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香港法官 屬自由世界應有之義

52
美國跨黨派議員日前提出「香港制裁法案」,要求制裁49名香港法官、檢控官及政府官員。圖為香港法院。(路透社/達志影像)

本月初,美國共和、民主兩黨於參眾兩院共同提出制裁香港法官及一眾香港官員的議案,此舉震動整個香港親共政壇,多名親共建制人士狗急跳牆。甚至有人到香港法院入稟(上訴),要求香港法庭向提出議案的美國議員發出拘捕令。

對於香港親共人士有所動作,大家可能早已見怪不怪。但就連香港政府的主要官員亦要三番四次出來高調譴責,保安局局長鄧炳強,甚至使用到「黑社會」一詞來形容美國,就實屬罕見了。據說,因同時習近平正訪美進行破冰友好外交,北京更派員南下訓示特區政府,以免港府旋律與北京不同步。可見特區政府現屆官員質素之低,欠缺政治智慧。

惡貫滿盈的象牙塔中人

筆者在任議員期間,探訪過一些香港民主運動的在囚人士,他們都是本來前途一片光明的年輕人,年紀只有十多歲的更不是少數。而引致他們入獄的所謂「罪行」,不是出現在示威現場,就是在街上派發反送中資訊的傳單,甚至有只是在網上留言就被定罪的。而被指控觸犯的法律不是「暴動罪」,就是「煽動罪」。

獄中的惡劣情況不在話下,很多香港年輕人被告時也不能保釋,哪怕可以暫時保釋了,被判罪成後入獄,身邊的「囚友」會是什麼人?筆者探望過一名品學兼優的年輕人,在校成績極為優異,那一年他未滿20歲,和他在同一個監牢的,不是黑社會就是小偷毒販。更諷刺的是,與他同期入獄的有一名因經營非法賭檔而被判罪的黑幫成員,從事黑社會非法活動,判囚刑期不足兩個月,而因派發政府不喜見宣傳品的年輕人?刑期則以年為單位計算。更不幸的是因與大量黑幫成員同囚,該名年輕人在獄中經常會遭到黑社會騷擾,更被要求加入黑幫。慶幸,最後他憑藉堅強的意志,抵受屈辱與壓力,服刑完畢後離開香港,這是筆者需要為他鼓掌的。

而審判他們的法官,別要說網開一面,幾乎都是盡量以最高的判刑去處理這一群香港的未來。有人可能會跳出來為這些法官們辯護,什麼依例判決,什麼判輕了律政司還是會上訴。在我眼中看來,這群國安法指定法官早已經忘記了法律是拿來保護人民的。

虐待為自由而奮鬥的人,是香港法律的原意嗎? 非也,香港的法律早已被那些指定的國安法法官,變成升官發財的工具了。

制裁法官的真實影響

香港自從李家超政府上任後,面對港府盡失民心,以及外國制裁,國際地位每況愈下。本應戒慎恐懼,步步為營,希望能夠保住國際金融樞紐的地位。但偏偏港府卻反其道而行之,跟隨中共戰狼上身,導致與西方決裂,大量外國投資者撤出香港。近期更叫囂著要成為「中外國際法律人才培訓地」以及「國際仲裁中心」,以加強中國在全球治理體系中的話語權及影響力。

政壇中有不少野心家、陰謀家,但就很少見到會把自己真實陰謀在特首答問會說出來的行政首長。李家超公然在答問會提出的方案,迅速被美國參眾兩院回應。現時,香港的法官即將面臨制裁,不但無緣「國際仲裁中心」,就連營商環境亦岌岌可危,不知道北京看到李家超政府的表現會有何感想。

制裁屬必要之義舉

香港人本生於自由世界,卻遭到野蠻侵蝕,家鄉蒙塵。自由一詞曾經令我們與世人的靈魂連在一起,當年香港人奮起反抗,與惡魔對峙。如今自由世界出手相助我們,制裁惡魔的爪牙,令流落海外的港人感動不已。

雖然制裁並沒辦法有效拯救已經被捕的港人,但如果沒有制裁的出現,獨裁者只會越發囂張。令本來沒有被陷害的人會遭到陷害,沒有被捕的人亦將會被捕,而哪些仍然沒有放棄的人、亦會失去希望。制裁的出現,令那些獨裁者們,企圖再次作惡之時不得不考慮世人正注視他們,從而有所顧忌。亦能給予那些負責執行的基層官員,令他們槍口抬高十公分的理由。

最後,相信制裁不會只限於此,將有更多自由世界國家一起跟進,亦期望日後會逐步發展至不同的層面。如制裁香港各級的政府官員、新的由不平等制度下所產生的立法會/區議員、香港對外的經貿代表處、警員等等,如此除了能阻嚇獨裁者,亦定能大大縮減那些想加入想助紂為虐的人,並可打擊香港這個已經完全落入中國控制的金融平台。

作者》李文浩 香港末代民選議員,反送中運動後旅居台灣。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