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革命》觀後感

147
《時代革命》紀錄香港人爭取民主自治所付出的萬般血淚。(時代革命提供)

對於《時代革命》一作,筆者一直抱著無比矛盾的心情。那是我們親手譜寫的歷史,怎麼可能會想要錯過?可在同時,觀影《理大圍城》時出現的panic attack(恐慌發作)和隨後維持了近三個月的餘波卻又在勸退我。就是在這樣的猶豫下,錯過了去年金馬電影節的場次。

得知《時代革命》會在全台公映的消息後,曾經信誓旦旦地說著再有機會去觀賞,肯定不會逃避的筆者卻又再次猶豫了起來。「我真的能多承受一次創傷嗎?」直到意外獲得公映前私人包場的贈票,我這才決意去看。

筆者本非一個專業評影人,如有不足之處還請海涵見諒。與其說《時代革命》是一部電影,或者紀錄片……倒不如說它是一首蕩氣迴腸的史詩,以我族手足的血肉交織譜寫而成的史詩。從第一章到第九章,周導把反送中運動的脈絡都梳理了出來,相信是諸多反送中運動相關的電影中,交代的最為清楚的一部作品。

從筆者角度而言,最為難能可貴的是能夠完整呈現出受訪者的不同面向。一個行為上中立的義務急救員,緣何產生出「仇警」的情緒?向來被歸類為「左膠」的戴耀廷等人,其內心又怎麼看待「勇武抗爭」呢?更別說在運動中被迫蒙上神秘面紗的「前線」及各司其職的telegram頻道管理員們,《時代革命》為他們在銀幕前重新賦予「人性」。

尚記得在運動最為熾熱之時,香港的論壇曾有一張被命名為「在香港成為前線需知事項」的圖片,其中提及「懂得光合作用(不停打仗也不需要別人提供支援,能夠自給自足)」、「掩護和理非撤退」、「和理非提醒撤退時不能戀戰」……林林總總數十條事項。誠然,那張圖片有所誇大,但誰也不能否認,當時的香港社會把「前線/勇武派」神化了,而把任何一個個體(群體)神化從來都不是一件好事,因為在神化的背後,同時也代表著「去人化」。

「如果不是xxx……我一定會走的更前面。」這是2019年的日子裡,其中一句最常聽到的話,可笑。所以,選擇成為「前線」的人就沒有包袱了嗎?《時代革命》無疑狠狠地甩了這些人一巴掌,真要說的話,片中每一位受訪者都有其各自包袱啊。

他們之中,有人是業務經理,有人是銷售行業,有人還是高中學生,更別提每個人都有著多重身份。隨便舉一位作例好了,「蛇仔」,他除了是一名社工系學生外,亦是父母的兒子,女友的男友,本可在畢業後安穩地月入數萬元,過著不錯的生活。片中卻毫不避諱地展現了他怯懦的一面,他一樣害怕被捕,會擔心中彈受傷,這些恐懼卻無法阻礙他站上街頭。

往事不可追,筆者重提前事並無苛責任何人之意,只是希望觀影的各位能夠認清楚「世上從來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這個事實。當革命重燃之日,切勿再以「我有怎樣怎樣的包袱,所以不能如何如何」的態度去逃避責任,沒有人的包袱比其他人輕,只是有人選擇了卸重而逃,也有人選擇了負重前行。

最後,片尾放出的《願榮光歸香港》固然鼓舞人心,但身處極黑之時,筆者卻更願意以同一團隊制作的另一首《不屈進行曲》與諸君共勉,而把《榮光》留在革命成功之日,再於煲底共慶榮光。

「為大義,來一起奮抗戰
讓熱淚和鮮血沒白掉
銘記眾同伴獻身約誓
願萬代,仍堅守這要塞
讓願望,能歸依這家邦
在絕地屹立共建光輝
將正義,歸萬眾」

尚未凱旋,談何榮光?
只要未死,永不退場。
感謝周導的忠實記錄,
可我們這代人的《時代革命》,
才剛拉開序幕而已,
且與諸君約定街頭再遇。

 

作者》西北望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