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革命」(上)

66
導演周冠威在紀錄片「時代革命」中拍下香港反送中運動抗爭活動,記錄下示威者想法與第一線抗爭的真實畫面。(時代革命提供/中央社)

「時代革命」,這部拿了金馬獎的紀錄片,在台灣也上映有一段時間了。作為反送中運動的參與份子,筆者本人也有抱著好奇的心去看這部紀錄片,我想看看,我經歷的歷史,在周冠威導演手中,到底會是什麼樣的呈現。

我的觀後感總體來說應該就這一句:「啊……就這樣?」

對「時代革命」製作組的致謝

我們這個社會總是把人教到不懂得欣賞別人、讚賞別人,一有縫隙就要狂酸、狂「屌」,好像這樣才顯得自己比較高等,或者,「嚴厲」。以投稿的角度來看的話文章狂酸狂「屌」的寫法也會更加吸睛。可是,我不想這樣,我不想踐踏這部藝術片以及導演的心血。我也做過藝術,我也知道藝術作品的創造過程是100的話,呈現出來的結果只會有1,何況是「時代革命」這部戰爭型態的紀錄片?拍攝、製作、上映背後的辛酸,我沒辦法代入製作團隊的角度去想像,但我知道我有辦法控制我的思考方向與行為。所以,我要自己想得更全面、更體貼。但對於從小就接受傳統教育的亞洲小孩來說,真的有點困難。

說實在的,在看完「時代革命」到提筆寫稿的前一刻,我腦海裡對這部紀錄片的評價還是一面倒的差,但我寫完第一段後突然就意識到自己的想法非常偏激,我好像覺得自己的看法好厲害。對於這部紀錄片,我那偏激的眼光,看到「有待改進」的部分,遠比它值得被欣賞的部分多。這樣很差勁。

所以,我要先向「時代革命」製作團隊致謝,謝謝他們跨過重重困境,無私地把香港的歷史記錄並展現出來。我也要向願意受訪的手足們致敬,沒有你們的勇敢,沒有你們願意向世界揭露自己經歷的覺悟,不會有這部紀錄片。把血淋淋的歷史記錄下來,以藝術的方式公諸天下,是非常有意義的事。

要不要……公開未公開的故事?

在筆者眼中,在電影院裡的三個多小時,其實就是重看以前的直播畫面/親身經歷,加點人物訪談,就沒有了。從畫面和聲響的震撼性來講,我覺得一點都不震撼,但我親身體驗過,現場的多維體驗怎麼能跟螢幕比?所以我不能這樣說。但以紀錄片/電影的角度來看,震撼性也還是不夠的。本來有關注香港的朋友,期待著拿金馬獎的作品,來看香港這部歷史性的紀錄片,結果是重新再看一次差不多的畫面?就不能給他們更深層、更震撼的體驗嗎?

純分享一些屁話:如果是我拍的話,我會找不同人去當不同角色/故事的畫面,以第一/第三人的角度輪流交代故事。可能,我會超近距離錄喘氣聲,特別是帶著防毒面具一邊逃跑一邊吸有毒氣體的喘氣聲;可能,我會拍家庭紛爭,直接拍藍絲家長舉報自己孩子的一幕;可能,我會拍孩子從外面死裡逃生回到家,家人一邊看著TVB的假新聞一邊破口大罵電視中的暴徒。電視裡的主角就是他小孩,但小孩什麼都沒說,正正常常地吃著「宵夜」,衣服遮住了傷口,傷口的血是止了,但心卻開始流淚;甚至,被丟下樓/海,被強暴,被死亡威脅等各種證據不足的「謠言」,也要拍。我的立場不是為了營造震撼力而去造假,我以上所說的在我眼中全都是事實,只是這些事實沒有在記者的直播影片裡看到。所以,同樣血淋淋的故事,但沒被公開呈現過,是不是就可以用紀錄片的方式都把它一一記錄下來?讓世界知道,其實,這場社運,除了警察打人,還有很多故事。

台灣觀眾真的看懂了「時代革命」嗎?

筆者身邊不少台灣朋友都有去看「時代革命」,我也從網上看到不少台灣人的評價,看完之後覺得……台灣人好像並沒有從紀錄片中拿到他們最應該拿到的東西——「反抗中共、保護自己」的覺悟。

大多數人的心得就是:好震撼、好心痛、一直哭一直哭……

然後呢……

我都沒力氣問下去了,無數無奈直接塞住了我的嘴。

我沒辦法代替全香港,但我個人會說:「拜託……沒有要你可憐我們,沒有要你心疼。」

「你不要一直哭,你給我瞪大你的雙眼,看看共產黨是怎樣,看看如果共產黨用同樣方式對待你們,你們可以在這影片中拿到甚麼好東西去做參考,拿到什麼壞東西去借鑑,以免重蹈香港人的覆轍。」

我不要台灣人可憐我們,我要台灣人能從中共的打壓中獲取勝利。

我不想以後會有台灣導演拍出台灣版的時代革命。

「看好了台灣,香港只示範一次!」700萬人的香港人,片體鱗傷地示範了這一次,請好好借鑑我們的經歷。

(續)

作者》迷走在34E之間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