡政府中殘餘的港英餘孽,建立更類似中國大陸的維穩制度。

在李家超與鄧炳強上任開始,已宣告會積極開始23條立法工作,全面推行更多法律,加強出入境管制工作,可以預期叛國、顛覆、分裂國家、煽動叛亂等在中國很常聽到的關鍵詞,在香港也很快會跟隨23條立法而出現。

鄧炳強提及加強出入境管制工作一句說話,聯繫上4月28日三讀通過的2020年入境(修訂)條例草案中第6A1b條款一起看,保安局局長可以賦權入境處處長,指示某運輸工具可或不可運載某乘客或該運輸工具的某乘組人員,就知道,香港人出入境的自由可能也伴隨著集會自由和新聞自由一起隨風消逝了。

國安法立法之時,壹傳媒被封殺時,我們以為天黑了,但看來黑暗還沒有到盡頭,黑暗之後等待我們的是更黑暗。

 

作者》我叫你喵喵咪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新聞引據: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