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抗衡強權的畫面 還有人記得《時代革命》下民主火苗嗎?

37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多名在台外籍人士日前赴莫北協駐台北代表處外,以行動表達對烏克蘭的聲援、抗議俄羅斯發動戰爭。(圖:資料照片/中央社)

近期,筆者在偶然的機會,前往電影院欣賞由香港導演周冠威執導的《時代革命》,在前往觀看前,做好功課,這部片除了獲得許多獎項之外,許多人看完都非常感動,甚至還流淚不止,這讓我對這部片長達150分鐘的紀錄片有了心理準備。

其實,過去兩年,筆者承蒙中央廣播電台賦予的任務,主持了78集《這樣看香港》的廣播節目,也寫了十篇左右針對香港情勢的專欄文章,自認對於香港議題的關注,應當可以很冷靜地看完這部電影,當然結果跟我事先的心理建設不同,導演以時序搭上主體性的編製手法,讓我在觀看過程中情緒滿滿,久久不能自己。

烏克蘭抗衡強權 別忘了曾有香港「人」追過民主

這篇評論並不是要來介紹《時代革命》這部電影的內容,也不是要分享我的觀後心得,而是要來談談,走回歷史的迴廊中,以當前香港的處境,怎麼看待2019年那時香港社會追求民主自由的印記;而對照當前的國際局勢,當外界有心人士一再渲染「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的謬論,又怎麼能對照那時「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內心衝擊?這份感慨,一直迴盪在我離開戲院的回家路上。

全球關注俄烏戰爭的發展,無論是聲援烏克蘭,或是批判俄羅斯,這場戰事詭譎多變,從一開始俄軍以不對稱的軍力佔上風,到戰線拉長後,烏克蘭抵抗入侵的氣勢,讓外界看到了一絲希望,這或許也反映出國際政治現實的一面。不過,曾幾何時,港警挾其裝備武器的優勢,壓制往死裡打向手無寸鐵的民眾身上,一場場血腥的政府暴力,還有多少人記得?

蒲亭會對他殘忍殺害烏克蘭民眾而感到後悔嗎?答案當然是不可能,而那個無情冷血的劊子手,安穩的坐在中南海仍握有生殺大權,還剛辦了場受矚目又充滿爭議的冬季奧運,要連任的習近平會反省嗎?絕對不會!他所苦惱的不是香港人對中共政權的恐懼,而是自己的政權,還有該怎麼對俄羅斯的侵略行為裝聾作啞,因為他們都是狠心滅絕異議者的獨裁者。

有人這麼看待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一事,認為小國不該去挑戰大國,必須有自知之明,對大國採取順從的態度,才能獲得和平;而同樣的邏輯,在香港發生「反送中運動」後,也曾出現過類似的觀點,認為不該和專制政府作對,香港民眾要認清獨裁的現實,才能確保經濟榮景。從「小國順從論」將俄羅斯侵略的行為合理化,再看到「民主無用論」要向強權低頭,都是一種犬奴的心態,認為只有卑躬屈膝才有苟存的機會。

也許沉靜了 但留在深處的價值仍將會改變時代

《時代革命》的訪談畫面中,這句「不是時代選中了我們,是我們選擇改變時代」,讓我深思了許久,或許從結果來看,中共強壓下的肅清動作,從法制控管、政治抓捕到司法濫訴,從控制選制、個人關押到壓制媒體,香港社會可以竄出民主火苗的縫隙正被封堵到看不到光線,但是這並不等於香港公民自主的意志已經消滅,2019年反送中運動或是更早之前各種民主運動,都會在香港政治史中成為一個轉折,或許不知道會轉向何處,但已留下了不可抹滅的紀錄。

台灣也走過威權統治的時代,曾經多少民主先進走過黑暗路,跟獨裁政權抗衡了多久,才撥開了一絲絲民主火苗可以竄出的隙縫,又經過多少的轉折,才慢慢走向民主深化的現在,從香港留下「時代革命」的印記,再望向烏克蘭民眾為了國家主權奮勇對抗獨裁侵略,回看台灣自己,我們除了感恩及珍惜所擁有的民主自由,更必須深知民主的火苗還是需要維護,因為專制滲透的手從未消失,仍有人期待威權復辟。

民主從來不是一個符號,也不會是一個狀態,民主是不斷前進的過程,擁有了「民主化」的機會,還需要「民主改革」,完成了改革仍必須「民主深化」,深化了還要有「民主防禦」的認知,民主當然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要既得利益的獨裁者放棄權力,沒那麼容易,專制幽靈仍盤據在權力結構之中,民主也會有逆流、倒退的可能。從《時代革命》的情景脈絡,我們應當深思,對抗強權與獨裁者的過程終究是歷史的一部分,而留下來的價值,依舊會是改變時代的重要力量。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台灣韜略策進學會副秘書長、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