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革命」(下)

134
金馬獎最佳紀錄片「時代革命」記錄香港人爭取民主自治所付出的萬般血淚。(時代革命提供/中央社)

當然,我知道我不能全怪觀眾,因為的確:這紀錄片,應該不能作為社會運動的參考……

自己人自己罵。反送中運動失敗的原因,除了中共更強烈的打壓以外,香港人本身的愚蠢也是一大因素。而這些愚蠢的事件,是非常能夠給後代去當作社會運動案例去參考的,卻沒出現在這紀錄片中……所以你要人怎麼學習?還是導演其實沒有很想後代從這唯一一部香港重大歷史事件的紀錄片中學習?

紀錄片沒有提到的事

社會運動中總是反反覆覆會出現的現象(特別對手是共產黨的話):被敵軍擾亂軍心。放假消息,要我們去自己人對自己人不信任:猜誰是內鬼。特別是在節奏極快和氛圍極度緊張的狀況下,人們會更加懶得使用理性去思考其中邏輯的,所以會更容易推動這種氛圍。其實香港人才沒報導出來的那麼團結,稍微兩句在正常、和平的情境下一聽就覺得鬼才相信的假消息,那時候的香港人,是真的很相信。

其實中共在以前就是這樣對付他們的反抗份子。可惜,香港人會讀歷史,但不會從歷史中學習。這種司空見慣的手法,竟然還沒被借鑑到,香港人還是自己跳進了陷阱裡面。連自己人都懷疑自己的時候,這仗還怎麼打?怎麼打?(在這裡,筆者要代替「時代革命」來告誡一下台灣人:以後遇到相似的情境,請想起這段文字,不要再走白痴的路了。)

然而,筆者有修一門叫「社會運動」的課,教授想叫學生去看「時代革命」,當作學習社會運動的案例。我就跟他說了我的看法,說這紀錄片不太適合來當作一個用來學習社會運動的案例,內容大概是我上面所說的,典型社會運動會出現的東西,導演故意避開不拍(塞內鬼進來、挑撥離間、互相猜疑、和理非與勇武派的無限紛爭等等)。比如課堂上講到「負面團結」,例子就是集中營的囚犯會怪責出來反抗的人,因為他會激怒掌權者,而大眾會因為他而受到懲罰。這不跟我們的和理非想法一樣嗎?我們的和理非經常怪責勇武派做法太衝動、導致沒有和平抗爭/受害者的畫面、國際就不會幫我們、中共就會被激怒等等等等。整整一個這麼典型和重要的社會運動理論難得在最近的社運中看到活生生被「運用」出來,結果沒有拍下來,這是失去了一個多麼珍貴的學習機會。    

《時代革命》紀錄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的歷程。(圖:時代革命提供)

借鑑理大圍城的失敗

言歸正傳,「理大圍城」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很多人都喜歡用理大圍城的畫面來宣傳,為什麼?因為輸得夠慘,畫面夠符合社會對戰爭受害者的期待。失敗的原因其實很明顯,大家都知道——「根本沒路走」。只是為了「打飛機」,大家都一直提起這個完全是作為社會運動的反面例子。

在理工大學搞抗爭,目的是為了堵塞紅隧交通,這裡是香港交通的一大支柱;在中文大學搞抗爭,目的是為了堵塞吐露港公路交通,這裡也是香港交通的一大支柱。那為何中大守得住、理大不行?中大面積大,地形複雜,位居山上,很多小路,容易躲,容易逃;理大面積小,地形簡單,四面都是大馬路,馬路和橋都被警方封死的話,沒路可逃,一目瞭然。別說我事後說幹話,我們就應該正視我們的歷史,正視我們的決策錯誤。理大,如果當時真的考慮周全的話,或者說,要我們現在去選擇的話,肯定不會在這種地形去搞抗爭。而「時代革命」沒有提起一絲我們大家都有共識理大會失敗的原因。拜託,社會運動真的不是幾個前線什麼都不想地拿著雨傘衝向子彈而已,社會運動背後要發想、組織、分析、檢討的東西,為什麼不拍清楚?

筆者有幸認識到國立台灣大學的同學,他看了紀錄片,我跟他討論台大若被攻打要怎麼辦(畢竟台大很大機會會被當作首批攻佔目標)。他跟我說台大很大,很多出口,有得逃。我稍微看了看台大地圖,就覺得:啊~他也沒有從「時代革命」中學習到他真的有需要學習的東西啊~

台大,面積雖大,但四周都是大馬路,把地圖縮小一點來看的話,真的跟理大的地形沒差很多。台大的確有很多出口,但如果那幾條大馬路都被敵方佔領,其實也逃不掉。而那位台大同學說出了這樣的判斷,我會覺得,他可能根本沒有渠道知道理大當初是怎麼死的。

「理大圍城」是香港反送中運動中最慘烈的一次衝突。(圖:立場新聞資料照片)

心得分享

筆者在時代革命的官方Instagram看到了一些專業人士的評論,在此我也highlight和分享一些評論。

導演 周冠威:「最重要的,不是讓人關注香港,而是關注台灣,你們的家。」

對,香港會由香港人保護,台灣也要由你們自己去保護。

詩人 任明信:「若是這些,也發生在我們的家園。你該怎麼做。你會怎麼做呢。」

這是大家看完這部紀錄片後第一點需要思考的事,不要等了,你永遠不會有準備好的時候,也永遠都不會知道下一個什麼時候到你。現在就去想你要幹嘛吧!

親子天下董事長暨執行長 何琦瑜:「認識香港的處境,得以讓我們更珍惜在台灣看似理所當然的一切。」

筆者一看完「時代革命」心裡面想的就是:台灣人看肯定爆哭。

因為筆者也在台灣生活了一段時間,更認識台灣人的文化和想法,也稍微有被同化了。在現今台灣發生了不合理的事情,大家的第一反應都是去申訴、舉報。而且,大部分事件都會拿到正常的結果。如果對結果不滿,可以再申訴。(筆者是真的,真的,真的很羨慕)然而,在甚麼情況都可以有個正當途徑去表達自己想法,而且很大機會會拿到合理回應的社會培育出來的人民,看到反送中運動裡面那完全沒有正當性、沒有邏輯、沒有人性的各種事件,能不被驚嚇到嗎?能不哭嗎?

你們被嚇到哭的事,在香港人眼中,已經習以為常。

台灣人,你們現在正常的社會,真的不是天上掉下來的,也是你們祖先用血用命換來的。你們不想你們將來要習以香港人的日常為常的話,就不要那麼被動了。

「 珍惜」,不是被動的,你要主動去保衛你有理的生活,也要主動去趕走無理的事。

Be Water

最後,筆者要重申:我們的時代革命,最值得被關注的,不是港共有多壞、香港人有多慘;而是香港人無論經歷多少場風雨,都選擇站起來繼續跟他拼命。我們有受傷,但我們依然選擇戰鬥。

而這場運動筆者最欣賞的地方就是:Be Water

抗爭者們像水一樣流動,既柔軟又剛強。

敵人來了,我們散;敵人散了,我們聚。

這,是真的非常值得外國人去學習的抗爭手法和精神。

時代革命

每一個時代的人都會對他們的時代有所貢獻。每一個時代,都會有人去做小小的時代革命。

「時代革命」中有手足說:「不是時代選擇了我們,是我們選擇改變時代」

台灣人,你們也可以選擇改變時代。不一定是轟轟烈烈地打場仗的才叫改變時代,那是到時代沒得救的時候的事;台灣現在還有救,你們可以選擇的多了。

最簡單直接:你們,還可以投票。投票,也是改變時代的做法。

作者》迷走在34E之間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