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運經歷回顧(下)《2014—我,太做作》

114
2014年9月28日香港爆發「雨傘運動」,當年曾有許多年輕學子參與。(資料照片:AFP)

雖然我大部分時間都是獨行俠地去現場支援,但也有不少時候會有學校同學跟我一起去,送物資啊,幫忙幹嘛幹嘛的……其中有一位好朋友,叫曉怡,也是有很明確的政治立場,當時也有去現場支援,她是跟自己的朋友去,沒有跟我這邊,但我覺得我們都是同道人,各自貢獻就好,沒必要都黏在一起。然而我們在學校也經常聊天、聊很深層次的問題、沒發生雨傘運動的時候我們也經常出去玩,我們家庭背景也有點類似……所以我認定她是我很要好的朋友,我覺得我們都很懂對方。

直到幾年後,我們一起在為香港公開試奮鬥的一個下午……

『 你知道有段時間我非常非常討厭你嗎?覺得你很八婆(我不知道台灣國語要怎麼翻譯但英文有點像bitch的意思)』

「(有點嚇到)嗯?什麼時候?說來聽聽。」

『 就雨傘的時候啊,你那時候真的很做作欸!又要拍照上社群媒體,又上台講什麼什麼的,你只是為了出位,為了出名,為了attention才去做支持雨傘的事吧?你要做就私下做就好,幹嘛要到處分享,還經常在社群媒體上分享你的什麼「獨見」,什麼心得……好煩……』

……

我微笑,點頭,

「喔」了一下就繼續讀書。

那天之後我有點肯定了,她不會是我想維持一輩子友誼的人。

其實我有很多論點可以去回應她、反駁她、澄清自己,但我都覺得我沒有必要這樣做了。

中學畢業後的我們也沒有怎麼聯絡。

2019反送中事件之後我離開了香港,來到台灣,我雖然沒有公開說過自己的情況,但熟悉我的朋友大概都猜到我是什麼原因離開香港,所以都會來關心一下我的安全與居留的狀況。

而她,作為一個曾經很瞭解我政治立場和我性格的人,跟我完全沒有聯絡。

直到某天,是我在台灣已經安穩下來的日子,終於傳訊息給我…….

『 在台灣過得怎麼樣?』

「還好吧。(心想著:你還知道我來了台灣啊?)」

『 我跟我男友也在想著要不要去台灣生活,你覺得台灣怎樣?』

……

哈……原來是來諮詢的……

致敬我們一起瀟灑過的青春,我用心地回了幾段文字,讓她了解到這邊的現實,而她沒怎麼回覆。

後來她到底何去何從,我也不知道。

相信世界上的大家都有遭遇過我的狀況,自己的好朋友,是如此地不了解自己。

在各種社運活動中,遭遇更多。

無數的流言蜚語、無數的誣陷、無數的攻擊……

如果你是陌生人,我都比較好受,可你偏偏不是。

面對陌生人,或許我還會澄清一下……

但那個是你。

是你……

時隔多年來聯繫的原因,是要來確認看看你們的路要怎麼鋪。

嗯,怎麼鋪怎麼走都不關我的事了。

因為我知道,你以後的路,也不會有我在。

我們……大概就走到這裡了吧。

祝你幸福。

作者》迷走於34E之間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