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過去 關於香港我們到底還有什麼空間可以表達?

87
4年前的11月18日,香港理工大學成為反送中主戰場。圖為當時示威者往理大方向推進。(資料照片:臉書)

四年前的11月18日前後幾天,對很多香港人來說都是改變人生的幾天,理工大學圍城戰的畫面相信仍然依舊留了在大家的腦海,即使可能褪色但不會消失。然而,即使回到再沒有社會運動的現況,這四年以來的香港與香港人又到底經歷了什麼,同時又失去了什麼呢?

當唯一出路都被消滅

在極權統治下的社會,往往言論自由的空間都大幅收縮,新聞不再看到社會真實的一面、市民不敢表達真正的民意、政府亂扣「對抗」的帽子等等,這些情況在2019年後的香港一直慢慢發展起來,情況令人擔憂。但即使情況如此,仍然有很多不同的人在他們自己的崗位堅持,例如藝術家的街頭創作、文字小說、研究等等,一直在不同位置書寫與表達香港現況之不滿,但創作類型的空間作為最後的一扇窗,也似乎在香港已經堅持不下去。

之前有一段時間在香港的街頭上時常出現一個以中文字「自由」為主要構成部分的塗鴉創作,而當中文字中間的部分筆劃是用金錢的符號「$$」來取代,並分別在香港不同地方留下這個塗鴉,在中共只會把社會問題與經濟/社會流動性掛鉤的現在,自由與金錢的意義更值得我們現時更加細心思考。

創作以上塗鴉的藝術家陳勁輝17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承認20項「刑事毀壞」罪,裁判官余俊翔押後至12月7日判刑,期間索取感化令及社會服務令報告,另下令被告須賠償合共港幣2萬6,500元(約10.6萬台幣)。在一個談政治時凡事都只可言及經濟而不可真正的談政治的地方,藝術家也只好論及香港與經濟的問題。但是,我們其實都深深的知道,生活上所有的問題歸根究底最後仍然是政治的問題,只是這個地方不再可以談及政治,連以藝術的方式來表達這樣的空間,在此時此刻的香港也是漸漸的縮窄,即便有了$,但自由就愈來愈少了。

把握其他僅剩的空間

在台灣這個呼吸著自由民主空氣的國家,言論自由的空間會比香港來得大,來得安心,因此我們應該把握在這個仍然擁有自由的空間,盡力說好香港現在的故事,不論是支持與香港有關的藝術表演(例如一些劇團就有很多與反送中運動後的香港相關的劇作),還是更多不同在其他國家內堅持做香港相關新聞的香港媒體,以及一直在堅持堅守藝術表達空間的藝術家們,我們向你們表達最高的敬意。

或許我們會認為自己與藝術這兩個字有所差距,但是,我相信只有我們有心去支持這些在不同崗位上一直在努力的人,這會是我們目前手邊最容易,而且是最有力的支持方式,未來台灣也會有更多與香港相關的藝術活動,在此呼籲各位亦多多支持這些一直在堅持的人。

作者》關山月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