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觀後感

116
香港電影「少年」的劇本發想源自2019年反送中運動期間的青年自殺潮,同時也有一群在網路集結的陌生人,自發組成民間搜救隊拉他們一把。 (圖:中央社資料照片)

今天想分享的是一部香港電影《少年》,這部電影描述香港在2019年爆發反送中運動,導致其中的少年沒辦法正常生活,社會失去言論自由—同時,我們也失去了「香港」這個地方。

這部電影是由兩位香港新人導演所拍攝,用了港幣60萬的低成本製作,雖然說成本低,但不得不說,看了以後真的令筆者感觸良多。是因為當中的事件太真實?是因為感同身受?還是….再一次感到絕望呢?

影片中的女主角於2019年7月21日在上環被捕,在所謂的警察局拘留室,歷經又冷又沒人管、又沒有人權的48小時;看到有人受到鞭打,也有人遭到性侵害。看到這裡,是不是覺得很荒謬?為什麼會有性侵害的事件?不可能吧!但沒錯,的確有發生了,在當時的時空環境下,可以說你想得到的變態行為都可能發生。而所謂的香港警察,他們也對被捕的示威者做出了很多沒有人權的事情,例如正常來說,在律師到達之前,被捕人士有權拒絕回答所有問題;但是,當時的香港警察卻不准任何被捕的示威者打電話給律師,直到他們在裡面玩夠,或者等到48小時後才放人。

片中主角7月21日晚上在上環被捕的同一時間,在元朗西鐵站則出現大批的白衣人,他們看到現場民眾,不管是什麼人,只要不是穿白色衣服的就打。當中有很多真的只是路過的普通市民,但是白衣人卻不由分說,只有打錯、沒有放過,通通打了以後再說,因為這些白衣人早已跟元朗警察局談好,不管他們怎樣做,都不會受到法律的制裁…。到底是怎樣呢?這裡是香港的三不管地帶?還是九龍皇帝?其實這種荒謬情節在電影裡很多,想不到在21世紀的現實社會,文明國家,卻真實發生了這種離譜又毫無法治的事!說真的,很無奈,很無助。

2019年6月15日,香港政府宣布暫緩修例,當天晚上便發生了黃衣人於太古廣場墜樓身亡的事件,由這一天開始,不斷不斷有人支撐不下去,也不知道應該做什麼才能救回香港。或許有人會說「死了就解決問題了嗎?」說真的,沒有身歷其境,根本不可能真正了解為什麼香港人會那麼絕望。也有人說,死了也解決不了問題,中國大陸有14億人,死了300萬+1,也不會有人可憐香港。對,沒錯,但你是否曾經以同理心去理解,為什麼他們要以死明志?因為在當時的情況下,不是做做文宣或者靜態活動,香港政府就會理會示威者,因為港府已經一再教我們:和平示威是沒用的。所以不好意思,唯有暴力解決。

有句話說「今日香港,明日台灣」,雖然很多人並不認同,但筆者認為其實沒有錯,只是不知道「明日」是哪一天。筆者希望所有台灣人都可以覺醒,以香港為借鑑,面對敵人與強權威脅,為自己的家園與堅信的價值挺身而出,捍衛得來不易的民主自由。

※警語:珍惜生命,自殺不能解決問題,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若需諮商或相關協助可撥生命線專線「1995」、張老師服務專線「1980」或衛福部安心專線「1925」

作者》拾二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